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村会计如何在一场宴席中“唱衰主任”?
分类:默认分类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12月19日 08时40分  阅读:801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姬鹏

    报道称,郑州市一村委书记为外孙操办满月酒,场面鼎沸,人来人往,收礼金的阵势都比县委财政编制牛掰,两人人负责收钱记账,村会计负责唱名报金额,这一唱可就厉害了,大厅坐满六十桌,份子钱狂收几十万,最可怕的是,这一唱主任的乌纱帽也被震落地上。

    讲真,这样的尴尬事儿,已经有很多了,只是没脑子的队友太多,总会在风口上等飞,结局自然不是摔死就是蠢死。生活在充满纷乱的社会中,队友很重要,配合不好,结果惨烈。相信,见过村干部的人,都有如此体会。往往他们的眼中,对权力的炫耀胜过迷恋,好似祖上都是山大王的料儿。可惜,脑子不够用,芝麻官都干不好,白瞎了满腔热情和一肾坏水。

    这些年来,城中村干部贪腐、小官巨贪等案件层出不穷。体量虽然不大,但是更隐晦,危害更直接,他们离百姓最近,很容易形成侵害百姓的权利之手。所以,“小官”的疯狂有时候比“大官大贪”更可怕,更需要高度警惕和全民直击。

    我们试想,一个村干部为外孙办喜宴,份子钱都能推高到1000至2000元。如若是村主任办自己的喜宴,份子钱又会是怎样的一种荒唐。似乎,只有更高,才会更能体现与村主任的距离更近,这是多数随礼者的内心独白,然而他们却恰恰忘了,越是看起来有面子,越是将村主任往火坑里推,村会计的唱调越撕心裂肺,长调不断,村主任的乌纱帽就掉的越快。

    虽然他们知道,这是铤而走险的危机,但是,他们更觉得天高皇帝远,索性任性到底又能怎样?因此,才会出现“正义的边界总是会老”的逻辑,也可以说“丑闻的底线总是不断降低”。那么不时出现一些让人尖叫的基层干部丑闻就顺理成章了。

    不过对于村干部的底线,相信百姓多数时候只能默认,好与不好,地头蛇盘在哪里,你今天打他七寸,明天就会遭遇毒手。所以,更多时候只能以八卦的方式进行意会,这或许才是村干部们的逻辑所在。

    越是底层,腐败的越直接,曾经就有村干部扬言“这个村,有一半都是我的娃”,对于这样的事件,吹牛与丑陋之间不过是不明真相罢了。很多村干部的不堪早已是公开的秘密,只是太多百姓为了明哲保身,选择沉默。

    所以,我们能看到被惩处的个例,或许往往都是太嚣张和智商堪忧的结果,那些躲在暗处的苟且,想揪出来,真的需要更多力量去棒打,也需要更多“唱衰主任”的村会计。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