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别让我们保护不了母亲,也保护不了儿子
分类:时评  权限:公开  发表:2017年04月04日 20时16分  阅读:1269 次  评论:1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山东聊城,一个儿子看到母亲被黑社会无底线的羞辱凌虐,愤而拔刀。

泸州泸县,一个母亲赶到学校看到的却是儿子的尸体,满是伤痕。

列夫·托尔斯泰说过: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的确,他们各有各的不幸,一个保护不了母亲,一个保护不了儿子。但最后遭遇的结果却又惊人的相似:愤而拔刀的儿子被判处无期徒刑,想要孩子死亡真相的母亲一再噤声。
到底是为什么,让淳朴的老百姓一再上演这种人伦惨剧?你别问我,我也不知道。

我只知道,换做是我在这任何的一个场合下,都会撕心裂肺,痛不欲生。

有些事情,我们在生活中是无法避免的,比如借钱,比如遭遇黑社会讨债,比如送孩子上学,比如孩子在学校里遭遇霸凌,我们默认它的存在,因为它本身就是生活的一部分。但有些事情,却是我们可以避免的:比如报了警,也不能摆脱黑社会分子的囚禁和凌辱;比如刺杀侮辱母亲的人,也不能被当做正当防卫;比如孩子遭遇校园暴力,却被霸凌至死;比如孩子死了,官方除了维稳外,就是一再的沉默。
这突如其来的悲剧,总是打的我们猝不及防。

在泸州太伏中学死去的那个孩子,才刚上初二,我在网上看过他死后的尸体照片,以及母亲撕心裂肺的哭喊,相信任谁看到这些照片,都会热血翻涌,须发皆张。一个十四岁的孩子,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死了,四肢骨折,身上还布满了伤痕。校方说是坠楼,愤怒的群众们聚集在学校门口讨要说法,却被警方武力驱散。

别告诉我,这很正常。
因为事情的高度不透明性,导致目前网上流传着各种小道消息,比如“死者赵某并非坠楼,而是被五个校霸活活打死;5个凶手的家庭,准备各自拿20万私了此事;行凶的校霸中,有当地领导之子;事发后校方不让父母见孩子,要立刻拉去火化,直到事情压不住了,才让父母见到了孩子;之前校霸就向死者勒索一千块钱,死者的爷爷报了警,但并无卵用,后来校霸就向死者勒索一万块钱,并扬言不按时交的话就要他的命”……说实话,我宁可希望这些消息是假的,是好事之人编出来的谎言,因为我不相信在社会主义国家会发生这种令人发指的事情!所以,在官方公布调查结果之前,我也秉持着"不造谣不信谣不传谣”的网络原则,奉劝各位不要轻信网络上所流传的只言片语。

毕竟,如果众声喧哗,官方的声音就会轻易淹没。但也正因如此,有人对泸州的媒体提出了质疑:“出了这么大的事,泸州媒体集体失声,只有寥寥无几的一则警方通告。通告反复说不要造谣不要传谣,那你官方媒体倒是说句话啊!”
连话都不敢说,难道事情的真相就那么恐怖吗?难道我们的媒体和法律不就是为了秉公执法,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吗?

这个十四岁的少年,死在了愚人节的那一天,希望这不是上帝给他开的一个玩笑。在愚人节这一天,也曾经有过其他人坠楼,但没有比这位十四岁的少年更加悲怆的了。一个本应绽放在阳光下的花朵,却将鲜血涂抹在地上。

我认为这绝对不是一宗简简单单的校园暴力事件,否则泸州媒体不会集体失声,否则警方不会武力清场,在这起案件的调查过程中,更能牵扯出相关部门和地方司法机构是否公正处理的问题,更能让我们看清在这件事幕后有没有一只大手在操控着一切。

有些事情,本可以避免,让我们的母亲颐养天年,让我们的儿子快乐成长,但生命就像一条河流,在某个地方突然就出现了漩涡,将我们毫不留情的卷入。如果一定要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希望是天灾,而不是人祸。

最后,我想对那些喜欢校园霸凌的孩子们说几句话:你们也认字了吧,也会看手机吧,也许可能会看到这篇文章吧。那么,请记住,不要以为自己年龄小就不会受到惩罚,天道好轮回,从未饶过谁,你们终将吃下比欺凌别人痛苦一百倍的苦果。你们以为自己得意洋洋的走在校园里就不可一世了,其实你们就是一群聚在一起才敢叫嚣的垃圾。你们这些人渣,从小就是。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