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祭金正男:生亦为妖死足何道?
分类:时评  权限:公开  发表:2017年02月15日 13时25分  阅读:1225 次  评论:1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羽谈飞
 
    金正男的死以最快速度占据了亚洲各国传媒的头版头条,其中犹以中国媒体关切更甚,就中朝之间特殊而又扭曲的关系而言,国内杂陈异见纷纷对金正男之死表现了浓厚兴趣,不少知名媒体人均称金正男是金氏家族唯一主张改革的进步派,尤其右圈自媒体并以“金正男被刺杀”推测金家王朝覆灭的倒计时。但我很想说的是,金正男什么都不是,别自作多情无限放大其政治效应。

    金正男是进步派吗?

    我看不出来金正男有任何“进步”的表现。如果仅仅因为金正男与金正恩政治主张不合,就说他是进步派也太勉强,我更愿意相信他是因为痛失王储之后所表现的不满和愤懑。金正男表达这种不满有其成长脉络,因为金正日生前一直都把金正男当做接班人在培养,不但从小就送他出国读书深造,回国后还授予他相当高也相当多的政治角色,只是因日本假护照事件之后而被金正日打入冷宫,但这能怪谁呢?只能怪金正男自己不具有堪当大任的稳重,这与他后来一直纸醉金迷的生活习性具有性格特质的一致性。

    自失宠之后,金正男一直都漫不经心地逍遥在国外,过着声色犬马吃喝嫖赌的少爷生活,其常居住的北京家和澳门家至少有三个名正言顺的妻子,长居澳门也是因为他沉迷赌博而已,其穷奢极欲的吃穿住行无一不是承袭其家族窃国掠民之血脂血膏,已经46岁的金正男在言行上,我没有看出他有任何“进步”的含量,其暗游神往的飘忽不定也只不过想一直延续其空耗民脂民膏的生活而已。其实他就是一具包装得富丽堂皇的僵尸,死与活都别无二致,准确一点说,他的死比活更有利于人类的天空。

    有报道说金正男与张成泽有相同的经济改革主张,两人都希望朝鲜像中国一样实施经济改革。无论这种传说是真是假,但羽某很想说的是,他俩的主张幸好没得逞,如果在朝鲜也实行像中国一样的改革,即在威权体系下的经济发展,那对朝鲜来说更是一场远比现在的饥饿更加不堪的灾难。因为,朝鲜长期推行先军政治,其庞大的军队层级系统、政权官僚系统和金家直控的特务系统,其占朝鲜人口比例远比大基数人口的中国高出数十倍,一旦推行经济改革,庞大的特权系统都将成为疯狂掠夺经济发展果实的生擒猛兽,这对于仅仅两千多万的朝鲜人民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后果?根本就不可想象,可以笃定的是,雾霾、强拆、奸幼、上访、维稳、全家服毒死等一切人类空前未有的灾难将比中国来得更早一些。因此,我特别欣赏金正恩在抓捕张成泽大会上那一段讲话,对中国式发展做了特别醍醐灌顶也是带血的控诉。张成泽和金正男所主张的中国式改革,也只不过是想为了他们自己更加骄奢淫逸生活的目的而已,没有任何进步性可言,其心当诛。

    如果说金家三代国主是魔兽,整个服务金氏政权(体制内)的鹰犬爪牙能是好人?都是一群犯下反人类罪行的魑魅魍魉。那金正男呢?他会是一个正面人物?得了吧,自从他出生到猝死,都是一张披着人皮的妖而已,只不过失去了做魔兽的机会,才沦落为行尸走肉的流浪生涯。因此,我对于金正恩经常犬决这个高官炮决那个大员,没有丝毫的怜惜之心,各个都死有余辜,尤其那些天天为金胖造大杀器的科学工匠,如果哪天因为放了哑炮被枪决,我看也是可以的。而对于金正男呢,就凭他那一句担心金正恩“不改革会毁了其父金正日苦心经营的事业”,足可以断定金正男是一个更想继承父业的妖孽。你想想,金正日究竟苦心经营了什么事业?不就是先军政治主体思想的事业吗?把一个国家经营到一大半国民处于饥饿状态,临死都不能保障国民喝上一碗肉汤的父皇,在金正男眼里居然还是扼腕叹息的“事业”,我看就是在造孽的事业。所以,金正男与张成泽一样的其心当诛。

    金正男是被谋杀吗?据多家媒体报道,金正男命丧吉隆坡。马来西亚警方透露信息说,金正男疑因被女子湿巾捂脸后的猝死,目前还没有准确信息证明金正男死于谋杀。

    湿巾捂脸,这样的谋杀很是让人不解,尤其是女子上前湿巾捂脸,这更不可思议。如果湿巾有剧毒,灭敌一千也会自损八百,难道手持湿巾的女子就没有中毒的风险?还能有报道中说的“搭乘计程车逃离现场”?羽某推测,湿巾并非剧毒,而是一种由呼吸道传递能致人神经系统迅速昏迷的毒品,因为这才符合报道“金正男报告大厅官员之后有癫痫症状”的表现。金正男那副肥胖的身躯和三层堆加的脖子肉,明眼人一看就属于“三高”典型症状,当神经系统受到剧烈刺激后,完全可能引发脑溢、心梗和生理系统痉挛,这对于一个已经处于严重不健康状态的男子来说,猝死的概率就急剧上升。因此,金正男的猝死是属于湿巾捂脸的意外。湿巾捂脸的最大可能是想致金正男昏迷失去抵抗能力,以便能任由人控制带走。

    有一件事令羽某百思不得其解,尽管金正男飘游海外,但金正男一直都稳定生活在与朝鲜有外交关系的国家或地区,如果知道自己有被金正恩追杀的威胁,他为什么不选择在与朝鲜完全敌对的国家(譬如美日韩)去稳定生活呢?这说明三点:一是在政治意识形态上,金正男还是认可朝鲜而不认可西方,尽管其生活方式看起来很西方;二是金正男的生活在某种程度上与朝鲜还存在不可或缺的藕带丝连;三是金正男本人并没有感受到有被谋杀的威胁。由此推之,说金正男死于被金正恩的谋杀还是难以信服。

    金正恩是一个十足的嗜血暴君,这一点不假,但金正恩是不是一个六亲不认的杀手呢?这个不能简单从清洗姑父张成泽得出结论。尽管暴君政治随时都可能手足相残,但只要不到生死攸关的权力竞争时,无论多暴戾的暴君还是会认可血亲的。你们看金正恩杀张成泽是如此怒发冲冠,但却对姑姑又是网开一面,也并没有对张的后人斩尽杀绝,你说是吧,难道金正恩就会对同父异母的哥哥痛下杀手?这得看金正男是否在事实上威胁到了金正恩政权的生死存亡,但目前信息看,就金正男的政治主张和生活方式,没有任何蛛丝马迹证明金正男能威胁金正恩什么,我甚至有足够的理由怀疑金正男的奢靡生活还得靠金正恩从朝鲜提供。

    金正男之死也许是一个谜,也许就是猝死,但无论他怎么死,死的也是人形妖心,不足为惜,也不足为道。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