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蜣螂不懂夜的黑,乱扣戾气给草芥
分类:时评  权限:公开  发表:2017年02月20日 13时39分  阅读:878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羽谈飞

    早上醒来翻开微信,发现一条已经过气的腾讯新闻,说的是在2月14日情人节这天的广东佛山,一名保安因不满被辞退愤然持刀杀死了酒店老总。我就随便浏览了跟帖,出现最多的就是“戾气”一词。再去度娘了一下什么叫戾气,原来说的是“凡事喜欢走极端的暴戾心气”。这词儿越来越频繁出现在眼前,还得唠叨一番。

    凡事走极端,这确实有点戾气。但如果不是“凡事”呢,而是当无路可走又不得不走呢,又该怎么办?是坐而等死还是向死求生?这是一个问题。因此,戾气不戾气还得看具体情况。战争过程中都是相互杀红了眼,双方都是欲置对方于死地而后快,请问这叫暴戾之气吗?现在我们都知道有一个巨无霸美国主持国际正义,不会轻易再发生什么战争,但如果没有美国呢?弱国对来犯的强国奋起血腥抵抗,请问这算不算暴戾之气?人与人之间发生的战争同国与国之间发生的战争,本质上都是一样的,如果没有正义力量有效遏制邪恶势力的肆意嚣张,受伤害者就必然靠本能启动自然正义奋起反抗,请问这叫暴戾之气吗?我看这是天经地义的浩然正气。相反,面对邪恶侵害不敢也不愿反抗的一味吞声忍气,这是什么气?不正气也不戾气,但一定是晦气,晦暗人之所以为人的窝囊气。

    戾气不戾气,不是看是否发生了暴力极端,而是看是否有正义缺席。如果正义总是不缺席,还要极端行事,这才能叫戾气。如果正义一味缺席,有人走极端维护自然正义,这就与戾气毫无关系,而是一种个体本能释放的正气。如果能正视这种个体本能正气产生的根源,那就有利于推动国家正义的全天候在岗,从而为有效平抑所有个体行使本能正气时的过度或不足。什么叫正义不缺席呢?譬如在欧美法治国家,只要有人用眼神恐吓你,你就可以报警,警察就拍马赶到将恐吓你的嫌疑人抓起来诉诸公堂。来说说,这样的环境,还会出现因为一碗炸酱面就身首异处的惊悚血案么?(注:武昌血案嫌疑人据报是精神病患者),还会出现杨佳、马加爵、贾敬龙等过度行使个体本能正气的悲剧么?还会有校园暴力么?但是,这样的环境有没有戾气呢?当然有,譬如很多王八羔子在欧美校园频频发动的暴侵事件,这就是暴戾之气,只不过这种戾气零时间就会被从不缺席的正气给拾掇。如果这些王八羔子一直留在正义总是缺席的国家,真的糟了,很多弱势家庭的子女就是他们暴侵的猎物。说说,弱势学生面对这种暴侵该咋办?学校、老师、法律、官府全是王八羔子的父母或与王八父母一伙儿的,无处伸冤也无处诉苦,我看弱势学生最佳防卫办法就是去办一个精神残疾证。

    一出现社会凶案,专家学者和吃瓜群众就冲口而出“太戾气”,给满腹委屈无处申诉而向死求生或向死求死的草民贴上一道“戾气”标签,从而把责任全都归咎为草民自己的心态不健康。究竟还要脸不要脸?只要自己还没有被欺负趴下,就认为是自己隐忍修来的福气,从来不会想到,恰好就是自己的韬光养晦才让邪气汇流传递给最底层的弱民去遭受。勉强吃得起一碗安稳饭就认为自己是解放区的天,从来没有去感同身受众多底层所承受的黑暗,读了几本破书全都用来装逼卖俏,并且还要助纣为虐给遍体鳞伤的草民踏上一只道德臭脚:戾气,戾气,戾气。戾气你个头。

    随口就是戾气戾气的装逼犯,让我想起了一种生物,一种我们小时候烧来充饥的爬行生物,蜣螂,也就是屎壳郎,靠专门吃屎营生的家伙。屎壳郎全身披着深黑色的盔甲,脑袋扁得像羌胡,夜间出没在各种大粪堆里,一见光就躲进大粪里。就是这家伙,屎壳郎从不知道什么叫夜太黑,只要有屎吃就幸福得得像天上人间,屎壳郎当然也就不知道缺衣少食的人间有多苦。屎壳郎还只能吃底层人拉的屎,深宫大院的富人圈根本没屎壳郎的立身之处,但屎壳郎却从不感谢底层人民养活了它,还要经常抱怨底层人民拉的屎为什么越来越没营养?当底层人民(像羽某小时候)饿得不行了,经常烧屎壳郎吃时,屎壳郎就齐齐吼:“底层人民生病了,太没人性了,戾气太重了”。卧槽,有这样吃屎的么?这里的草民早就一草芥。


    当国家没有正义之气时,就别像屎壳郎一样把“暴戾之气”的屎盆子扣在苦苦挣扎的底层草芥身上,正确的姿势是把“戾气”扣在毫无担当的自己头上。正是因为大多数书呆子像满地爬行的屎壳郎,才让国这个角色长期丧失了对家的护航,从而导致民怨积重难返不得不向死求死的遍地哀伤。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