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致启蒙者:别把自我情绪当作真理
分类:时政评论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11月10日 11时03分  阅读:1018 次  评论:4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郭贤源

    苏东坡在一千余年前说到,“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回看过去十年、十五年、二十年,我们看到了太多太多的“大江东去”现象,但我们却没看到“浪淘尽”后的“风流人物”,倒是看到很多磨嘴皮子的人,看到今日吼着“启蒙”明日喊着“要启蒙”的一批启蒙大咖,也看到这些启蒙大咖秀自己的“萌”。

    启蒙,叫喊了这么多年,我们会发现这些启蒙大咖们的自我陶醉,也会发现这些启蒙大咖一波又一波,可谓“长江后浪推前浪”。回顾过去“告别革命”以来的所谓启蒙(或继续启蒙),我们除了看到“此一时,彼一时”的说教外,我们没有看到强大且有“吾道一以贯之”的观点;回顾新文化运动以后的启蒙思维思潮,我们除了看到各种各样的“反传统”“反儒家”“反封建”外,我们没有看到哪怕些许的认识超越,那些重复百年的语言,已经越来越脱离形势了,已经不再适应社会大变革了。

    情绪开始有泛滥倾向

    观察最近六七年的网络舆情,无论哪派哪门,给我印象最深的不是他们的认识有多深度与广度,却是他们有意无意渲染的情绪和对抗。在情绪渲染下,马列派、自由派、民斗派、毛派等都会不同程度地引导读者去制造对抗氛围,以谩骂“脑残”“走狗”“汉奸”为能事,并因谩骂引发对骂,进而忽略了问题本身的探讨。这种被谩骂情绪牵着走的现象,我认为是非常不健康的,它不但不利于我们认识问题,还容易“兵戎相见”,是典型的“转移视线”。

    情绪激动是有多种因素引起的,有个人性格的原因,有谩骂引起的心理起伏因素,也有阅历经历不足的元素。但是,就整体而论,一个人容易被外在的因素搅动,并引发自我的内心世界掀起波澜,这多少说明了自己的不成熟不稳健,因为自己的情绪不稳,所以自己基于情绪不稳说出的话就值得反思。这毕竟不是小事,也不是你一个人的事,而是会影响到你的同仁或朋友,也就是你把自己的情绪波动作为认识标准,你的认识结论就自然失去了理性、公正与准确。

    就拿自由民主内的一部分人来说,我们可以看到某些所谓的启蒙大咖,他们在3年前的观点是一种说法,3年后的今天又有另外一种说辞,如有的人三年前还是寄望者,三年后却是激进言语者,但是绝大多数民主追求者也认同了他们这一前一后的变化语句。有意思的是,最近两年多来,民主小贩杨恒均备受非议,其原因倒是值得人们去反思。因为他没有及时顺应语境、言辞和形势的变化,因而他用继续用自己五年前的那套说辞表达就遇到了某些民斗批评,当事人的杨觉得委屈,而读者也觉得不明不白,双方各有理由,却不知何故。

    情绪只是一种特殊环境下的认知,它绝非真理,更不能把认识当做真理的化身。我们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情绪,也会把自己情绪时期的认识当做一种观点加以宣传,但是我们却很少有人会去反思、深思。比如,我这个观点是什么语境、环境的结论?我的这个结论是不是正确或准确?假如我们在情绪激动时发出来的观点是准确的,那么这样的观点是否可以推而广之,特别是它能否成为他人普遍的认知,这是值得我们去检验的,也是需要我们去思考的。因为我们在紧急时刻的认知不能作为普遍性的观点时,这就说明了该认识结论是“仅供参考”,而不是真实反映事物本身。然而,由于我们每个人都有盲目跟风的思维与习性,所以我们在看到某种观点时很容易被它牵着走,进而用复制、转发的形式扩散到更多人,从而影响到更多人的情绪。我把这个现象归纳为“情绪性认知现象”,也就是某些人的情绪性结论被n次方扩散,影响到了很多人,形成了一股情绪性认知的现象。

    当然,“情绪性认知”是对是错,我不能一概而论。我只能说,那些观点有时候可能是判断对了,有时也可能风牛马不相及。在此,我们不去讨论对与错,我只想说“情绪性认知现象不是真理,它只是一种认识,是一个维度的结论”,因而我们要防备持这种思维的启蒙观点,千万不要被持该思路的人所误导或诱导,从而误判了形势,以为他们所描述的理想就要来了。而且,假如他们在最近几年里有前后变化,我们就更应该慎重,不要把他们一前一后的观点当做真理,否则就会闹出前后矛盾的现象。

    寄望情怀的思考

    中国人有个特点,人们看问题普遍喜欢盯着“人”,特别是掌握大权的人,比如我发现生活中的人喜欢盯着美国总统,习惯把美国总统幻想一番。这种盯着“人”且喜欢幻想一番的思维,我可以归纳为“圣人政治情结”,也就是持这种认知思维的人,他们习惯把社会变革的希望寄托于某个人身上,赋予他无限遐想,以为有了这样的人,万事万物就容易迎刃而解,真是有“逢山开路,遇河搭桥”的气概。

