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只向缺德说不,别向道德点赞
分类:时评  权限:公开  发表:2017年03月26日 22时39分  阅读:831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羽谈飞

 

   这是一个流行塑造道德偶像的世界,但不幸的是,雷锋的榜样力量并没有玩出几个活雷锋,相反,去年五月玩丢了雷洋,今年又刚刚玩丢了雷文锋。同样,焦裕禄孔繁森的示范力量也没有再现几个不拿一针一线的廉吏清官,相反,纪委即便扩编到八千万也不够用,秦城即便扩建到运河也装不完。为何刻意塑造的道德模范,没给这国催生一丝道德,反而催涨了道德灾难?


   我很早就想写这篇文章,多次在微信圈就以不同形式表述了这样的观点:好人做好事不可去表扬,更不可标榜为道德偶像,否则,好人好事将会越来越少;但是,坏人做坏事必须给予及时批评和惩罚,否则,坏人就会越来越坏,也会越来越多。很多微友都对我这种观点表示异议,以“难得见到好人好事”为由力捧某个好人为英雄,并以“人无完人”为由而对偶像的道德瑕疵轻轻飘过。谁也不会想到,正是因为国人根深蒂固的道德捧场观念,助推了好人好事日渐没落到今天满国缺德的洪洞县。


   道德就是人性,天赋人性就是天赋道德,一个人生来本就应该是说人话做人事,它就像一个人需要吃饭穿衣一样平常无奇。是人,都要天天吃饭穿衣,你会推崇一个人为饭神吗?当然不会,而更多会说他是饭桶。但奇怪的是,这国就能硬生生造出一个雷锋精神出来。姑且不论这雷锋精神有多少水分,当我们在力捧某一个做好事的道德偶像时,偶像倒是名利双收,但与偶像一样的所有道德常人就被淹没在悄无声息中,这意味着什么?拉升道德偶像就是对道德常人的无情惩罚。请问,道德常人下一步会怎么做?他就会想,人性道德也要讲投资收益才行。于是,道德摆拍风就成为人人猎取道德形象谋取更大功利的不二法宝,到了这地步,说说,还有谁会默默无闻地做一个道德常人?所以,这国人人都是马屎面面光,明里全是正人君子,暗里尽是男盗女娼。


   九十九个油商都在造地沟油,但恰好有一个油商还在坚守人性满质满量。现在舆情该怎么做?无论多难,也要把九十九个坏油商送进道德地狱,也不能将那一个好油商送进道德天堂,最好是忽略那一个油商。如果九十九个坏油商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就是对那一个好油商最完美的无声赞扬。这样,所有的油商都会无条件地变好。但是,中国人不会这么想,一句“法不责众”或“德不责群”,就将九十九个坏油商轻轻飘过,一句“物以稀为贵”,就将那一个好油商夸大为良心模范。结果是什么?这一个好油商手持“良心油商”的铁券丹书开始独步天下,以前做好油商也许是因为胆小,现在有那么多人为他护台站岗,胆量就大了起来,他可以做他任意想做的一切,猜猜,最终他将会怎样?最终他将让你欲哭无泪,这是唯一的结局。所谓爱惜羽毛都是一个笑话,老干妈在德国全线下架就是一个“好榜样”。


   什么偶像都可以有,譬如文学偶像、艺术偶像、科学偶像等等,但有两个偶像绝对不能有,一个是政治偶像,另一个就是道德偶像。造神道德偶像其实就是造神政治偶像的翻版,道德偶像是政治偶像的最佳搭档,有政治偶像的国家一定少不了道德偶像,因为道德偶像是政治偶像不可或缺的簇拥点缀,道德偶像可以让政治偶像更加光辉灿烂,二者都是为了达到万众一心的顺服目的。国人最忘不了的一句批斗术语就是:“他连某某某都敢质疑”。如果在极左时期给谁戴上这顶“他连都敢”的帽子,那谁就死定了。现在依然如故,一边痛恨文革一边又爱不释手,只不过将“某某某”改为了现在需要的人而已。如果你说一句柴静的不是,马上就会收获“他连柴静都敢质疑”的大字报批斗;如果你对小崔微词一句,马上就会遭遇“他连崔永元都敢质疑”的当头棒喝;如果你对某些民主大神杯葛两句,马上就会收获“他连谁谁都敢质疑”的围追堵截。只要革不掉“他连都敢”,文革就永远在身边。哪里有政治偶像,哪里就有政治禁言,哪里有道德偶像,哪里就有道德灾难。这是铁律。


   美国人一出生就会获得一张安全卡,这张卡核心留存三项内容:财务记录、犯罪记录和诚信记录。安全卡是依照负面清单记录道德状况,而不记录道德的正面清单。简单说,美国人只在乎你干了哪些龌龊事,根本不在乎你干了多少天大的好事。譬如,你一旦在财务流水上出现了偷税漏税,联邦检察官就直接找上门来了,根本不会给你解释“合理避税”的机会,英达就是这样挨起的。再譬如你一旦出现了诚信记录,你将得用很长时间的老实做人为自己清零,这就是你必须付出的缺德代价。只要你敢犯,一次都跑不掉。至于你扎克伯格的裸捐,别人根本就没当什么大事儿,那仅仅是没有留下缺德记录而已。什么首善、什么公益大使、什么助学模范,所有的道德偶像标签在西方都是一个笑话。这就叫什么?这就叫:只向缺德说不,绝不向道德点赞。


   如果你认为欧美没有偶像,那又大错特错了,不但有偶像并且还多得很。一年一度的诺贝尔奖获得者,他们就是科学偶像;各种眼花缭乱的发明奖、创造奖、创新奖多如牛毛,尤其是针对青少年的奖项更是浩如烟海。只要你能读到八九年级,你就得准备很大一个箱子装各种荣誉证书,但在所有荣誉证书中都不可能有一本是道德奖。如果道德都还需要奖励的话,那说明整个社会已经道德崩溃。但作为个人个性创造力贡献,国家、组织、学校和各种社会性机构都会不失时机地捕捉到,这就是欧美每个青少年总是能拿奖拿得手软的原因。只要你敢想敢动脑筋敢创造奇迹,你就能收获一大片点赞,在创造性方面是鼓励人人尊重偶像人人争做偶像。但要在请客吃饭上,谁也不鼓励做活雷锋,全都是AA制或自带干粮。但如果你真的遇到困难需要帮助时,你周围几乎全是不留名不摆拍的活雷锋。没有道德偶像,但人人都是道德标兵,你说还会出现雷文锋现象么?


   美国人每年都要来中国专门收养残疾儿童,越是中国没人要的他们越要,你们看见他们摆拍过吗?你们听说有一个儿童在美国成为雷文锋了吗?是美国制度让他们这样傻不拉几替中国人做冤大头?都不是都没有,这叫美国人的信念,这信念就是让弱势群体活得有尊严。美国是先有这样的先驱信念,尔后才有美国制度,而不是相反。有了这样的信念,无论制度多坏也无论统治者多恶,他们也能将它们驯服,这制度想不好也不行。不需要点赞美国人,而是要反省我们自己。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