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强者若无担当,弱者何来公德?
分类:时评  权限:公开  发表:2017年01月09日 14时16分  阅读:919 次  评论:1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羽谈飞


最近微信圈在热传一篇文章《弱者若无公共精神,就不配得到同情》,这篇文章能被热捧说明了什么?圈子有点乱很正常,但我万万没想到圈子还这么贱还这么残。羽某一贯出语刻薄,也请读友别对号入座。在交际中可以客客气气,但在观念认知上必须下点猛药,因为时不我待。


我并没有打开看过《弱》文,仅凭这个标题就让我碎了一地。早在三个月前,我在朋友圈就及时做了批判性点评:“如果弱者被社会抛弃,他凭什么不可以抛弃社会?当弱者被社会孤立,他的犯罪就是对社会的血泪控诉,其本身就是一种公共精神的逆表达”。大家想一想,你让杨改兰一家能承担什么公共精神?没去烧公交已经阿弥陀佛;你让沂蒙山区的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去承担什么公共精神?没被性侵或被饿死已经阿弥陀佛;你让泰坦尼克号上的妇女儿童承担什么公共精神?如果上面的男人全是中国人,妇女儿童不但会沉海喂鱼,还要遭遇“若无公共精神”的不配同情。说说,究竟得多无耻才写得出《弱者若无公共精神,就不配得到同情》这样不要逼脸的脑残文?


幸运的是,泰坦尼克号上的男人全是英国人、美国人和法国人,在生死攸关的时刻,每个人的生命都是至高无上的宝贵,究竟是什么力量必须让妇女儿童首先逃生?是制度?是文化?是宗教?是绅士风度?是历史传承?我只想说一句:放屁。没那么多的逻辑去解释原因,那仅仅是人之所以为人的一种人性本能:护弱扬善是强者的天然使命。来,中国淫儿,你们有谁能说得出泰坦尼克上那些葬身大西洋的男人们的名字?他们做出牺牲那一刻从来就不是为了“青史留名”,用基督的话说叫“照耀上帝的光辉”,用世俗的话说叫“闪耀人性的光辉”。很多十字帝总喜欢说必须信基督才能啥啥的,我还是想说:放屁。是人就会有人性,有人性就足够了,无论何时何地何事,人性会指导一个有人性的人做出人性选择,如果做出非人性选择,那这个人已经泯灭人性堕落为飞禽走兽。


政治说到底就是人性的公共表达,所有政客、政治家、执政者和公共事务参与者,只须听其言观其行,你就能受自己的人性召唤在半秒钟判断出他是否是一个有人性的人,别给我讲那么多什么文化、什么主义、什么历史、什么制度的被迫无奈的文过饰非。无论多少人对“自由”二字做多少种解释,归根结底,自由的最核心内涵就是“人性”二字,因为人性尔后才有人性制度,这就是自由社会,因为非人性尔后才有非人性制度,这就是非自由社会。自然制度是因人之人性是非而存灭,所谓推墙当然就是推人,推掉非人性之人的统治地位,也就无所谓非人性制度之高墙了。萨达姆上绞刑架时,你听说萨达姆制度被审判吗?因为推倒了萨达姆及其帮凶,萨达姆的高墙也就化作一缕青烟驾鹤西去。某些低年级的启蒙公知最爱说的一个段子就是:“推墙还是推人,这是判别一个人是否道德的标准,前者就是道德,后者就是缺德”。记不清楚了,大概原话就是这样子的。呵呵,他(她)为啥怕推人,因为她害怕别人推到她自己身上了。只推墙不推人,推的就是空气;只推人不推墙,推的就是人墙,只有人倒才会墙倒。也许你会说,换了这么多届核心为什么还是墙不倒?呆货,长长脑子,那是因为换上去都是一伙儿的,这墙怎么可能倒呢?这就是他们不敢放开竞选的原因。


自然推墙是推人,推倒别人之前首先得推倒自己。推倒自己的什么?就是首先要推倒自己的心墙。因为长期被别人的高墙奴役久了,自然会不自觉地将他们的高墙模式根植在自己的内心,这就叫心墙。用一句话总结非人性高墙,就是弱肉强食的等级制度。这种高墙一旦固化在自己的内心,就会自然形成弱肉强食的思维,这种思维非常顽固,即便自己读遍所有普世著作,也是难以根除的,这在时政圈众多半吊子启蒙写手中表现得尤为突出。怎样才算推倒了自己的心墙呢?其主要指标就看一个人的言行思维是否不再有“弱肉强食”的痕迹,而是总能闪现“护弱扬善”的自然情怀。但是,某些隐性的弱肉强食思维是不容易自我察觉,譬如,“推动转型,人人有责”,“自己的利益要自己争取”,“启蒙大多数”,“为啥宁愿自杀也不愿与官府拼命”,“经济危机才会有饥民革命”,等等,正是这些隐性的弱肉强食思维的根深蒂固,所以才会有《弱者若无公共精神就不配同情》的大众共识,否则,这篇文章就不会受热传。


你让一个气若游丝的底层弱民去承担人人有责的转型责任,这不是欺弱又是什么?你让一个少年儿童去争取自己的利益,你这不是无耻又是什么?你启蒙大多数不就还是启蒙底层弱民吗?你为啥不敢去鞭挞锦衣玉食的社会精英站出来肩负使命?再说那些“宁愿自杀也不愿拼命”的弱民,他们有偷的道德,有骗的道德,有抢的道德,但绝没有替你革命的道德,他们之所以自杀,不是他们自己没有公共精神,恰好是所有丧失公德的强势精英蹉跎使命。请问,你督促他们革命,你会选他们做议员吗?呵呵,让底层赤膊上阵,自己等着竞选总统议员,尼它玛就是缺德。


所谓公共精神也就是公德精神,护弱扬善是其灵魂。谁才能护弱扬善呢?当然只有强者才有这个资本,正如泰坦尼克号上的男人,在共赴死亡时,强者必须挡在弱者的前面。而在中国,啥都搞反了。在有好处时,一句“自己的利益自己争取”,所有强者倒是踩在弱者身上冲到了最前面;在有危险时,一句“人人有责”,所有强者全都躲在了弱者的后面。而启蒙者也是这个思维,启蒙大多数,也就是启蒙尽可能多的脚手架砖奴,却不愿鞭挞莫言铁凝陈凯歌之流的猥琐苟且。即便是贺卫方这样大家都公认的良心,他写了一篇《唯有勇敢才会有自由》,说得很好,这与希腊思想家修希德迪斯“幸福的秘密在于自由,自由的秘密在于勇敢”是一个意思。但贺卫方笔下的“勇敢”叫谁勇敢?连他自己都不愿对体制说不,却鼓励他人勇敢,你这不是搞笑么?


你不同情弱者也就罢了,但是,当所有社会精英和强势群体都不敢不愿有公共担当时,你却对所有无力顾及公共精神的弱者厉声呵斥,你这还叫启蒙?你这叫典型的欺软怕硬。所以啊,推墙必先推心,启蒙他人请先唤醒自己。


最后给读友们引荐两篇文章链接看看:

(1)转型中国:务必抛弃两极变革的幻想(下)http://yutanfei1.blogchina.com/2917525.html

(2)泰坦尼克号副船长终于公开了当年沉船的残酷事实http://www.v4.cc/News-217095.html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