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祸在嘴巴:网骂警察就该被抓?
分类:时评  权限:公开  发表:2017年02月04日 00时55分  阅读:1133 次  评论:4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羽谈飞

    早上醒来看见来自新浪微博的一则报道,说有六个网上言行辱警的网民被全部抓捕归案。看见这则消息我是哭笑不得,大凡网民无不对网骂司空见怪,尽管我本人极不主张出口辱骂,但我永远也只认为网骂属于个人修为的范畴,如果较真那就根本不能上网了,哪能晕头到动手动脚动镣铐的地步?

    人之所以为人,因为人有高级于动物的大脑从而有思想,正因为如此,使得人区别于动物的嘴巴不但能吃饭还能说话。说话,就是一个人表达思想的传播形式。俗话说:不能吃就会死,不能说就会输。可想而知,说话与吃饭一样的重要,吃决定生命肉身的存续,说决定灵魂价值的实现,而后者又恰好是人作为万物之灵的唯一明证。一个人连话都不能说了(哑巴有哑语),笃定他的人生就输定了,活着就只有人模人样,但却没有人的生命价值,这还叫人吗?所谓人权的概念就是这样产生的,人权最关键最核心最要命的权利就是言论自由权,这就是为什么杰弗逊要在费城制宪之后马不停蹄地游说通过《权利法案》的根本原因。

    无论纵观历史还是横看现实,看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生命力就看它是否有充分的说话自由权。所谓说话自由权,既包括说正确话的自由权,当然也包括说错误话的自由权,而恰好是后者才是体现说话自由权的本质。因为人都是生而知之,并且是在不断争鸣辩论中提升自己对真理的接近,只有允许每一个人在说话上一错再错,才可能让每一个人实现自我超越的成长,所谓国民素质就是这样培养起来的。连说错话都自由了,谁还不绞尽脑汁说对话?这样,国民就会竞相绽放思想的火花,从而涌流绚丽多姿的灿烂文明,愚昧和野蛮就会自动随文明而隐退,这就叫国家的生命力。因此,国家的生命力取决于国民的生命力,而国民的生命力恰好就源自有说话的自由,更进一步说,国民生命力源自有说错话的勇气。

    言论自由权,尤其是针对公权力的鞭挞,无论是说正确的话还是说错误的话,表达出来都是不中听的,或忠言逆耳,或一针见血,或锥心刺骨。没有人愿意听难受的话,但涉及威胁众人权益的公权力是独一无二的例外,现代政治文明的转折点也在这里,国民行使言论自由权的使命不是向文明点赞而是敢于向野蛮说不。换一种姿势表达就是,言论自由权不是鼓励国民对公权力说好话,恰好就是鼓励国民对公权力说坏话。对公权力的所有好话全都体现在选票和民调的枯燥数据中,在声音上的好话就是用沉默来表达。公权力干得好本就应该的,谁还表扬你啊?干得不好是绝不能被宽容的,必须挨骂,公权力就只能兜着形形色色不中听的话。这就是现代政治之言论自由权的本来涵义。(作者微信:yutanfeiytff)

    同样是表达不中听的话,在语言粗细程度上更会因人而异,素质高的表达出来就是高素质,素质低的表达出来就是低素质甚至毫无素质的污言秽语,难道就因为素质低就剥夺他的话语权?当然不能,但这里就存在低素质话的“侮辱”边界问题。侮辱这个概念有且只有针对具体的人身权利(包括活人和死人)才成立,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私权,关键词是“具体人身”。并且,这个具体人身还要撇开身上的公权力。怎么理解呢?如果你身上没有公权影响力,有人对你污言秽语,毫无疑问这就是对你人身的侮辱。但如果你身上有公权影响力,同样是面对污言秽语,这就要看污言秽语是针对你的公权力身份呢,还是针对你自然人身份?如果是前者,侮辱就不成立,即便是后者也比一般无公权力的自然人有更复杂的界定条件。正因为如此,在正常国家(法治国家),你可以对议员出言不恭,但千万别对流浪汉出言不逊。因为议员与你打官司很难胜诉,但流浪汉控诉你就一控一个准。

    在非正常国家(人治国家)就不一样,因为公权私授,从而公权身份与私权身份就混为一体,所以,在人治国家的官员,无论上班下班,也无论白天夜晚,虽然他放个屁打个嗝都是官威十足,但明明是别人骂他公权身份,他也会当做是他人身受到了侮辱。问题就在这里。这都是因为公权私授导致公权私有的必然产出。即便“认为”也就罢了,但问题是,公权私有必然导致公权私用,这就麻烦了,一个公权在身的官员完全可以私用公权将一个辱骂者给予“法办”。相反,没有公权的普通平民呢,别说被辱骂,就是被冤杀,由于既无人权又无选票,只能任公权私用的官僚团伙漠然置之。因此,在一个人治国家,公权怎么辱民都没事,但民辱公权就犯了大忌。

    我们今天这遍地哀鸿和漫天黑霾从哪儿来的?为什么欧美日韩台等所有正常国家或地区都没有?无论你找多少种直接或间接因素,最终都会落实到一个决定因素,归功于言论自由权有对公权说错话和说坏话的权利。韩国千百万人对朴谨惠总统喊“滚”,这还不够侮辱?侮辱的可是堂堂大总统呢,请问抓人了吗?我们今天知道美国主要城市满大街都是特朗普的裸体塑像,这还不够侮辱?如果在这国早就监狱装不下了。但我很想告诉大家一个残酷的事实,没有哪一个现代自由国家的政要不是这么“侮辱”上来又“侮辱”下去的。如果想听好听的话,那就千万别涉公权力,做平民,没有谁会对你污言秽语,平民之间反而都是彬彬有礼,因为平民的一举一动不会危及国民的面包或人权利益。连总统都能被国民辱被国民骂,议员呢?州长呢?更别说联邦调查局的警察了,越是攸关国民权益的公权力越是被骂得频率和程度越高越大,没有什么公权力会被国民点赞送花,除了朝鲜。

    当美国人民辱骂华盛顿为婊子和小偷时,我们这里谁也不敢辱骂乾隆爷,这很正常,那时全世界毕竟只有一个美国。天啦,时间都走过了两百多年了,全世界还剩几个国家的国民不敢骂总统政要?林则徐早在170多年前就知道睁眼看世界,而我们今天呢,堂堂国家公权力居然还在为虚拟的网骂而恼羞成怒。网骂几句警察就枷锁问罪,那网骂几句政要呢?岂不是要凌迟诛门?这才是中国真正的耻辱,这叫自取其辱,自骂自辱。即便全中国所有人都用上了爱疯,即便所有环节都能与世界接轨,只要公权力不与世界接轨,只要说错话的自由不与世界接轨,特朗普不通电话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他丫提起电话扔一句“fuck”就挂了,你们还抓不抓?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