    政治变化真的有这么容易吗?或者说,真正真的是因为出了一个人而发生彻底改变?答案显然不是这么简单的,因为政治从来就有它自己的发展与运行的轨迹,政治人物也不过是该轨迹的驾驭者,驾驭得好就成功,驾驭不够就平手,驾驭不了就失败。习惯把政治变革赋予某个人,这个认识论是有问题的,它缺乏考虑更多变化的因素,仅仅是把一切希望投给了某个人,并且把自己内心世界的幻觉想当然地套用给他期盼的人身上,有时甚至过份去打扮、包装他期盼的人,无限地塑造一个完美的高大形象。通过塑造高大、完美和超能的形象,然后他们就可以堂而皇之地认为自己期盼的人是横空出世的杰出人物,因而大众可以把自己的希望托付给他。

    把自己的希望托付给某个人,这种思维是中国人比较普遍又典型的。人们习惯了把自己的理想追求交给伟大的政治人物,却不考虑后果,比如“是否可以成功?”“托付的人是否值得信任?”“托付的人是不是会变成现在反对的人那样?”“托付了以后,假如他变了,我们该怎么办?”毫无疑问,中国人那套寄望情结的认识思路是缺乏独立性,缺乏权利意识,缺乏防备专权观念,因而他们的思路就必定存在自身的问题。比如,五年前寄望某某某的人,他们就遇到了困境,即该人退下来以后该如何?历史给出了答案,目前的现实就是那批寄望的启蒙大咖如今走向了另外一个极端,他们变得有些激动、浮躁、急躁、激进了,并且他们的不连贯认识也缺乏自我反省。

    短短过去不到2000天,一个人的认识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这是好事还是不妙?我相信每个人都会得出自己的结论来,认同者有之,反思者也有之,批评者也少不了。不管这前后变化如何,我也清楚地看到一种现象: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他们是缺乏去反省与思考的,他们只是跟着他们喜欢的所谓启蒙者走。所谓的启蒙大咖说是,他们也说是;所谓的启蒙大咖说非,他们也说非。这种严重跟风的现象,是中国人最悲哀的现实,它有可能让中国人重演历史,并且让人不自觉地踏入该循环圈。

    你今天把一切希望托付给你信任的启蒙大咖,就如同你喜欢启蒙大咖把一切希望寄托于某某某一样。当你不自觉地把自己的希望交出来以后,你实际上已经没有了你自己,你就变成了一个“数据”,只不过是让你托付的人增加了一个名额,但是你却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也不知道未来该怎么办。你的世界没有自由,没有权利,没有防范专权,请问你到时候能怎么迎接新生活?

    如果这是启蒙,如果这种论调是所谓的启蒙,那我只能说:这是重复历史,这是中国式思维,这是没有任何突破。

    启什么和蒙什么?

    自2011年以来,我素来对“启蒙”一说不敢苟同,也不认为自己是在做“启蒙”的事。在我看来,我不过是在做“转述者”的角色,就是把自己所接触并认同的观点、思想和学术理论转播一下,由读者、听者去自由裁量裁决如何――接受或不接受都由读者去自由选择。换句话说,思想是自由的,传播思想的人也尊重这一自由原则,不必透过“启蒙”话语去强加读者、听众,不是所谓的“启蒙者是先知,被启蒙者是后觉”。然而,我们看到过去的启蒙,启蒙者没有考虑“启什么”“蒙什么”,不是去扩散大众的思维,而是以灌输式植入自我的观念。

    启蒙者那套高高在上、傲视群雄的态度,我们不仅在欧陆思想启蒙运动可以见到,我们在20世纪的中国新文化运动也可以看到。当年,他们喋喋不休地对着大众呐喊:你们是一群猪,是一群奴隶,但你们若要改变,那就得听我说,就需要我给你们启蒙。然而,历史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无论是欧陆还是20世纪的中国,启蒙都是走向悲剧,启蒙不但没有扫除专制,启蒙反而演化了另外一种专制。

    这种启蒙思维,归根结底,还是不能自由、平等,不能把大众当做与启蒙者自己一样的人,不能在人格上尊重大众,而是思维里存在轻视乃至无视。因为启蒙思维有潜意识的专制,所以标榜、自封启蒙的人,他们往往会逐渐走向自己的对立面,并且越来越脱离大众,直到有一天变得要求他人绝对服从自己。因为启蒙者不能正视自己和大众,所以启蒙者就容易把自我高高在上的潜意识表现出来,而此时的大众还没有摆脱“情感亲近认同”的思维,因而他们往往会反应迟钝,并因这个迟钝付出巨大的代价。

    由启蒙者拔出大众盲从于君的观念走出来,到大众盲从于启蒙者,这是欧陆和中国过去所发生的启蒙现象。但是,中国人在启蒙语境里难以自拔,他们很难像欧洲大陆那样快速走出“启蒙盲从现象”,因而尽管今天进入了21世纪,可中国人的“启蒙盲从现象”仍然相当严重,中国人依旧很难做到“思想是自由的,由大众去自由选择新思想”。透过启蒙去灌输思想、观点、观念,这个路径依赖现象还是主流,而中国人的反思反省又远远不够。

    在这样的启蒙思维氛围下,多少人逐渐摆脱启蒙思维,这就是我们最需要思考的,也是一场真正的思维革命,并由思维革命点燃新思想。只有越来越多的所谓启蒙者不再以启蒙自居,只有越多越好的大众能够意识到“自由选择”,中国人的认知才是真正的飞跃,社会进步也就会自然自发的改变。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