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安顺头安在,雾霾仍疯狂
分类:时评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12月20日 08时29分  阅读:973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明月

    又是一场不期而至,席卷了大半个中国,大规模的雾霾气势汹汹,不请自来。

    今晨还差一刻钟六点,我拂开窗帘一角,外面暗夜里的一幕让我瞠目。小区里的灯宛如星星点点的鬼火,时隐时现,而相距不过六七十米前面楼,居然没有了影踪。

    说实话,这么大的雾很久没见了。打开收音机,天气预报里说的不单单是雾,而是雾霾。虽然雾字在前,也不是它的主导,气象预报宣布本市气象等级提升到红色等级。

    为了验证一下到底雾霾有多重,我索性穿戴停当,出门扔一趟垃圾。

    真是不一样的感觉,黎明时分,我在浓雾里拎着一袋垃圾,靠着记忆走到小区外的垃圾站,吸一口雾霾的感觉,无法形容,只是觉得空气里弥漫的不是雾气,而是一种呛人的烟熏,如果有人喜欢烟熏嗓,这日子抓紧练功,当有所成。

    回来,电台里还在讲PM2.5如何超标,人该做好什么样的预防。

    如此天气真对得起“厚德载雾”了。

    虽然气象知识有限,但印象里,雾当不该有直接危机人身体健康的危害,而且,雾当属一种自然现象,但是,自从捆绑上霾之后,雾的名声也就不大好了。

    霾到底是什么?它从哪里来?该怎么面对?这问题我依稀记得是柴静的《苍穹之下》那个片子开头柴静的表达。其实,我也和柴静们揣着同样的困惑,怎么这差不多近十多年来,雾霾就成为人们气象生活里,须臾不离的存在。

    为此,人们发明了各种防雾霾神器,凡此多多不胜累举。

    当然,这些年来,雾霾严重的时候,我们更适应官方的说辞,那就是这都属于天灾,是天气导致的。说的更高级一点,还有专家登台洗地,言之凿凿,你不信也得信。

    前些天看到了两张地图,一张是八十年代后期的,一张是最近的,这是两张中国植被地貌图。第一张图上的植被覆盖和近期看到的完全不一样。大面积的裸露,土地的沙化,这些大概都可能是霾增多的原因吧。

    天亮之后,去了趟小区活动室,里面的人都在惊诧这天气,怎么雾霾这么多。我指着道对面裸露的建筑工地,不说远的,你们看看这不该有霾吗?风一起,顿时就有了“大风起兮霾飞扬,张开大嘴吸他娘”的豪迈是不是?

    众人爆笑。笑过觉得也对。

    网络上有关雾霾的段子太多了,今天新增的段子是国家气象总局和天文台联袂,郑重宣布一年24节气调整更该为25节气,多了一个雾霾,果然与时俱进了。

    想起当年时任北京市市长的王安顺先生,曾经对雾霾宣战,对上表态,两年之内不能治理雾霾提头来见。

    现如今,王安顺先生另职高就了,数年过去了,北京的霾没有减少,愈发剧烈了,不知道王安顺先生离的时候有没有“壮志未酬誓不休”的遗憾。

    当然,也不用提头来见了,我们习惯了各种吹牛不打腹稿的,不多王安顺先生这一个。

    前不久记得还有发明过专门治理雾霾的“霾炮”,据说一打开就能覆盖近三万平的面积,这日子,大概是需要这等神器大显身手的。

    可以肯定的是,我们和雾霾的战争,绝不是一个要“提头来见”的牛皮那么简单和戏谑,现在看来,老天爷的这个锅是背定了,可是,除了老天爷,真的没有人间的什么事儿吗?当然,对那些习惯于吹牛悦上的货色,是不是也该鄙视一下,这也不过分。

    雾以吸为贵,霾以颗粒是真。

    侥幸的是,我们活着,就这样活着。
标签(Tags):含赵量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