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半条被子与一条裤子的故事
分类:原创作品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10月30日 23时13分  阅读:1053 次  评论:2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司马当

  1934年11月,三名与队伍失散的女红军战士在一个傍晚,来到位于湖南省汝城县沙洲村。她们叫开了一间破茅草屋,主人是一对年轻的夫妇,女主人叫徐解秀,他们刚刚结婚,家里一贫如洗。女红军们拿出自己仅有的一条被子和徐解秀四人合盖。

  第二天告别时,女红军用剪刀把自己的被子剪成两半,她们拉着徐解秀的手哽咽着说:“大姐,这半条被子你就收下吧,等革命胜利了,我们还会回来看您的”。徐解秀颤抖着双手接过这半条被子,泪水涮地流了下来。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经济日报》记者罗开富来到沙洲村,八十多岁的徐解秀以为是红军回来了,问:“你们胜利了?那三个女红军啥时候能回来?”

  当然,那三个女红军再也没能回来。倒是邓颍超从报上看到这个故事之后,特意买了一床新棉被,委托记者送给徐解秀。只是当记者带着被子重返沙洲村时,徐解秀却在三天前去世了,她闭眼前曾经说过:“一定要跟共产党走,因为共产党是只有一条被子也要分一半给你的好人。”

  读了这个故事,我想起一个朋友向我讲述了另外一个故事。

  也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一个离休的老军长想回老家看一看。他从当年参加红军闹革命至今,还没回过一次家。

  老军长的家在广西百色地区的大山里。地方军分区派车把他送到大山脚下,无法再往山里开,他就让驾驶员回去,独自一人向大山深处走去。

  几个小时的山路走过,老军长又渴又饿,好不容易在山里遇到一间破旧的茅草屋。他叫开门,一个中年男子让他走进去,屋里光线很暗,几乎看不清人。那中年男子用吊在屋顶的一个水壶烧了一碗开水给老军长喝,还拿出了风干的野果子给老军长吃。

  说话间,老军长似乎听到屋里的床上还有女人在小声说话。想想已是中午,就问她们为什么还不起床?那男人十分难为情地告诉老军长,床上用被子盖着的是自己的老婆和十六岁的女儿,因为没有裤子穿,家里来了客人,只能盖着被子躲在床上。

  老军长心里一沉。临走时,老军长不仅给了那男人十块钱,还把自己带着准备换洗的一条裤子给了那男人。那男人千恩万谢地收下钱和裤子,立马叫自己的老婆和女儿赤身裸体地下床给老军长下跪磕头。

  几经周折,老军长终于回到村里。几十年过去了,村子几乎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大家还是那么穷,房子还是那么差。唯有不同的是,大家都已不再认识他。他打听了几个儿时的小伙伴,并说出自己的乳名儿,才有人认出他来。只是大家对他很冷淡,他自己也觉得没趣儿。自己参加革命几十年,革来革去,除了自己变得有权有钱之外,又给天下的穷人哪怕是给自己同村的穷人谋取什么利益了吗?

  老军长怀着负疚的心情,给全村人每人发了五块钱,感动得全村人都要请他吃饭。饭他是吃了,但真的承受不了那饭菜质量的差和脏。原本打算在村里住上几天的他,不得不第二天就向乡亲们告别了。

  听说他要走,全村的男女老少都出来给他送行。送了几里路之后,在他的反复劝说下,老人和孩子们先回去了。又送了几里路,女人们也被他劝了回去。剩下男人们一直把他送到几十里外的山脚下。

  回到他安居的大都市,老军长再也无法安心疗养了。他一直不停地向战友们叙说着这次回乡的感受,不停地向老首长们追问,我们革命的目的是什么?我们的初心在哪儿?我们的老百姓相信共产党相信了几十年,我们如果还有一点儿良心,都不能再让他们失望了!

 
  参阅文献:《湖南老人与半床被子》,载《文摘周刊》2016年10月24日第8版。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