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泸州学生死亡”后的群体臆想症
分类:默认分类  权限:公开  发表:2017年04月09日 17时32分  阅读:1064 次  评论:1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一个中学生的死亡事件,在社交媒体上被翻云覆雨后,各种揣测形成的意识流让当局确实难堪。不管怎样,事情真相没有水落石出之前,过度的“臆想”自然会引发“谣言”。对于官方语境中的“谣言”,一直以来却是民间语境中的10万+,这种态度上背道而驰,很多论调用“撕裂”去概括。多数时候,并不准确,只是简单的从话语权的角度进行剖析,却没有触摸到“撕裂”过程中真正的问题所在。


“谣言”能有市场,是因为有相信的土壤,否则就算骗子满身都是嘴,也难以有建树。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校园暴力,群体事件,并不少见。很多数时候还掺杂着不公的代价,所以民众才会耿耿于怀。类似“泸州学生死亡”的事件,发酵的逻辑,并非头一次。只是当发酵的泡沫过于生猛的时候,就不那么简单。


谣言在没有传播开来的时候,就是个“臆想”,除了要给谣言上眼药,也要明白“臆想”为何能有市场,这或许比挖坟更有意义。在“泸州学生死亡”最新报道中,跟帖中的气焰依然算一边倒。官方媒体只是对谣言进行揭穿,但对于事件的进展,案情的真相并没有太多信息增量,并没有彻底浇灭势头,只是单方面在以正视听,这种情况下,依旧还是鸡同鸭讲。


民众情绪多变,昔日的信仰正在日甚一日的失去影响力。媒体就算出来以正视听,也要学会多方角度去解析,否则就算是真相,也会被误解。这大概就是“调查新闻”真正的意义所在,只是调查记者越来越来少,有时间都去干10万+了,讲真,真是个可悲的时代。


能有臆想,自然有臆想的源头,学生中确实有恶霸,但不代表遇到事情,就往学生恶霸头上安放,紧接着恶霸就成了富二代,成了官二代,这种逻辑的形成,着实有点过分。但也说明是有刺激逻辑产生的因子存在。想来也是很狗血,经不起推敲的年代,上社交媒体从来不动脑子,已经成为一种惯性,马甲五毛习惯成既定动作,就连说实话都有点不自信,满口伤人不负责的年代,说谣和传谣就是人流堕胎。


当然,并非说群众的推理就没有根据,没有一点参考作用,真相都是喜闻乐见的一种特别产物,过分渴望就会形成欲望,直到形成臆想,最终发酵成谣言。这种过程的形成,并不只能从自发的角度去看,多数者算乌合之众,个别人从中取利,获得关注。整个就像死循环,只要有风吹草动,就有人出来“说谣”,最后成为一场狂欢。


最让人难以置信的问题,谣言都能五花八门,移花接木,明明是法国街头的恶斗,也能被说成是县道上的警民相对,就算听不明白语言,个头和路标也应有差别。有时候不信任是件很可怕的事情,没事都能挖出坑变成有事,这样的时候,谣言就不是简单的谣言,有可能就成为重伤利器。


很多时候,常识应该教会我们去判断和思考,而不是闹事和渲染,对于真相和不公而言,值得去探求,深挖。但并不代表煽风点火的去搞事,徒然看不到真相,只会让真相更加迷糊。这本来就是一个信息超载的时代,不注意判别就会上错车,开错道,甚至误撞他人。何况多数人都不明白路途险恶,跟着起哄,自然没什么好结果。


一个学生的死亡,臆想过度,就成就大事,荒唐之间,真相在暗地里偷笑。不管怎样,不做对不起他人事情,终归是底线,否则你还指望什么公平。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