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一个白百何,就让你们高潮了?
分类:时评  权限:公开  发表:2017年04月14日 10时40分  阅读:2192 次  评论:5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昨天,公号没更新,一个朋友半夜给我打电话,说:“我还以为你要写白百何呢!”

我说:“为什么要写白百何?”

朋友惊讶道:“白百何出轨了,现在全舆论都在关注这个事情,老百姓都嗨了啊!”

挂了电话,朋友的话让我陷入沉思,他说老百姓全都嗨了,这肯定不对,毕竟中国有九亿是农民。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我犹豫再三,深更半夜地给二姨家的表哥打了个电话。表哥住在老家农村,白天要打理自己家的那几亩地,其余时间还得去镇上的木浆厂打零工,所以被我深夜吵醒,很不高兴,问我有啥事。

我问他:“白百何出轨了,你知道不?”

表哥愣了一下,“哪个村的?”

这么一问,我就放心了。

朋友不是说老百姓都嗨了吗,嗨了的到底是老百姓,还是那些掌握媒体资源与喉舌渠道的人?每当出现这种明星出轨的新闻时,都是他们的狂欢日,像是老板给发奖金了一样。打开网络,不管是网站、微博、公众号、朋友圈,到处都在谈白百何出轨。仿佛在这一天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死去了,只有白百何跟她的小鲜肉活着。

我一直不太理解,因为我一直觉得,如此巨大的公共资源和媒体资源,来讨论一位妇女的出轨问题,是一种极大的浪费。人无完人,每个人都会出轨,小县城里以及农村这种事更多,我老家村头的张寡妇跟栓子他爹有一腿,全村没有不知道的,敢问媒体报不报?另外,白百何出轨了,她老公陈羽凡还没急呢,这边厢却有许多人急的上蹿下跳,急不可耐了,搬好小板凳等着看戏,这是一种什么心态?人家撕的鸡飞狗跳了,你就能过的好了?

这些人,无非就是想看别人笑话,猎奇之心,无可厚非,但媒体也这个德性,就让人费解了。就拿前段时间发生的一些事来说,被强拆老农民锄死副乡长你不报道,山东聊城刺死辱母案你三缄其口,泸州太伏坠楼事件你怂逼的像哑巴一样,轮到白百何出轨,他妈的威风了,没有压力了,宣传部也不给下封口令了,妈的搞起来!于是白百何火了。

要我说,白百何就出错轨了,她别去搞小鲜肉啊,去搞一高官,看哪个不长眼的敢报道?丫单位给你抄喽!

纵观国内的新闻事件,大多都是烂尾,许许多多惊动一时的案件,很快就被其他更为劲爆的事件所淹没,马上被人遗忘。于是,那些被处理的官员悄然复出,依旧身居要职;那些被曝光的事件逐渐沉没,慢慢无人问津。再时不时的来一炮白百何这样的“大新闻”,群众的目光立刻就被吸引了过去。

但有些人,却躲在视线看不到的阴暗角落里,暗自庆幸着。一波又一波的大事件,在不断的掩盖冲刷着他们卑劣的行径。

我在等着强拆事件中那位锄死副乡长的老农民明经国的最后处理,我在等着聊城刺死辱母者一案中于欢的审判结果,我在等着泸州太伏坠楼事件中警方公布当时的监控视频……没想到,我最后却等来了白百何出轨。

这太他妈违和了。

只需要一个白百何,集体就高潮了,这真是应了赫胥黎的那句话,“作秀时代的公共传播,人类终将娱乐至死”。

看到了吗诸位,没有人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去指责白百何的不道德,大家只在意自己的猎奇和兴奋,就像旧社会时候有人在大街上喊“犯人砍头啦”,所有人都会冲出去观看一样。当然还有些中二傻逼“又不相信爱情了”,这帮人可以忽略,他们生来脑子里面就灌了尿,这种病只有鸡汤可以治。

所以这个时代,多得是熬制鸡汤的大师,却少了些直面淋漓的勇士,有一丁点微弱的呐喊声,转瞬间就湮没在了滚滚的花边新闻里,白百何只是其中一站。黑夜给了我们黑色的眼睛,我们却用它盯着明星。而另外一些事情,则永远地埋葬在了时代里。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