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关心个体命运才能更快更好地解决雾霾问题
分类:时评  权限:公开  发表:2017年01月27日 02时31分  阅读:854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苏小和先生说:“读书人应该从思考中国向何处去,人类向何处去的宏大叙事中走出来,思考个体的人向何处去。这个范式的转换如果不能建立起来,说多少话,写多少文章,都是自己欺骗自己,毫无意义。”

    这句话说得非常到位!个体的自由与解放才是这个世界唯一的目的和终极意义,别的一切价值都在这个价值排序之下!

    我研究城市化,就只专心致志研究一个“小问题”,其实也是终极问题:人往何处去?人为什么会背井离乡往那里去?除了这个问题之外,政府规划,货币政策,官员去留(比如最近黄奇帆离任重庆,被炒作成重庆房价要暴涨),等等,都只是等而下之的问题,排序远远排在人的流动这一生死攸关的问题后面!结果呢,可谓百发百中。

    每到冬天,雾霾问题就成为神州大地的一块心病。人们的关注点也只是在如何减少雾霾,却很少有人思考,那些制造雾霾的人,将来的出路在哪里?不思考制造雾霾的人的出路,雾霾解决起来就很难。

    比如有人说,APEC蓝和阅兵蓝都说明雾霾是可治理的,问题在于监管不力。但是我要说的是,短期的牺牲是可以的,长期要人们做出永久的牺牲,他活路都没有,监管有用吗?你不可能让中国环保部比所有企业都大,一个企业天天派一个专门的监管人员。即使派下去,也会是两个结果:要么被收买,要么被谋杀。

    再如,北方农民转移到城市的速度越慢,停留在农业生产生活方式的时间就越长,冬季劣质燃煤取暖的方式也很难改变——这也是北方冬季雾霾大于南方的重要原因。

    其实,制造雾霾的人们,比北京等地“共享雾霾”人们受到雾霾的毒害更深重,只是北京是首都,首都的人命更贵;北京是大城市,大城市的人命更值钱;北京是中国的中心,中心的人们一举一动呼吸之间都受到更多的关注。安阳,邯郸,临汾,邢台,保定,潍坊等等这些污染比北京严重得多的中小城市,即使是天天污染爆表,也未必能激起网络上、媒体上的一丝波浪。在无人关注的地方,人们像野草一样自生自灭。

    他们甘于这样的命运吗?显然不是。但是在“生存还是污染”这个没有第三种选择的选择之间,任何人都会选择“生存”。

    这样一来,问题看似无解。但事实上,我们还有第三条道路:超级大城市化。像北京这样的超级大都市海纳百川吸引外来人口,尤其是吸引北方地区的人口,加快整个大北方地区人口向服务业转型!多赢、光明的第三条道路就开启了!这才是人间正道!目前人间正道的拦路虎是观念和政策!我们的观念和政策正在走着相反的道路!此种观念认为大城市是雾霾的罪魁祸首,事实上,在中国四大超级大都市里,深圳,上海,广州的空气质量在全国都是排在较前的,北方地区虽然污染整体较重,但北京也远远不是污染最重的。梁建章先生《控制大城市人口对缓解雾霾适得其反》(2016-12-31 人文经济学会)一文,用详实的数据作出的结论和我此前的预判一模一样:反对大城市化的潮流阻碍了社会向服务业转型,大量人口被迫停留在重工业重污染行业。北京像一口大锅,四周都是污染源。赶人岂能独善其身?但我不赞成梁先生通过开发郊区发展超级大都市的观点。未来的城市高度无极限,积聚无极限。今天笑话我的人们,明天要反过来佩服我的远见!学而时(时代)习(沿袭)之,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虽千万人吾往矣,自得其乐乎!!!

    真实认真地考虑了人的出路问题以后,我们就应该思考敞开大城市胸怀迎接一切外来人口。在治霾问题上也不该再胡子眉毛一把抓,凡是有污染的都一堵了之,甚至对路边烧烤也严防死守穷追猛打。我们知道造成雾霾的主要原因是工业污染和汽车尾气,那么对污染较轻的生活污染就不妨放它一码,这样,不是有更多的人,可以从工业污染中转移到污染相对较轻的餐饮等服务业中来吗?两害相权取其轻。那样的话,不仅我们的污染和雾霾有可能减少,而且,我们的生活也会变得更丰富多彩!路边摊从来都是城市的一道风景线。我上世纪80年代末在北京上大学的时候,远远就能看见某个路边冒起青烟,孜然的香味很远就弥漫过来,没错,这就是烤羊肉串的路边摊。至于像这样的路边摊,在超级大城市,可能给夫妻店的业主带来几十上百万的收入,则是那些观念停留在工农业时代的人们,削尖脑袋都无法想像的事实。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