日志浏览
捅死辱母者判无期,法官有病
分类:时评  权限:公开  发表:2017年03月28日 08时25分  阅读:1067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维扬卧龙

  南方周末3月25日报道 女企业家苏银霞向某老板借款135万元,月息10%。支付本息184万和价值70万的房产后,仍无法还清。11名催债人对其辱骂、抽耳光、鞋子捂嘴,长达一小时的凌辱后,当着她儿子于欢的面用极端手段污辱她。匆匆赶来的民警未能阻止这场羞辱,情急之中,于欢用水果刀乱刺,致4人受伤,其中一人失血过多休克死亡。法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

  因为种种原因,民营企业很难从银行获得贷款资金周转,是以明知高利贷风险极大,也愿找这些人借钱救急,因此苏银霞135万月付10%的利息,姑且怪不得催债方心黑,这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一年时间还了184万本息加70万的房产后,还欠本息17万,这可能是公司效益不佳的原因,但是这么长时间还没想到尽快从其他地方把这坑填平,实在是失策。

  这伙催债人的手段明显有涉黑性质,却还能在聊城地方活跃,说明背后有伞可靠。这点从警方的出警和法官的判词即可看出。他们在公司催债的场面被工人发现报警,警方出警但是并没有能控制现场,欠债人母子并未安全,迫害还是在继续进行,而且手段恶劣。把苏银霞按马桶里、逼其当众为死者口交等等,作为儿子见母亲如此被凌辱,能不爆发?

  马雅可夫斯基有句名言:“当社会把你逼到走投无路的时候,不要忘了,你身后还有一条路,那就是犯罪,记住,这并不可耻。”笔者深以为然,既然公平和正义无望,那就只能靠自己力量。是以,对于于欢拿水果刀乱捅几个催债人的举动非常理解,但是这并不等同我认为他无罪,只是我不同意法官说他的故意杀人罪,他顶多只是故意伤人罢了!

  因为当时民警没有保护他们母子,说句要债可以打人不行就想走人,瞬间就等于把他们母子二人置于巨大的危险当中,在绝望之下的举动还能有所克制,所有捅的地方都不是致命伤。死者杜志浩之所以被阎王收了小命,完全是他自己作的!他在被捅伤后不是由同伴送到最近的医院救治,而是自己独自驾车去较远的县医院,到医院后还逞强和医生干了一架,之后才失血过多不治身亡的,那么他的死怎么能说是于欢故意杀人呢?

  法律的首要任务是维护公平伸张正义,而不是维稳!虽然这起案件一死四伤,貌似会激起众多家属情绪闹事的可能,但是这不是法官需要考虑的理由。法官要考虑的是这起案件当事人在其中的违法行为,并对他们的行为作出公正的判决。催债人在催债过程中,多种行为都违法,甚至涉及犯罪!即使是于欢本人的行凶,也完全是被这伙人的罪恶及警方的敷衍给逼出来的,而不是他天性就想作恶要杀人赖账的!

  对于欢的适合罪名只能是故意伤害罪,按刑法第234条规定,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同时要将催债的十一个人,都要一一问罪,该判刑坐牢的一个不能少,同时赔偿于欢家的损失。另案处理高息放贷,追回这伙犯罪同伙的不当得利。不能仅仅为了平息舆论,只是抓了于欢的母亲姐姐,同时还应该追究办案民警的渎职,死者杜志浩撞死14岁少女逃逸后,活得如此逍遥,警方为什么就一直抓不到人?种种迹象都在表明,这伙涉黑团伙是有巨大保护伞给保护的!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