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猪样人生的两种选择
分类:原创作品  权限:公开  发表:2017年02月08日 01时13分  阅读:877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我住在一个大杂院里,里面有许多不明身份的房客。由于大都住的是楼房,每年春节,房客们都是在集体通道放炮、烧香,弄得院子里乌烟瘴气。考虑到自己和大家的出行方便,每年初二都是我自己从院内一直打扫到通往马路的通道尽头。偶尔遇见有装载工具的环卫工人,我就会花几十块钱请他们把垃圾收去。

后来我自己过年不再放炮了,并且为了让大家也都觉悟起来,认识到放炮、烧香的危害,去年我在院子里贴了一份倡仪书,希望大家不放或少放炮、烧香。如果一定要放炮、烧香,也请在24小时内,自觉将炮纸、香灰打扫出去。令人奇怪的是,倡仪书贴出不到24小时就被人刻意撕掉了。

年三十和初一,他们照样放炮、烧香,院子里和通道上依然乌烟瘴气,堆满垃圾。无奈,初二我又开始打扫院子,清理通道。院子里的人来来往往,视而不见者居多。倒是有一个退休模样的老人与我一同清理通道里的垃圾。

今年的春节,政府发了通告,严禁在城区燃放烟花爆竹。我以为这下好了,没有人放炮、烧香,这院子里一定会清静许多,初二我也不必再打扫院子了。

谁知,院子里的房客们根本就没把政府的通告当作一回事,从年三十到初一,院子里放炮、烧香者依然如故。直到初三,香灰、炮纸满院子都是,也没人打扫、没人过问。本来我还想去打扫的,但我家领导制止了我,说不要纵恿他们的恶习,因为政府已经通知不让燃放鞭炮,谁家违禁烧香、放炮,应由谁家自己打扫。可我担心这样下去,没人打扫,院子里和通道上一直都会很脏的。

初四的早上,我听到院子里有打扫卫生的声音,后来起床一看,只是有人把其中的一堆香灰弄走了。我心里稍有安慰,毕竟还有人良知未泯,知道把自己拉的屎擦干净。我准备再等一下,如果到初五的早上依然没有人打扫卫生,我再去打扫。我不相信他们来来往往从院子和过道里通过不嫌脏。

就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看到院子里有一个人在打扫炮纸和香灰,我专门走过去向他表示谢意。从言谈中,我感觉到他就是在这院子里放炮、烧香者之一。他就住在楼上,感到确实不好意思了,才下来打扫一下院子。

我感觉到我家领导的英明:让制造垃圾者自己感到脏,受不了,他们才会自己出来打扫。如果我今年仍然在年初二把院子和通道打扫的干干净净,那么他们明年还会肆无忌禅地放炮、烧香。如此下去,他们就会以为这年初二打扫院子和通道卫生的事我是应该干的,他们坐享其成是理所当然的。

由此我想到,当许多人对自己的公民权利和民主与法制毫不关心的情况下,你越是要去启蒙,或是要帮助他们去争取权力,他们也许不但不领情,说不定还会产生反感。你说他是猪,他反而会说:“猪有什么不好?有吃、有喝、有猪圈住着,猪养肥了被宰杀也是正常的,人不也是要死的吗?早死、晚死不都一样?”其实这也是一些人真实的人生的态度。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别人没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有句名言说得很好:面对一头猪,你没有必要跟他谈思想,因为它只关心饲料。所以,对于那些把猪的生活方式作为人生态度的人,你千万别再去帮助他,只能让他们在猪样人生中去感悟。他们要么在沉默中像猪一样被宰杀,要么在他们猪样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体会到自己的权利被侵害的痛苦之后,真正感悟到了人生应当了解世界、维护自己与他人平等权利之真谛,在沉默中暴发,变成一个有思想的人类。


做一头猪还是做一个人,每个生命都有他(它)的选择,我们还是尊重他(它)们自己的选择吧。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