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封建王朝的法治
分类:历史  权限:公开  发表:2020年06月06日 16时27分  阅读:221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化的影响
宗法血缘---由家庭为中心辐射和扩散的血缘关系形成农业社会的主要联结纽带。小农经济形态孕育出一个重视血缘关系,强调群体意识的,以宗法制度为基础的传统极权社会。整个国家的关系全部是通过血缘关系来处理人与人的关系,处理社会关系,以家庭、家族、宗族的血缘关系发展出来的宗法文化,成为中国主流文化。
古代社会中凭借血缘关系对族人进行管辖和处置的制度称宗法制度。
“家国同构”把君主同国家等同一体,皇帝就等于全国百姓的父亲,百姓像儿子尽孝道,一切都得服从。各级地方政权的官僚亦被视为百姓的“父母官”。维护、巩固大一统是中国极权制度最重要的统治思想。在制度上、心理上将一切权利归属于最高统治者或政府。百姓的权利只能来自于统治者的恩赐、赋予和让渡,而人身权利、人格权利也必须以对统治者的依附、臣服为基础。这种权利的思维定式,浓厚地存在于百姓的潜意识里。“家国同构”并非一成不变,谁当皇帝就拥护谁,像元、清,讨好异族寻找机会,继续一人有权,全家暴富,转移财富去外国,光宗耀祖,同时把自身文化黑暗的仇恨转移到别国身上。祖宗之法,即将国家公权力全面私有化的系统之法,孕育专制,就是为了培植专制主义,就是侵犯人权的价值观。极权社会、集体主义使古人具有侵犯人权的潜意识。举例:宋子城里的人请高渐离去酒吧,秦国教训高渐离不要触犯大一统,强迫燕人高渐离谱奏秦颂。西汉董仲舒施行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政策,认为用思想统一来巩固政治统一,将儒学作为正统思想,百姓也知道该遵循什么,怎么做了。面对各学派的异见,受儒家宗法文化影响的董仲舒如果无能力打击别人会说:你是不是中国人?如果你是中国人就要自觉维护家天下,如果你不是中国人不要和我说话,OK。
宗法文化高度集权“家长制”、“一言堂”,人治滋生权力腐败、迷信专政、残酷斗争、无情打击;抑制独立人格的发展,培养"奴隶"性格。宗法文化、集体主义以国家的名义压制否定个人,否定个人争取利益和需要的正当性。古人的财富积累主要是靠权力来豪夺,永远停留在丛林法则。例如:由于对民脂民膏敲骨吸髓式的掠夺,王朝官员出巡,许多平民像橄榄球队一路想拦截成为特色。
由于自身文化的限制,古人丧失了自我更新与自我进步的能力,牺牲了社会的自我整理修复能力,一个民族靠自我教育觉醒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
暴政下的依法治国
封建王朝法律的内核是宗法文化。
自秦统一以来,立法权高度集中于中央。法服务于专制主义中央集权的政治制度。
专政的法律框架下,皇权是至高无上的,凌驾于法律之上,成了所有封建国家中一个共同特色。暴政是一切封建王朝的核心。
中国千年政治,全都是人治,“法家”的“法治”仍旧是“人治”,根本就不曾具有过任何真正的法治。封建王朝依然没有实现从官本位向民本位的彻底转变。法是皇权的工具、武器和帮凶,皇帝要依法治国强化暴政,必借法律之名推行专制与暴政。特别是外界有压力时,就是打着依法治国口号,意图绑架、禁锢百姓。以为民作主之名,行无数践踏人权骇人听闻的罪行。由于封建王朝权力不合法,秘密政治真面目见不得人,暴政以恐惧为根本原则,对百姓恐吓,限制人身自由,王权流氓,朝廷鹰犬钳制百姓言论,对百姓思想严密禁锢,对基本人权的残酷压制。公开威胁和打击平民,强迫爱皇帝,随意构陷罪名,法律成为政治陷害和迫害的工具。董仲舒更加自信地弘扬流氓文化,传播皇帝的声音,讲好封建王朝故事,用宗法儒家正能量引导世人。延续权贵宗法流氓的非法利益和压迫他人、侵犯人权的伟大事业。
中国历史上每一个封建王朝权力的运作,无一不是为了确保专制帝王及其官僚集团的既得利益和巩固其专政统治,封建社会是没有什么公平正义的,权力到了谁手中,谁便可以为非作歹,受害者无法与之抗衡,法都是用来对付无权无势者的。皇帝利用官本位维护自己的专制统治,一边大谈公平正义,努力让奴隶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一边坚持皇帝对司法的绝对领导。享有绝对权力的封建王朝是一种变态政府,古人靠权治、人治来消除罪恶和实现正义是绝对愚蠢的想法。

体制内的组织网络
