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英达精神:洋装虽在身但永远中国心
分类:时评  权限:公开  发表:2017年02月27日 10时28分  阅读:1011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羽谈飞
 
   “洋装虽然穿在身,我心依然是中国心,我的祖国早已把我的一切烙上了中国印,不论何时不论何地,永远也改变不了我的中国心”。熟悉吗?这应该是一首最具有爱国主义精神的经典传曲,这首歌的灵魂就是“永远中国心”。中国心,究竟是一颗什么样的心呢?在美国康州被捕的著名影视人英达就是中国心的最好回应。

   关于英达被捕的事儿就不在本文重复,反正就是一件偷鸡摸狗的事儿,这就是中国心,中国心也就是中国人性。心分两种:自然心和中国心;人性也分两种:自然人性和中国人性。英达的心当然是中国心,英达的人性当然也是中国人性,因为拆分50次存入47万美金的辛苦活儿,唯有“永远中国心”才能干得这么出色。这是什么样的精神,这就叫英达精神,这是将专门利己毫不利人的中国人性免费嫁接的国际主义精神,遍布全球的孔子学院十多年都没完成的国际任务,英达以一人之力打了一次漂亮的翻身仗。

   英达是典型的中国式精英,出身名门,学成名校,婚配名人,跻身名流。英达是最具中国国家特色的成功者,其心其性是中国式成功之心和中国式成功人性的全权代表。因此,凡在中国成功又能洋装在身的中国心,毫无疑问,无一例外都具有英达精神。英达精神的翻版真可谓洋洋大观,譬如,开宝马倒卖救济粮,蹲守免费食堂偷卖面包,退休官贾排队申请老人公寓,领完国外的养老金又领国内的退休金,其他就请各位自己补充。这还没完,英达式利己主义精神耗尽资本主义红利之后,还有永远的中国心大戏在后头,譬如,爱国大游行,抗议达赖访美,抵制蔡英文过境洛杉矶,白宫门前唱红歌,遍布全球的广场舞,等等,这些都是英达精神必备的爱国主义铠甲,当然也是彰显永远中国心的爱国主义红肚兜。

   俗话说,江山易改禀性难移,中国心和中国人性一旦铸造成型,撼山易撼岳家军难,错了,岳家军算个毬,最难的是撼动中国心和中国人性。要撼动中国心究竟有多难?十年前我在国外,在哪个国家就不说了,以免引起外交纠纷。有一对移民十年的华人夫妇,两位都是年近七旬,二老请我吃饭,席间二位老人就给我讲他们刚移民出去干了啥,说:如果自己不想做饭,就直接去教堂或救济站吃免费餐。他们曾经在国内都是官员,但就不在国外买房,一心一意排队等老人公寓。他们在上海亲戚如云,但回上海就专来我家蹭宿,还美其名曰喜欢跟年轻人打交道。他们的弟兄姊妹都是移民到欧美中心大都会,但各个都在国内领着不菲的退休金。注意啊,那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移民出去的老人哟,很多年没有联系了,也不知道死没死,但我就记住了那两颗永远撼不动的中国心。

   我在2月16日写了一篇《金胖没你说的坏,朝鲜没你说的糟》,很多读友看了都不以为然,各个都觉得中国还是比朝鲜好多了。文中指出:“尽管朝鲜很穷很饥饿,但朝鲜的国民道德并没有遭破坏,只要国家哪天正常化,一张白纸的朝鲜分分钟就能谱写出动人的乐章。但西朝就难了,因为人心彻底扭曲了”。有人说最糟糕的是过去极左时期,但我可以明确告诉你,前三十年的中国心与后三十年的中国心虽然都是变态之心,但变态的形状却是天地之别。前三十年是因为受政治高压,把每一个人的心都压扁了,扁得厉害的也会暂时人性泯灭,所以就会出现儿子踢断父亲肋骨的残酷。但那是暂时的人性泯灭,只要政治解压,很快就能将压扁的心脏还原正常,所以,就出现了八十年代初期人心向善万象更新的局面,那时过年家家张灯结彩鞭炮齐鸣,尽管还是很穷。

