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睡走廊的产妇”也好过生不起的低保户
分类:默认分类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10月31日 21时49分  阅读:928 次  评论:1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姬鹏


    一


    生孩子这件小事,也分年代,有时候想生不让生,有时候不想生,却硬鼓励,索性肚子是自己的,却不由自己了。有媒体报道出,医院产科一床难求的尴尬,不知道是对“二孩政策”阶段性胜利的总结,还是对医院产科资源匮乏的不满,反正媒体不长眼,在踏不破“红线”的基础上,只要民众雀跃,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你完全可以想象到,当妇产科的走廊充满了孕妇的床位时,那是一种什么景象。就像感冒高发期,医院走廊挤满挂吊瓶的“低保户”一个样,除了希望自己赶快好起来,别无选择。


    历史往往不是相似,就是相悖。宏大的叙事方式,往往只给集体一个红盖头,至于个体的同志们,只有吃瓜和吃苦的命。从“不让生”到“生不起”经历了一代人的跨越,可是当我们快要适应不生的节奏时,却当头一棒,原来生两个才是“正确”的。即使你觉得“睡走廊的产妇”很没有面子,可是总比那些生不起的低保户要好一些,毕竟他们敢与“生孩成本”对抗,就值得佩戴一朵小红花。


    二


    我记得小的时候,总会问妈妈,为什么我没有兄弟姊妹。妈妈总说“那样国家会罚钱的,妈妈还得做手术的”,那会我比较小,也不知道为什么多生孩子国家会罚钱,并且还要给母亲做手术。不过每每想到爸爸妈妈都是兄弟姊妹五六个,心里就更加疑惑了。


    后来上小学的时候,当我初识一些常用字时,总会在一些人家的墙上看到“计划生育人人有责”,“生男生女都一样”,“计划生育光荣,多生乱生可耻”,类似的一些宣传标语。慢慢的发现跟我一起长大的伙伴里多数跟我一样,都是独生子,偶尔冒出一个家里是两个孩子的,不用打听就知道,人家爸妈要不有钱,要不有关系。


    现在想来,庆幸自己是家里的第一个孩子,才有了来到这个世界的权利。


    三


    我曾经的一个同事,是一个“老丁克”,说起生娃的事情,一点欲望也没有。每每有人挑头说起“生二孩”,摆个脸,苦个眉,隐隐约约,在吞云吐雾中,好似在说:“管我屁事”。不过,绝大多数时候,人们还是在回避这个问题,毕竟别人不做的的事情,你老在人家面前晃悠,也真够烦的。


    不过真要论起来为何不生孩子,这或许是一个哲学课题,并非“政治正确”。按照美国人的说法,人类社会生育自身有其规律,任何自称找到规律,并认为绝对正确的人,肯定是愚蠢的。可惜这么多年过去了。有时候不是让不让生的问题,是你生不生得起。


    可是你又要撒娇了,既然生不起,为何穷人生的多?这里就别再用传统文化搞绑架了,穷人根本不吃那套,最直接的因素或许是买不起套子,不懂得避孕,索性生下了,要怎样?


    但现在的社会强调自我,这种观念冲击更大。而传统文化的多子多福本质上,也是保证老有所养,也是一种在经济不发达的情况下,催发出的自我保护。但现在的经济发展,对人的培养成本和养老成本,达成了使人产生少养几个小孩的观念,这也是国外人口下降的一个现实原因,“传统多子多福”的文化根源,在目前这样的高成本社会下,最终也导致不愿多生的文化氛围。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