传统的中国社会,封建官僚群体是一个团体意识强烈的利益群体。以等级特权为核心的官僚体制设置维护了封建王朝官员的特权,为官本位思想提供了体制上的安排和制度保障。封建王朝没有专制与独裁,官本位便无法形成。官员不是民众选举出来而是上级任命的,没有舆论监督,因此,他们不会顾及百姓死活,只会对上负责,形成了脱离民众的官僚利益集团。封建王朝权力集中,官员触犯百姓利益,百姓诉诸司法时,官本位司法只能偏袒封建王朝政府和官员。官员结成以自我为中心的“人脉关系网络”,以谋取个人和小团体的政治、经济利益为目的关系网络。官本位、官官相护在封建王朝相当浓厚。一个命案背后,往往一大串地方官僚落网。封建权贵横行,平民无法撼动,封建王朝官员只有成为名人,权斗,皇帝反腐才有机会倒霉,小官或审判后隐身外地逍遥。官官相护使得官员们各自的权利得到维系和保护,通过此网谋求升迁,进一步加强自己权力。
体制性的组织网络,是自我关系的维系和保护的网络。谋求升迁,谋求保护,使自己的腐败或其他非法行为不被惩罚。
人生存于至亲、宗族、姻亲、同乡、师生、朋友等各种社会关系中。这些关系相互交织,相互联结,构成关系网。官员在自己的关系网中寻找有能力、有合作可能性、符合自己的要求的人合作。依据人情潜规则,欠了人情是要还的,所以第二次合作的基础便形成,反复循环形成官官相护的基础。
封建王朝公职人员和亲朋之间也会依据“情”组成不只局限于个人利益驱动之上的人情网。

个人关系网络
以血亲、姻亲、朋党、密友,一切可以结为纽带的关系为核心的食物链为核心价值、核心利益。
古人的人际关系要靠血缘和泛血缘关系,泛血源指老乡、同学、同事,以及这些关系人的亲朋好友,可能是一起服过役、一起嫖过娼后留下联系方式,为以后走后门作准备。
古人遇事的时候,首先考虑的是找可以利用的关系。封建文化与契约精神相悖,不在乎诚信,只在乎聪明;古人把聪明才智,都用在挖空心思地走后门、搞特权,以一切可以结为纽带的关系,一切可以利用关系。
如果古人身处体制之外,可能受到权力直接侵害的威胁,如果古人身处体制之内,则可能受到诸如升职、罢免等等来之权力间接地影响。
古人遇事往往因远近亲疏,权势大小,财势强弱,处于不平等的状态,无法抵制司法双重标准的意志干预。封建王朝权力运行过程中,肆意侵犯和践踏人权。
宗法儒学就是为了推行“官本位”,导致专制独裁不停循环形成特权官本位,成群结队官官相护, 是权力罪恶的问题,权力罪恶是全部社会罪恶的渊薮。
官官相护是封建王朝权力运作的重要手段,为了维护封建官僚集团整体利益,官员之间相互庇护相互勾结,重罪轻罚、转移罪责、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手法来开脱犯法的僚属和同行。所有封建王朝的百姓都很软弱,百姓都没有力量与封建王朝相抗衡。封建王朝官员联合起来欺负百姓, 就像成群结队的掠食动物,黑帮化采取“集体自卫”的镇压打击报复策略,成为权贵伤人的利器。封建王朝为了专制独裁,实施人身依附,形成官本位,一旦触犯官本位,等于触犯王朝安全。官贵民轻,官僚由社会公共权力中的服务者异化为凌驾于社会的主宰,而其应该倾力服务的对象却被沉重地置于受压迫和受剥削的相反地位。例如:触犯了官本位,为了方便侵犯人权,先被滋事,后“被”精神病,按照封建王朝对付弱势人员常用的习惯就是偏执型精神分裂症(找家属说:想不想舒服点?不想受罪出钱送入疯人院。清末批评中国的西方官员如果身处中国,按照清朝人思维,肯定就以此对付,因洋人身后有强大武装,无奈之下,只好说洋人精神有问题。),正常与不正常两种打击用一个人身上,我欺负了你,但你要向我认罪。王安石变法,引水灌田淹毁许多农田、房舍,百姓去京师告状,地方官截访,骂他们是不是有精神病(宋朝人逻辑思维:如果背叛父母(皇帝),官僚父母官,宗族的利益,背叛祖宗之法就是精神病,因为你不是宋朝人,没资格生存在宋朝。)。以滋事,挟制官府,扰乱统治秩序等量身订作口袋罪名和刑罚处罚他们。上访百姓撒谎说去京城是感谢政府引水灌田,官员马上代替百姓写感谢信去京师投递,自己感谢自己,王安石开心得不得了。宗法流氓杀人不眨眼不见血,吃人不吐骨头。对外不讲是非,不讲对错,讨好或是欺侮民意,谋取赖以生存的资源(例如:清朝杨乃武与小白菜一案,为争权夺利压制湘军势力,平息围观洋人与民众声音,讨好民意而调查)。坚持皇帝对司法的绝对领导,百姓付出极大代价,也导致司法暗无天日。不懂宗法形成的丛林法则,就不适合在封建王朝生存,只适合存活于精神病院或被罪行累累的封建司法消灭。
宗法血缘只关心自己血缘亲族的好处,极度自私,对外冷漠、麻木和残酷,没有底线、厚黑、毫无羞耻。
由于自身文化的黑暗,皇帝的强大更是百姓的灾难!无数古人从小就梦想有朝一日离开宗法流氓、古拉格群岛的控制,社会财富被皇帝霸占不合理分配给王朝官员,百姓只能被流氓欺凌,甚至谋害一生一世,来生不要投生到这片罪恶的宗法之地。
封建王朝的官本位司法就是权力本位与平民权利本位的对立,与公平正义无关,权力无所不能,正义一无所成。
标签(Tags):法治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