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野夫收徒接受跪拜,何须上纲上线
分类:时评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11月07日 22时06分  阅读:1213 次  评论:2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维扬卧龙

  湖北作家野夫先生收徒接受跪拜一事,这两天成为新闻;野夫还专文解释为何要求徒弟对其行跪拜之礼,非但没有起到平息争议的作用,反而争议的声音更大了,批评者越加犀利越来越上纲上线,支持者也欠缺冷静,有往闹剧发展之势。

  野夫先生混迹的不是娱乐圈,是以觉得各位真没有必要这么八卦;野夫先生收徒,不是公立学校招生,采取何种仪式,真是关起门起来的私事,用不着这么义愤填膺。痛心疾首跪拜的奴性、纠结于兼答天下字面的酸葡萄心理、认为与现代文明背道而驰,得了斯德哥尔摩症以及认为拜的是关公不是孔夫子,就是不伦不类,那不是收徒,是江湖大哥收马仔,再上升到社会契约和法制精神,真是吹毛求疵越来越不像话了。

  对于公民个人来说,只要法无禁止即为允许,私人行事只要不违法不违公序良俗,就无可指责,譬如情侣私下称呼对方名字亦可、爱称也可甚至戏称也行,难道我们的各位还要去给小情侣们上课,给他们纠正应该怎么称呼对方吗?话说各位有这权力吗?野夫收徒也是同理,千金难买愿意,人家弟子愿意跪拜,野夫先生也认为这无伤大雅,各位又何必咸吃萝卜淡操心,争个没完呢?

  不少批评者认为,野夫先生是公众人物,是大作家,就必须完美,如果有出现和他们想像中不一样的行为,就愤怒至极,那真是值得同情。世间本无完人,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存在,即便公众人物也是如此。把自己喜欢的作家神化,再因一句话一个行为又来个全盘否定,都是极不成熟的。偶像不是情人,情人会迁就自己,按照自己意愿表现,偶像是独立的,他有自己的喜好和生活原则,不会受你这个粉丝影响。

  看到跪拜动作就被刺痛神经,立刻联系到等级尊卑、奴性表现等等,那也是非常可怜的。或许是长期的被影视文化中弱势一方的跪拜刺激、或许是受到强化的片面的跪拜只是欺凌自卑教育洗脑,才会产生这么强的反应。其实任何一种行为,都不会只是单一意思的表现,包括跪拜。对信仰的敬畏、发自心底的尊敬、感激,也会用跪拜来表现,比如善男信女对菩萨的虔诚、弟子对师长的尊敬、受助者对恩人的感激等等。

  江苏往北的地方,大年初一同族晚辈都要给长辈磕头拜年,族群人丁兴旺的话,转一圈得磕一个钟头甚至更长时间才能回来吃早饭,那在这群人眼里岂不是无法忍受了?这个世界是个多元的世界,不是非黑即白,不是跪一下拜一个就是大逆不道,非要口诛笔伐将其打倒,才算维护了正统。自由平等尊重,恰恰不是对私人私事的指指点点,而是自觉止步。

  将收徒接受跪拜上升到社会契约和法制精神,那是文革时期批发帽子行业擅长,曾以为这门绝技已经失传江湖,没有想到还有人修炼得更加炉火纯青,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封喉,直接往大了扣,能不能扣住会不会把自己反扣死则不是他们所关心的。社会契约和法制精神哪个字缝里藏着收徒接受跪拜就是与社会文明格格不入,需要抵制甚至是违法要清除的?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