   但到了九十年代以后,尤其“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以后,更尤其在“发展才是硬道理”之后,中国人的心脏就遭受双重高压,政治的和经济的。政治高压虽然没有极左时期压的厉害,但四项基本原则依然压扁着国人的心,尤其来自四面八方的经济竞赛压力,以金钱为道德的金钟罩严严实实裹压着国人的心脏。政治高压和金钱裹压之下的中国心,展开你的想象,那是一颗什么性状的中国心?肯定不再是扁平状,而是一颗彻底扭曲畸变的中国心。这是一颗怎样的中国心呢?由于政治高压,人人都不敢谈权利,由于金钱裹压,人人就必须谋利益。唯利益至上,非金钱不谈,“自私”是这个国家不分左右也不分等级的国民人性共识。这,就是近三十年彻底塑造成型且异化成内植基因的中国心和中国人性。

   读到这里,读友们一秒钟就会痛斥制度惹的祸,更多自以为醒来的逗逗毫不犹豫地会说:“只要制度一变一切都会转变”。真的如此吗?请问,美国制度好不好?移民出去的华人群体之心是否转变了?英达精神是否是华人群体的共同精神?我可以告诉你一个残酷的事实,凡是近三十年移民出去的华人,五年之内能融入异族不到5%,十年之内不到10%,三十年之内不到30%,如果你认为这是一种猜测,好吧,那你看看移民出去的有几个愿意关心国内政治疾苦?管中窥豹,你就可见一斑,这就是坚如磐石的中国心和中国人性。英达都这副鸟样,千万别低估更低阶华人潜伏的中国心,美国警察和美国司法单凭对付华人犯事儿就忙得日理万机。我早在两年前就开始想象一副动人的情景画面,将来如果中国国家正常化了,至少在三五十年之内最繁忙的公务员非司法莫属,十多亿中国人中估摸有三分之一都会尝试一次脚镣手铐之苦,才会逐渐将心脏打回原形。可怕之处就在这里,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写《金胖没你说的那么坏,朝鲜没你说的那么糟》的原因。

   如果说欧美那么好的制度都同化不了中国心,那又如何证明中国心就一定是坏制度给扭曲的呢?是,坏制度确实能逼人难做好人,但无论多坏的制度也没有逼人一定要做坏人。譬如,地沟油该造不该造?坏制度会给坏人留下足够制度空间造地沟油,但这不应该是制度“逼”你一定要去造地沟油,你说是吧?但事实上,所有成功的造油商都在挖空心思造地沟油。这究竟是制度逼人变坏,还是人在极力配合坏制度?我看后者才是真正的答案,即愿意配合坏制度高高兴兴让自己变坏。同样是面对徐纯合,确实坏制度给你有击毙的罪恶机会,但具体拔不拔枪、瞄不瞄准、该不该扣动扳机去配合坏制度?这完全不是制度逼的,你说是吧?这说明,即便在一个坏制度下,一个人是否愿意选择做坏人还是自己在决定。在坏制度下,虽然所有知识分子都吓得噤若寒蝉,但还是有不少知识分子勇于做自己,甚至还有像XZY博士一样做一个坚定的好人,尽管寥若星辰,但至少证明不配合坏制度还是可行的。膏药同一张,关键还是看自己如何熬炼。

   制度是人制定的,坏制度一定是坏人制定的,也必须选择坏人来执行坏制度,坏人在执行坏制度时,更需要坏人来配合坏制度的执行。请问,这个制度与人的逻辑有问题吗?如果没有问题,我们是不是可以得出一个不容颠覆的结论:所谓坏制度或坏体制,本质上就是一群坏人的制度化而已。因此,与其说是坏制度逼人变坏,倒不如说是一群坏人在逼人变坏。进一步说,先有一群坏种,尔后才有坏制度的制定、执行和配合,你说是吧。那么,逼人变坏的这群坏种究竟是哪些人呢?毫无疑问,能参与坏制度的制定、执行和配合的这群坏种都是所谓的社会强势群体,即社会精英,他们无疑绝大多数都是知识分子。一个显而易见的答案就出来了:所谓中国式精英,本身就是一群坏种。

   英达是谁?英达的父亲叫英若诚,曾经的文化部长,是这个制度的制定参与者、执行者和坚定配合者。龙生龙凤生凤,生个老鼠必打洞,英若诚的儿子英达是啥货色也就毋庸讳言。正是像英达和其父一样的这群坏种,也包括过去现在所有中国式精英的这群坏种,正是这群坏种逼迫所有中国人难做好人,也正是这群坏种是塑造中国心和中国人性的罪魁祸首和始作俑者。凡在近三十年能移民出去的华人,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中国式精英或中国式精英下的种,这种就是永放光芒的英达精神,这也是为什么虽然洋装穿在身但永远都是中国心的原因。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