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禁了鱼翅燕窝,摆上盛体宴
分类:启发民智篇  权限:公开  发表:2018年12月02日 15时01分  阅读:535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我们是最能用“阶级”说事的国家,先驱的革命者们一直相信,世界的一切不公平源于“阶级”。我们的终极目标就是要消灭阶级。现在土地为公了,地主没有了,资本家也曾经消灭过一段时间。可是,自从改革开放后,“阶级论”遇到了许多难以自圆其说的东西。如果我们仍然坚持口不离消灭阶级差别的目标,中国改革开放的很多伟大成就,就会自打嘴脸。比如说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先富的趁着改革的春风势不可挡地富了起来,但他们明显忘记带我们实现后富了,而且离我们越来越远。于是先富起来的人脱离了群众,形成了一个阶级。

 

  这样的改革成果,让我们心理很不平衡——曾经由于阶级革命使我们变成了一样的劳苦大众,凭什么他们有更多的钱赚机会。于是我们给有钱的人取了一个好听的绰号——土豪。这绰号很是贴切。中国的富人,不管你的书房、办公室里摆着多少名著、字画,没有几个有儒商的味道;有大额捐款做慈善的,没有不需要电视镜头的。有一点知识的后起之秀,有了钱之后,我们实在分别不出来他们与俗气的土豪有什么区别。“土豪”这样的字眼,表明了我们对有钱人的复杂心理。不过我要慎重声明,这种心理好像没有多少仇富的成分,倒是有轻蔑的味道。可是有的人硬说我们仇富,还说仇富是中国最危险的情绪。

 

  这分明是转移矛盾。其实,除了中国等几个少数国家,有短暂的时期出现了没有富人的怪异社会以外,有人类社会以来都有富人和穷人的区别。我们很能理解,当今的经济游戏规则就是这个样,只要富人不搞官商互惠的勾结,会动脑的和多投资的就是比我们更有钱,我们没有更好的理由仇恨富人。只不过现如今发达的媒体和便捷的交通让我们看到了更多的富人,知道了有一个东阳的土豪,开9辆劳斯莱斯,挑着20几箩现金搞订婚。这与那个只能看到邻居大宅门的时代,更多了一些妒嫉和不平衡心理,但绝对没有升级到仇恨的地步。

 

  穷人最厌恶的自然是权和贵,但相比之下,“权”始终是革命的主要对象。当然,我们这种把消灭阶级作为远大理想的革命,曾经不但革了“权”的命,而且“贵”的命也一同革了。但现在看来,以阶级斗争为特点的革命没有成功,“权”和“贵”重新强大起来了。打倒了官僚,却有比官僚还官僚的“公仆”;没有了地主,也不叫资本家,却有胜过几十倍的富豪。

 

  贫富差距的问题,就算没有官商勾结的丑陋,说到最深处,真的不能怪先富起来的人。富人不过是遵守了这些丑陋的游戏规则;“权”没有大威力,“权”就没有和“贵”勾结的资本,富人不过是迎合和利用了这个规则。

 

  现在我们终于知道了,这个权太大就会破坏公平。于是就有了各种改革,但这样的改革我们还是高兴不起来。中央新规,公务接待禁鱼翅燕窝 ,部级才可以住套间。就像网友评论一样,“革命不彻底”。不准吃鱼翅燕窝,还有很多东西不比鱼翅燕窝差,再说,就算比鱼翅燕窝次一点的,我们仍然有意见。盛体宴的美女肚脐上放几片西红柿给人舔食,算低档的,还是算高档次的?为什么部级可以住套间?为什么部级有专车?这样的新规,仍然没有摆脱有区别的“特供”老思想,这也算是在人民内部搞阶级分化。外国的总统工作餐可以用快餐来打发,中国的官怎么就需要特殊了?这难道又是符合中国国情的特色。

 

  他们享用鱼翅燕窝,我们多数人不知道;那些高级酒店的门,我们连看一眼都觉得胆怯,他们在里面干什么,百姓只能道听途说。但很多“特供”我们是清楚的,是明摆着的,可是我们几乎把它们看成了合理的、应该的现象了。比如说,近年最热的养老双轨的问题,干部疗养院巨大的花费,专车的问题,等等。据说部级以下的专车要取消了。先不说能不能取消,但这个交通补助一定也是分级别的,因为它叫补助,而不是实报实销——应该是有出差就报销交通费,没差出就没有交通费,谁知搞一个补助,还不是按级别和官位大小搞不同等级的补助。不要搞来搞去,专车照样坐,还多了一个补助。在中国,制度制造的“特供”太多了,这些有区别、有等级的特殊待遇制造的阶级区别,越来越明显。这就是社会不公平的真正原因。

 

  所以说,我们仇的是富,还是权,大家都很清楚。不要拿仇富转移我们关注的不公平。当然,你有权,又有钱,更是我们痛恨的对象。我们知道贫富差距只能缩小,不可能消除,但官民平等是可以实现的,这在很多国家能够轻易看到,可以照样子去做,除非我们的国家真的要制造一个百姓仇恨的阶级。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