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道西风孤烟斜的博客
日志浏览
博弈德意志,哈布斯堡与霍亨索伦的百年交锋3
分类:历史的天空  权限:公开  发表:2019年06月10日 09时00分  阅读:161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勃兰登堡选侯国和普鲁士人早期的历史

 

就在奥斯曼帝国于1415年开始对欧洲发动新攻势的那一年,匈牙利国王西吉斯蒙德带着自己的宠臣-纽伦堡伯爵霍亨索伦家族的弗里德里希赴康斯坦茨(今联邦德国巴登-符腾堡州南端靠近瑞士的一个城市)参加一个宗教会议,为感谢5年前纽伦堡伯爵帮助自己当选为德意志国王,西吉斯蒙德正式承诺弗里德里希可以花钱从他手里购买位于德意志东部边疆的勃兰登堡边区,还可以封他为选侯。1417年,弗里德里希向西吉斯蒙德支付了40万金币成功购买了勃兰登堡边区并成为德意志国王的选侯国之一的勃兰登堡选侯国。

 

霍亨索伦家族起源于德意志士瓦本公国(今德国西南部巴登-符腾堡州全部和巴伐利亚州大部)境内的赫辛根,据说来自于早期统治士瓦本公国的洪弗里德家族。霍亨索伦家族的始祖叫布尔夏德一世,大约在公元11世纪受封为索伦伯爵。索伦一词的德语本意是瞭望塔。1185年第四代索伦伯爵腓特烈三世与纽伦堡伯爵康拉德二世的女儿联姻,因后者没有男性继承人,腓特烈三世在1192年以女婿的身份成为纽伦堡-索伦伯爵腓特烈一世。自从那时起,整个家族的名字正式改为霍亨索伦(意思是高贵的索伦),以区别于先前的索伦。一直到17世纪中期前,霍亨索伦家族一直对历任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保持了忠诚。在霍亨索伦家族强大前,联姻和购买小块的他人领地成为扩充家族领地的主要方式。

 

1417年时以柏林为中心的勃兰登堡选侯国总面积大约4万平方公里,以沙质土壤为主的平原是更为广阔的波德平原的一部分。贫瘠的土地除了出产小麦等粮食作物外,无法为该地区提供附加值更高的经济作物。当时的勃兰登堡区绝对不是德意志的农业区。由于陆地道路建设技术水平的低下,中世纪后期欧洲的内陆交通主要依赖支流众多,通航里程长的大河,比如:莱茵河,多瑙河,易北河,奥德河以及第聂伯河等。通过水路运输的货运量远超陆路运输。深居内陆且没有出海口的勃兰登堡选侯国境内只有两条分别流向北海的易北河以及波罗的海的奥德河,两条河流之间没有水道沟通,货物流通非常不畅。

 

交通不便,土地贫瘠,物产不丰,外敌骚扰,民众穷困加上管辖不力,这些现象所造成的必然后果就是盗匪横行,治安败坏。勃兰登堡地区的领主骑士们仗着山高皇帝远,私自构筑城堡,争夺领地,鱼肉乡民。面对条件不利的现状,勃兰登堡选侯国的首任君主弗里德里希采取了以下的措施来维持王国的持续发展:

1)派遣自己的亲兵卫队携带能发射石弹的“大炮”摧毁了封地内领主骑士们的违章建筑(军事城堡),镇压了不服管制的骑士。为整个勃兰登堡区创建一个相对稳定的社会环境。

2)1473年制定了阿奇里斯家规(Dispositio Achillea),规定了长子继承制,避免了国家因为家族分封而走向分裂甚至消亡。

3)1523年马丁.路德推行宗教改革引发了欧洲基督教分裂为天主教和新教。基督教的分裂在欧洲中部地区引发了宗教冲突或战争。尽管勃兰登堡国王同情新教并有意引入之,但是面对神圣罗马帝国境内复杂的宗教局面,国王在大部分时间采取了中立的政策,并努力充当调解人,多次策划天主教和新教阵营的和解。直到1563年,两派阵营签署了代表宗教和解的《奥格斯堡宗教和约》后,勃兰登堡国王才公开宣布信奉新教。

4)身处内陆,交通不畅的勃兰登堡选侯国通过和其他王国联姻扩大领地或者寻求出海口。在这项政策的引导下,勃兰登堡选侯国实行了数次“涉外婚姻”:

-          1502年和523年两次与丹麦王国联姻,除了希望获得石勒苏益格与荷尔斯泰因(今德国北部的州)的部分地区外,还希望获得波罗的海沿岸的一个出海口。但这个企图失败了。

-          1530年与北方邻居波美拉尼亚公爵联姻,希望通过爵位继承进而拿下该公国沿波罗的海一带的领地(今德国的梅克伦堡-前波美拉尼亚州一带),但也没有成功。

-          1535年与波兰公主联姻并生了两个儿子,同时期待妻兄日后绝嗣,自己的儿子以外甥的身份继承波兰王国。尽管妻兄的确绝嗣(只有两个女儿),但是因为波兰议会强烈反对德意志人入主波兰而终告失败。

