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拍案叫绝:吃饱了真的会撑死
分类:时评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12月27日 08时57分  阅读:1030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羽谈飞

    吃饱了撑的,意思是一个人吃饱了没事干要无事找事。由于生理机能的自动保护机制,无论一个人吃多饱都不可能超越生理极限,因此,在理论上,只可能有饿死的,不可能有撑死的。但奇迹出现了,昨日(12月24日),北京丰台检方关于雷洋案五名嫌疑人不予起诉的冗长通报中,至少出现了三处“吃得太饱”来叙述雷洋的潜在死因。就此,历时230天举世震惊的雷洋案尘埃落定:雷洋原来是吃饱了撑死的。

    词不达意但又让人忍俊不禁,这就是莫言式幽默。在最该“拍案叫绝”时,莫言却掏心掏肺地“拍案而起”。我想,面对雷洋案吃饱撑死的结局,在最该“拍案而起”时,莫言是否会捶胸顿足地“拍案叫绝”呢?遗憾的是,迄今为止,莫言从来都没有为雷洋之死拍一次叫一词,难道莫言也是因为吃得太饱给撑住了?如果再问一句:雷洋究竟是怎么死的?答:莫言给撑死的。坏人的嚣张皆因好人的沉默,在最该叫绝时,莫言站起了,在最该拍案时,莫言却撑住了,我们究竟该为莫言这名字拍案而起还是拍案叫绝呢?不但雷洋是类似莫言之流的好人给撑死的,其实,聂树斌、呼格日勒、贾敬龙、杨改兰、徐玉玉、江西四兄弟和所有人间哀鸿,都是因为像莫言之流的好人给撑死的。但莫言一直都在做好人,好人也一直都在做莫言。这就是所谓体制内的良心。

    人、好人、坏人,不但是道德的区分,更是实力的较量。我们普通人,如果一辈子不干坏事,最多只能算作人,再美化一下或叫厚道人。而做好人是不容易的,做好人得需做好事来印证,但做好事是需要能力的,大能力做大好事,小能力做小好事,没能力不做坏事也算人。同理,坏人做坏事也是需要能力的,能力越大的坏蛋越是祸国殃民,能力较小的坏蛋只能做街头混混。对付坏人必须靠好人,只有好人收拾完坏人之后情况才会变好,坏人收拾完坏人之后大家都应该懂的。对付小混混也许只须一般的小好人就够了,但对付大坏蛋就必须有实力匹配的大好人来拾掇。少年儿童一般都是小好人,但能力非常小,甚至可以忽略不计,无论多少小孩,也无论小孩多么团结,远不如一个彪形大汉眼睛一瞪管用。这就是我为什么说启蒙弱众没有什么卵用的原因,纯粹耽搁时间。请问,雷洋案的弱众声音大吗?应该声势如潮吧,有用吗?不但没用,反而成为坏人们训练阵型的免费演习配角,遇到下一个雷洋,坏人们将会更加成竹在胸。问题出在哪里?不是因为坏人太凶残,而是因为好人不勇敢,尤其有份量有实力的好人都在莫言。弱众的勇敢只能打点小村官,根本撼不动头尖甲厚的王八蛋。

    很多人会跳起来说:坏蛋有木仓,莫言又没有。这就是脑子锈逗了得治,坏蛋不但有木仓,还有公舰母舰,还有能毁灭地球的蛋蛋,如果要火拼,好人当然斗不过坏蛋。请问,任大炮有木仓吗?你现在能听见有几人还好意思说姓党么?这就是有实力的好人可以四两拨千斤,没实力的好人即便千斤也拨不动四两。请问任大炮做了谭嗣同吗?没有嘛,用不着啊,最多就是给他脸色不好看而已,还能干啥?关键是任大炮愿意拍案而起才行啊。贾敬龙当然需要木仓,改制射钉仓效率实在太低,那是因为小贾做不了莫言和任大炮啊。美国独立战争时期,你真以为是华盛顿率领一群衣衫褴褛的穷兵娃子赶走了英殖民军?呵呵,华盛顿在东奔西跑周旋的时候,杰弗逊在白金汉宫与女王和议会吵架啊,富兰克林在法国游说帮忙啊,大陆会议所有代表不是拍案叫绝就是拍案而起啊。“不自由毋宁死”,记得这句么?就是大陆会议代表著名律师亨利的雷霆宣言。那一群开国先驱各个都是行业中的脊梁精英,都是好人中的好人。对,就是他们敢于舍得一身剐才把英殖民者赶下马的,你以为还靠启蒙印第安人啊,你搞笑不搞笑啊?华盛顿的木仓干什么用呢?那玩意儿仅仅表达一种绝不屈服英殖民军的意志,与今天叙利亚反对派的作用异曲同工。好人精英、信念理想、天赋意志,这些东东才是文明归属的决定力量。

    但为什么中国这些好人精英都在莫言呢?别的国家中的好人精英吃饱了撑会无事找事甚至无事生非,但中国这些好人精英吃饱了却装聋作哑。因为中国精英都是靠体制喂饱了的,靠体制生存获利具有轻松便捷的魔力不可避免滋生体制依赖症,这是一种远比斯德哥尔摩症更加内植更加稳定的毒瘾,一旦染上就会终身依赖,并且还具有强烈的传染性。就说那个炒得很火的郑成月吧,自己都被体制给弄残废了,但他让儿子考公务员的决心是坚如磐石,并且因为儿子被刷而嚎啕大哭。说说,这得有多贱才会如此不改初心?贺卫方应该是大家公认的良心法学家吧,他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宏观层面我一定竭尽所能说真话,但在微观层面我不想把小环境搞得太紧张”。这是啥意思?就是不愿把近身的领导同事得罪了,说说,他近身的那些人是些什么玩意儿,全都是体制的忠实拥泵,不愿得罪不就是深陷体制依赖症吗?这就是我为什么说体制内不可能有良心的原因,尽管我永远尊重贺卫方张千帆等。你想想,吃屎拉饭的活儿,别说人做不到,就是动物也做不到。宁愿吃饱撑死,也不愿吃饱了拍案而起。

    饱汉哪知饿汉饥?当所有好人精英都吃饱撑死了,雷洋也就只能吃饱撑死了。别说靠一群底层饿鬼声嘶力竭没用,就是半饥半饱的中产也会知难而退偃旗息鼓。雷洋家属还说七日之内上诉到北京高检,哎,别说上诉到高检,就是上诉到1号床头都没用。因为坏蛋群体已经到了抱团死扛的地步,松一寸就会失一尺,让一尺就会丢一丈,因此,即便小贾搞死个小村官,他们也不敢给小贾有活路,宁可碧血千里,也不敢自退半米。归根结底,都是因为吃饱了的好人精英群体不作为,他们宁愿在最该拍案叫绝时拍案而起,也不愿在最该拍案而起时拍案叫绝。(作者微信:yutanfeiytf)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