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农商行腐败具有“劣根性”
分类:时评  权限:公开  发表:2017年01月19日 07时58分  阅读:1082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作者:苑柍


    2016年12月22,黑龙江省纪委公布:黑龙江银监局原副局长、党委副书记、哈尔滨农商银行原董事长杨德彬,涉嫌严重违纪,正在接受组织调查。

 

    杨德彬的被查,在黑龙江是一件让人望眼欲穿的事情。因为,几年前,就有人举报过他。有网帖举报,20136月,杨德彬从黑龙江银监局副局长位置上被调到哈尔滨城郊农信联社任理事长后,滥用职权、违规提拔干部、以权谋私等等,说的有鼻子有眼。由于其详细违纪问题需纪委的核实,在此先不多说。

 

    然,哈尔滨农商银行的成立,以杨德彬所领导的城郊农信联社为主体,却又踢出了该联社的最初股东,则早已经天下皆知了。据《中国经营报》20161月报道,2004年,哈尔滨城郊农信联社成立,由于初创困难,当地7家企业作为发起人为其筹集了注册资金2100多万元,包括黑龙江达康医药有限责任公司、黑龙江东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黑龙江东安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哈尔滨市红光工贸有限公司、哈尔滨松北输变电器有限公司、哈尔滨鑫顺商贸有限公司和哈尔滨振安电器安装有限公司。可是,到201510月,黑龙江银监局批准哈尔滨城郊农信联社筹建哈尔滨农商银行后,哈尔滨农商银行却采用了“另起炉灶”的方式,将城郊农信联社的这原7家发起大股东踢出。黑龙江东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相关人士称,当时在哈尔滨城郊农信联社的投资223万元,11年的利润分红只100万元。该人士透露,7家发起股东都向哈尔滨城郊农信联社抱怨投资分红比例过低。


    
东北有一句俗话叫“卸磨杀驴”,意思是说,用驴拉磨,磨完了东西后就把驴卸下来杀掉,比喻把曾经为自己出过力的人一脚踢开。相比之下,哈尔滨城郊农信联社当初资金不够时,求爷爷告奶奶地请人出资、入股,而通过十多年的运营,积累起足够的钱后,再改制成农商银行时,就不带着人家一起赚钱了,这不也是“卸磨杀驴”吗?

 

    卸磨杀驴,是一种做事方法,更是一种缺德。如此背信弃义,也就自然有时不顾合同、票据等具有法律规范性的信誉。其实,哈尔滨城郊农信联社当初与7家股东的合作,就是一种契约,一种信誉。连股东也说踢就踢,翻脸不认,对其他贷款户、存款户、担保户等乱欺负,就不足为怪了。


    
而哈尔滨城郊农信联社下属的朝阳分社主任李丽华,在背着人不知道,未经当事人同意的情况下,把人家的房产卖给第三方,就是一个坑人。据哈尔滨市民史金龙反映,1999年,朝阳分社以他的名义与韩淑范签订一份假的卖房协议,将其房屋及土地使用权以13万元的价格出卖,并被韩淑范于20021231用欺骗的手段变更了土地使用手续。经过艰难曲折的上访申诉,2016822,哈尔滨市国土资源局终于作废了韩淑范用欺骗手段拿到的土地使用手续。但,由于韩淑范把很多责任推到了改制后的哈尔滨农商银行朝阳支行和李丽华身上,硬是赖着不归还该房屋,仍然让他有家不能回。

 

    把关系搅乱,是贪官趁机捞钱的拿手把戏。小官捞小钱,大官捞大钱。从朝阳分社和李丽华偷着卖别人的房产,到杨德彬做更大的违纪,都反映了哈尔滨城郊农信联社的管理混乱,和成立哈尔滨农商银行后也素质不高。    


    
“上梁不正下梁歪”,杨德彬作为哈尔滨农商银行董事长都能贪腐,又怎能带好队伍,管好员工?还据举报杨德彬的那个网帖称,2000年,姜振波当上哈尔滨城郊农信联社主任后,十年不动,很多问题之所以能摆平,上级不查或查了也没事,原因就是与当着黑龙江银监局副局长的杨德彬关系好。而后来,杨德彬恰恰又被派到了哈尔滨城郊农信联社当理事长,并负责组建哈尔滨农商银行。


    
众所周知,农村信用社虽然数量多、占地广,但跟不上市场经济的发展和现代金融的竞争。其中,最突出的一个问题就是,内部人情关系复杂,甚至有的领导把亲属也给安排进去了不少。近亲繁殖、裙带关系,导致乱放贷款,和收不回来贷款。所以,农信社的转制绝不是更个名,换块带“农商行”三个字的牌子挂上,就是改革成功,成为真正的银行了。而在网络时代,哈尔滨农商银行还跟不上步的是,竟然也没建好自己的网站。我费了很大的劲,也没有找到该行的网站,只有一个停摆于2015年的哈尔滨农村信用联社的网站。


    
所以,杨德彬被查,或许只是哈尔滨城郊农信联社、哈尔滨农商银行的问题的冰山一角。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