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你容不下的是广场舞大妈的“以善毁善”
分类:默认分类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12月08日 10时26分  阅读:931 次  评论:1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姬鹏

    有关广场舞大妈被”驱赶“的事情,似乎已经成了一种民间共识。毕竟,只要有空地儿,就会有农村重金属的节奏和大妈们随之摇摆的大肥臀。曾几何时,广场舞忽如一夜春风来,成了大妈们安度晚年的标配运动。

    早晨与黄昏里,手舞足蹈。讲真,运动方式很好。可是,就因为大妈们总以为自己是强身健体,就不顾及周边人的感受。“以善毁善”的恶性循环自然就到来了。

    大妈为了强身健体,却肆意的毁坏了周边人的安静。觅一个“你跳得快乐,我睡得安稳”的平衡点,貌似成了城市管理学上的哥德巴赫猜想,以致过去出现了高音炮、放藏獒、扔老鼠等恶性“破解”手段。更有甚者,放射钢珠,驱散大妈。

    不管怎样,搞到如此不可开交,总让人觉得,有些尴尬。很多时候,事情本身没什么问题,只是因为人性中的缺憾,就让原本很好的事情蒙上了灰色的阴影。

    虽然社区大力提倡广场舞,甚至举办比赛进行刺激引导,然而组织的过程太松散,存在一些制度上的缺陷。没有管理部门的介入,活动经营场地没有限制,就出现了“占地”的逻辑。基于规模和人群发展都占了优势,旁人真的是有苦难言。

    广场舞的分歧,只因互相容忍限度无法平衡而成。大妈们需要锻炼身体,年轻人需要安静休息。问题本来很简单,只是因为大妈们过分执意自己的“以善毁善”,总觉得锻炼无罪就得理,让旁人更是难以理解“她们”的做法。

    有一种刻薄的说法是“不是老人变坏了,而是坏人变老了”。很多年轻人将广场舞与历史记忆联系在一起,认为广场舞不仅制造噪音,而且代表着“迂腐落后”。实际上,大家反感的不是广场舞,更多是希望大妈们能在合适的地方进行锻炼,互不干扰。

    另外,基于代沟,也让“大妈”在某种程度上已被舆论妖魔化为“低智商低品味”的代名词。这源自转型社会中文化的内在冲突。有时候想想,我们的母亲也可能是大妈的一份子,再想远一些,我们未来终将成为“大妈们”中的一员。如何恰当的玩转这种社会化的运动,似乎也是值得思考的话题。

    在广场舞之争中,大妈们多多少少有倚老卖老的嫌疑,年轻人或多或少存在轻视旧时代老人的意识。有时候,问题解决的方式不在于谁妥协,谁退让。只要寻得一份中庸让步,似乎一切就总能过去,过不去的只是执拗和偏见。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