-          1594年与濒临波罗的海东南岸的普鲁士公国安娜公主的联姻终于为勃兰登堡选侯国扩大领土并获得梦寐以求的出海口换来了胜利果实。

 

对于16世纪末期的德意志诸侯国来说,当时的普鲁士人虽然是日耳曼德意志人的一支,但是普鲁士公国神圣罗马帝国名义辖区之外,不仅中间隔着西斯拉夫人的波兰王国,而且普鲁士公国的北部是立陶宛人,东部则是东斯拉夫人诸部落。可谓是被异族包围的孤岛。

 

按照人类学家和历史学家的考证,古普鲁士人属于印欧人种里的波罗的海族,在史前时期已经定居在维斯瓦河与涅曼河之间的土地上,信奉多神教。古罗马历史学家塔西佗曾经描述他们“勤劳耕作,生产五谷和其他果实,搜集由海浪冲来的琥珀从事贸易。”古普鲁士人被塔西佗描述成为虽然有不差的军事能力,但从来没有扩张的欲望,是真正热爱和平的人。公元5世纪日耳曼蛮族西迁时代,很多日耳曼部落渡过维斯瓦河向欧洲中西部地区迁徙,但古普鲁士人依然定居在祖先居住的地方,信仰着祖先传下来的多神教。之后斯拉夫人和立陶宛人出现在古普鲁士人周围,并不时地侵扰这个古老的部落。

 

位于波罗的海东南岸今天波兰境内的维斯瓦河以东,拉脱维亚境内的西德维纳河以西,第聂伯河上游以北直到波罗的海的这片区域是一个遍布河流沼泽与湖泊森林的地方。在中世纪时期属于交通异常不便的区域,当欧洲绝大部分地区都已经皈依基督教时,定居这片地区的古普鲁士人和立陶宛人依然信奉着自己传统的多神教。在当时的欧洲基督教徒眼里,古普鲁士人和立陶宛人属于人人有权征服之的“异教徒”。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该地区南方的波兰王国一直是该地区的主要觊觎者,但是面对军事能力很强的普鲁士人和立陶宛人,波兰人不但没能向北扩张自己的领土范围,反而还丢失了一些原有的领地。从公元10世纪到12世纪末期,波兰人与普鲁士人和立陶宛人一直处于对峙和拉锯状态。

 

1096年第一次十字军东征后,基督徒在地中海东部沿岸建立了四个小国家。为了巩固新占据的地盘并应对穆斯林的反击,教皇决定成立职业军人性质的骑士团,负责前线地区的医疗救助和军事防御工作。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基督教三大著名的骑士团:医院骑士团,圣殿骑士团和条顿骑士团先后于1099年,1118年和1198年成立。而其中的条顿骑士团在征服古普鲁士人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1145年,就在第二次十字军东征前,教皇尤金尼厄斯三世号召法兰西和德意志的骑士们遏止中东异教力量的死灰复燃并阻止穆斯林对地中海东岸的十字军领地构成威胁。但是选侯萨克森王国的骑士们认为离自己家乡不远的斯拉夫异教徒比中东的穆斯林更具威胁性。1147413日,尤金尼厄斯三世发布教谕授权组织一支北方的十字军去征服欧洲东部的异教徒。1198年教皇英诺森三世发布了类似的教谕。

 

对于异教徒-古普鲁士人的征服始于1220年后。1222年一批德意志和波兰的骑士响应教皇洪诺留的号召,发动了对普鲁士人的讨伐战但遭到了失败。1225年波兰王国的马佐维亚公爵康拉德和条顿骑士团建立了联系,协商联合进攻强悍的普鲁士人。条顿骑士团大团长赫尔曼·冯·萨尔扎在接受了康拉德的提议后先到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腓特烈二世那里讨到了一份诏书,该诏书的主要内容是:条顿骑士团有权占有康拉德赠予的土地和他们征服普鲁士人后获得的土地;对骑士团领地的进攻将遭到神圣罗马帝国的严厉惩罚。康拉德公爵的本意是利用条顿骑士团的战斗力在打败普鲁士人后,单独占有那片地区,从来没有想过要和条顿骑士团分享。所以康拉德公爵派遣自己的部队试图独立打败普鲁士人但遭遇了失败。条顿骑士团为了确保自己卖命占领的普鲁士人土地为己所有,又去罗马教廷那里进行公关。1230年,教皇格里高利九世发布教谕:授权条顿骑士团去征服“异教徒”普鲁士人;承认骑士团修道会的募兵权;承认骑士团对未来所占领的普鲁士人领地拥有的权威(也就是所有权);要求将异教徒普鲁士人基督教化。面对教皇的神圣教谕,波兰的马佐维亚公爵康拉德也只能在同一年和条顿骑士团签署了一份条约。主要内容是:如果条顿骑士团征服了普鲁士人,康拉德公爵将把骑士团所征服的普鲁士人地区永久赠予骑士团。

 

1230年到1285年的半个多世纪里,条顿骑士团在欧洲其他国家骑士的不断支援下,经过征战和杀戮,终于征服了整个普鲁士人地区。这次征服最终导致了普鲁士人的基督教化和德意志化。为数百年后勃兰登堡选侯国合并该地区打下了基础。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