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厨师被拘捕:平庸之恶何来无辜?
分类:时评  权限:公开  发表:2017年02月28日 23时13分  阅读:951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羽谈飞


   喧嚣半月有余的穿山甲迷案终于有点眉目了,据广西警方透露,目前已将涉案“穿山甲事件”的私营企业主和当事厨师缉拿归案。消息一出顿然引起舆情唏嘘一片,几乎所有人都把抓厨师与“毒奶粉抓奶牛员”和“静安大火抓电工”等同视之,都不约而同为被抓的厨师叫屈鸣冤。但羽某很想说一句:抓奶牛员和抓电工确实很冤,但这次抓厨师一点也不冤。


   羽某不是法官,也不是政治正确与否的判官,因此,关于穿山甲迷案,本文不重点探及涉案者罪行孰轻孰重和警方是否有屈从大局而敷衍办案的相关问题,而是着重探讨穿山甲案当事厨师被抓究竟冤不冤?擒贼先擒王,射人先射马。正是国人这种不可革除的“王者”思维,都只把视线聚焦在权倾一方的大人物和大老虎身上,毫不犹豫地对平庸之恶的小人物和小虾米抱之以轻轻飘过的态度,不但如此,还要将非王非首的共恶者视之为被迫无奈的受害者给予情感安抚。正因为如此,平庸之恶泛滥成灾,满地庸恶之众托起了恶王匪首以制度或体制之名而垒筑的坚固冰山。


   毋庸置疑,一个恶劣的社会一定是因为恶劣制度结出的硕果,但是,笔者在前篇《英达精神》中明确结论:一个恶劣的制度也不是从天而降的,而是恶劣制度的制定者、执行者和配合者三位一体的化学结晶,从政治伦理学看,这三者之间很难说谁重要谁不重要。任何恶制度的畅通无阻,它都离不开制定者的邪、执行者的狠和配合者的奸。邪,就是坏得无形;狠,就是坏得无耻;奸,就是坏得无节。没有执行者的狠,制定者的邪就无所适从;没有配合者的奸,执行者的狠就无所作为;没有执行者的邪,执行者的狠和配合者的奸则成无本之木。邪、狠、奸,不但在坏的功能上三足鼎立,而且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三合一,即邪中有狠、狠中有奸、奸中有邪,正因为如此,三者才会情投意合一拍即合,以至于恶行天下恶贯满盈。


   就拿穿山甲事件来说吧,为什么官员要用穿山甲宴请李公子而不宴请我羽爷呢?中层官员无一不是制度执行的狠角色,但要狠得有前途,就必须要有向制度制定的邪恶者的看齐意识,用穿山甲宴请李公子(背景惊人)就是为了向邪恶者表忠心:我是你的人,我也是很邪的。但吃穿山甲这事儿是非法的,去酒店容易惹事,必须找一个安全可靠的隐蔽之地,这时,就亟需满足吃穿山甲的坚定配合者,于是就找到了私营企业主。


   中国的私营业主,尤其能与官员蜜里调油的私营企业主,他们是什么货色,大家应该心知肚明吧,这个就不多说。那巴心巴肠贴心贴肺侍奉这样的私营企业主的厨子呢?你以为他很无辜吗?我告诉你,即便是一个在有官商勾结的企业扫地的阿姨和看门的大爷,都不是什么好鸟,他们全都是心心相印在同一条流水线上二三级的邪恶配合者。具体到穿山甲迷案的当事厨师,你认为抓捕他很无辜吗?NO,就吃穿山甲这一案来说,厨师理当应该并列主犯,因为他是直接伤害穿山甲的刽子手,这也不可能是他最后一次当刽子手,毫无疑问是一个惯犯累犯,不然官员不会这么轻车熟路就找到这家私营业主的私家厨房。


   也许你会说“厨子可能很无知”,但我很想告诉你:你多虑了。能入私营业主私厨,尤其能被官员青睐的厨师,无一不是上了段位的大厨,也无一不是有资格证书的高厨,岂有不知哪些属于非法吃食的保护动物?因此,在穿山甲迷案中,即便所有人都不知道吃穿山甲是非法,但所有人中绝不应该包括这个厨子。


   也许你还会说“厨子可能很无奈”,但我还是告诉你说:你跟他一样的奸狠邪恶。什么叫无奈?被迫无奈的意思是吧?请问,如果厨子不杀不做穿山甲的话,厨子会做林昭和谭嗣同么?厨子是丢命还是丢工作?我想最大可能就是丢工作吧。丢工作就怕啦?卧槽,丢了这份配合邪恶的工作,无外乎收入低一点辛苦一点艰难一点而已。在配合作恶与艰难生活之间,究竟该做怎样的选择?康德早在两百年前就给了世人雷霆答案:“生命可以短暂,道德必须永存”。


   同情厨师被抓的淫儿,来,如果你是厨师,如果你是这家私营业主的厨师,你肯定与这个被抓的厨子一样,毫不犹豫配合作恶,作恶之后还认为自己被抓很无辜。也许你还是混时政群等天亮的人,也许你还是一个段子手,你甚至还可能是一个启蒙者。艾玛呀,连自己心中的精致利己和平庸之恶都还需要刮骨疗毒,你究竟在启蒙谁呢?等天亮不如先点亮自己,启蒙他人之前请先唤醒酣睡的自己。


   平庸之恶滋生万恶,配合作恶也是邪恶,除人之恶先除己恶,别待雪崩时才说自己的那片很无辜。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