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道西风孤烟斜的博客
日志浏览
从闭关锁国走向军事帝国的日本明治时代32
分类:历史的天空  权限:公开  发表:2019年10月24日 14时45分  阅读:181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满韩互换,俄罗斯无法接受的外交谈判条件

 

20世纪初期的俄罗斯上层在远东扩张问题上存在着观点不同的两派势力。一派是以财政大臣谢尔盖.维特伯爵为代表的现实派,而另一派则是御前大臣别佐伯拉佐夫为首的“别佐伯拉佐夫集团”。

 

1849617日谢尔盖·维特于生于第比利斯(今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祖先是来自波罗的海德意志人(对20世纪前居住在波罗的海东南岸立陶宛和拉脱维亚一带的德意志人的统称),1871年进入俄罗斯帝国政府部门服务。1883年他写了一本关于由政府控制铁路的运费以维护工业和商业资产阶级利益的《铁路运费原则》的书。沙皇亚历山大三世看后非常欣赏,便决心提升他的官职,从1886年到1888年维特出任西南铁路分局局长。1888年,他被任命为俄国铁路厅厅长和运费委员会主席,次年成为财政部铁路司司长。18922月任交通大臣,同年8月改任财政大臣直到19038月被撤换。

 

对于俄罗斯的经济发展以及在远东地区的扩张,维特伯爵有着如下的措施和看法:

1)  大量引进外国资本并巩固国家的财政金融。

2)  实行保护关税,酒类专卖,改革币制(采用金本位)以及改组和兴建银行等措施。

3)  加速包括修筑西伯利亚大铁路在内的铁路建设,以强化俄罗斯远东地区的运输投射能力。

4)  南满地区的中国人口太多,俄罗斯无法消化,所以只应该占领人烟稀少的北满。

5)  俄罗斯在远东地区应该通过某些领土的让步,与日本达成协议。进而利用财政-经济的扩张来实现俄国在该地区的利益。

 

但是以御前大臣别佐伯拉佐夫为首的对日强硬派(维特伯爵称之为“别佐伯拉佐夫集团”),其中包括俄罗斯内政大臣和远东总督等人对于俄罗斯在远东地区的扩张则有不同的想法:

1)  日本是蕞尔小邦,不堪一击,“扔顶帽子就可以把它压倒”。

2)  “只有毫不含糊地使日本了解,俄罗斯准备以武力捍卫自己在满洲的利益,只能指望(与日本的)谈判获得成功”。

3)  “俄罗斯需要一场小小的胜利战争,以制止国内的革命”。

4)  建设西伯利亚大铁路以及满洲的铁路需要大量的枕木,俄罗斯应该通过相关的林业公司开采鸭绿江两岸丰富的森林资源。

 

抱有强烈扩张野心同时又看不起日本的沙皇尼古拉二世逐渐倾向于别佐伯拉佐夫集团的观点。19038月维特伯爵被解除了财政大臣的职务,转任有名无实的“大臣委员会”主席。

总的来说,维特伯爵希望维持俄罗斯在满洲的既得利益,暂缓新的扩张。而别佐伯拉佐夫集团则希望在不撤出满洲维护到手的地盘情况下继续扩张,目标是鸭绿江两岸。而这无疑会和日本在朝鲜半岛的利益撞车。尽管别佐伯拉佐夫集团鼓吹对日武力威慑,不过1903年的俄国尚未做好与日本爆发战争的实际准备,有必要和日本谈判。

 

对于俄罗斯的举动和政局变化,日本一直保持着密切的关注。明治维新的元老们认为:

1)  虽然日本的国力在增强,但是无法正面抗衡俄国在远东的扩张。

2)  虽然当前日本在远东地区对俄罗斯有着实力上的优势,但是将随着西伯利亚大铁路的建成和向满洲的延伸而逐步削弱。

3)  随着俄国在远东交通线的建立,俄军的后勤运输保障能力将日益增强。随着时间的拖延,俄国取胜的机会将会逐渐增强。

4)  日本必须立即决定对俄罗斯在满洲扩张的态度,无论是讲和还是宣战,都要尽快明确。

 

但是1903年的日本也同样尚未做好对俄开战的准备。所以日本也认为日俄两国间的谈判是必要的。

 

1903421日,维新元老们以及时任日本首相的桂太郎和外务大臣小村寿太郎在山县有朋位于京都的私宅“无邻庵”开会,商讨今后对俄国的态度,史称“无邻庵会议”。元老和大臣们定下了四点对俄方针:

1)  如果俄罗斯不从满洲撤军并把该地区交还清朝,日本将向俄国抗议。

2)  以满洲问题为契机,开始对俄交涉,解决朝鲜问题。

3)  必须让俄罗斯承认日本在朝鲜问题上的优先权,这一点不能退让。

4)  作为交换,日本可以承认俄罗斯在满洲问题上有优先权。

这就是一些史书上所说的日俄之间“满韩交换”论的由来。

 

623日的御前会议上,上述四点方针获得批准的同时还追加了两条作为日俄谈判中可商讨的条件。这追加的两条方针是:俄罗斯承认日本有权帮助朝鲜改革内政并对其提供军事援助;要求俄罗斯承认日本拥有将朝鲜铁路延伸到满洲南部,进而与牛庄(今辽宁营口)和山海关的铁路相连接。

 

1903728日,日俄首轮谈判在圣彼得堡举行。同年812日,俄罗斯在满洲设立了远东都督府,辖地除了辽东半岛外还包括中东铁路沿线各地。106日俄日两国的谈判移师东京。针对日本提出的六条建议,俄国的反建议主要内容是:

1)  俄罗斯承认日本在朝鲜半岛的特殊地位,但日本不得将半岛用于军事目的。

2)  日本不得将势力延伸至满洲海岸以及满洲内陆地区。

3)  在朝鲜半岛北纬39度线以北直到鸭绿江边,设立一个安全区,俄日两国不得派兵进驻。

 

日本显然无法接受俄罗斯的反建议,于是在1022日通过日本驻俄罗斯大使传达了新的建议:日本承认清朝对满洲的主权;日本承认俄国在满洲的特殊权益;不阻碍中东铁路和朝鲜铁路相连;俄罗斯不干涉日本在满洲的贸易自由。但是俄国在1212日的答复是除了同意日本在满洲的贸易权外,没有其他的新内容。日本随后的答复是除了同意沿满洲和朝鲜半岛的边境地带开辟一条各宽50公里长条地区为中立地带外,不接受俄罗斯的其他建议。并且授权日本驻俄国公使表达说如果双方不能就日本的最新条款达成协定,将会产生不可收拾的后果。19041月中旬,日本向俄罗斯提出了最后的方案,废除不得将朝鲜半岛用于战略目的以及废除满韩边境中立区的建议,但是俄罗斯没有同意。

 

那么俄日两国各自的谈判底线究竟是什么呢?从两国政府近半年的谈判中,大约可以看出:俄罗斯希望朝鲜能维持一个虚弱的独立国家地位,不希望日本军事控制朝鲜。除了为自己日后介入朝鲜事务留下空间外,也希望朝鲜成为俄国势力范围下的满洲和日本之间的缓冲地带。而日本除了希望完全控制朝鲜外,希望尽可能地拓展在满洲地区的经贸利益。实在不行,则一定要确保控制朝鲜半岛。

 

俄日两家的想法如此的南辕北辙,达成协议的可能性自然就非常渺茫。两国的战争难以避免。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