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我实在想不出杨振宁有什么错
分类:社会  权限:公开  发表:2017年02月25日 16时06分  阅读:1241 次  评论:2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看到网络上对杨振宁放弃美国国籍,回到中国的种种议论,甚至不乏难听的道德审判之词,我实在想不通:一个理性的人,做出理性的选择,这很正常的事情,难道杨振宁有错吗?

每个人除了自己的父母无法选择,出生的时代无法自己选择,从开始有了自我意识的那一天起,就都在不断地选择。人的一生,可以说就是在选择之中度过的,就是选择的一生。这种选择当然是选择对自己有利的道路。不同的选择,就会有不同的未来。有时候可以对选择做出预测,而有的时候根本无法对这种选择做出预测。因此,一旦做出选择,就必须对这种选择的后果自己承担责任。经济学上的所谓理性人,没有人能够例外。人都是理性的,同时也是经济人,即能够认识并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的人。在寻求个体利益最大化的同时,这个人又受“无形之手”的影响。“各个人都不断地努力为他自己所能支配的资本找到最有利的用途。因此,杨振宁作为一个理性人。利用现有的规则获得自己的最大利益,这是一个正常人做出的理性选择,就像那些选择移民他国的权贵富豪一样,都在选择对自己有利的生活方式和生活道路,没有任何不妥之处。而能够在国际间做出选择,是人家成功和有能力的标志。我们普通人倒是想做出这种选择,可惜没有这个能力,只有对人家的选择评头论足了。因此,那些用道德说教判断他人行为的说辞没有什么意义,这种道德审判和村妇之间的家长里短没有什么不同,和我这篇短文一样,不过是逞口舌之快罢了。

说实在话,我倒是很佩服杨振宁,他的每一次选择都是最正确最有利的。如果他在上世纪五十年代选择回国,其命运是很难预测的,更不要奢望什么诺贝尔奖。我们看看上世纪五十年代归国的约三千余名科学家命运,就知道他的选择是正确的。这些归国的科学家在反右和文革中被整的有两千九百多名,其中有许多都是著名科学家。邓小平第三次复出后访问英国,看到罗尔斯.罗侯斯公司的涡轮增压发动机,非常惊叹。英国人答应引入中国生产,邓小平向英国科学家致敬,但英国人站起来反而向邓致敬。原来是华裔科学家吴仲华在英国时曾研究出涡轮增压发动机的原理,并写出涡轮机械三元流动方程式,发表了论文,英国人据此制造出供飞机使用的涡轮发动机。因而说吴仲华是他们的老师的老师的老师,按中国人说法就应当是祖师爷了。而吴仲华于五十年代回国后不久就被打成右派分子送去劳改,在邓小平访英的时候他正在湖北五七干校养猪。

萧光琰,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研究员。1950年从美国回到中国,在1968年的“清理阶级队伍运动”中被关押,在连续残酷殴打后自杀身亡。三天后,他的妻子甄素辉和15岁的女儿萧络连一起自杀。

傅作恭,山西荣河安昌村人,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水利工程学博士。1952年应时任水利部部长傅作义(傅作恭的二哥)的劝说回国从事中国的水利建设。傅作恭回国后到甘肃省从事水利工作。1957年受“反右”冲击,傅作恭被打成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反动学术权威、极右分子,开除公职,送到酒泉夹边沟农场“劳动教养”。傅作恭由于身体弱,完不成劳动任务,有时连续几天扣饭。挖排碱沟时由于腿部长期泡于碱水中导致大面积溃烂,最后连饿带累,于1960年冬季死于夹边沟农场。

董坚毅,上海人,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博士。1952年回到上海,在惠民医院任泌尿科主任。1955年支援大西北建设来到兰州,在甘肃省人民医院泌尿科工作。在1957年因给领导提意见被定为右派分子,送到夹边沟农场劳动教养。1960年11月上旬董坚毅在饥饿中去世,时年35岁。其妻顾晓颖(也为留美生)来探视,待寻得其遗体时,发现裹尸用的毯子、羽绒被早已不见,董坚毅周身皮肉已被割食一空,仅剩头颅挂在骨架之上。

沈大文,留美博士,甘肃农大的教授,研究植物分类。1958年被打为右派后送到夹边沟农场,在农场期间,沈大文不偷不抢,饿得不行就到草滩上捋草籽吃,因他有着丰富的植物学知识,吃过很多草籽都没有中毒。1960年春,沈大文因饥饿失去行走能力,但他不愿麻烦别人替他打饭,每天自己用绳子绑着两只布鞋跪着去伙房。据其室友俞兆远回忆,有天夜里约11点钟时,沈大文说想吃个糜子面饼饼。他凭借关系弄来了两个,但是翌日清晨起床的时候,沈大文静静地躺着不动,伸手一摸,身体已经冰凉……

姚桐斌,研制火箭材料的专家,在1968年“清理阶级队伍”运动中被几个人用铁棍活活打死。

以上列举的仅仅是名气大的大家,还有各省市自治区和基层被迫害死的更多,只是名气不大没有统计到著名人物名单里来罢了。

从这些科学家的遭遇我们就可以知道,杨振宁没有选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归国有错吗?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