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踢成这样凭什么爱你?
分类:时评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10月18日 00时35分  阅读:987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明月


  很久了,很久了,我已经把中国足球的国字号当成一个笑话,冷笑话,坑笑话,无聊的笑话。

 
  当年在沈阳五里河亲眼目睹国足痛击阿联酋的那一幕依然历历在目,但中国足球早已经在内心渐行渐远。

 
  所以,我很庆幸国足没有选择在十一国庆节那一天,完成这样一个赛事,也算他们很人性化,很懂事的知道,大过节的给祖国人民添堵,实在不好,所以拖到了昨天。

 
  我真的是有一搭无一搭看的电视,赛前的气氛,央视扎了鸡血一样的体育新闻人,西安黄土高坡的热血球迷,那红了四面的颜色。以及对国足现任门将顾超的专访,我没自己听,依稀好像是说赛后,他将给大家演奏一曲钢琴曲之类的。

 
  我不想说顾超的那个失误,别说他,世界顶级的门将也会有漏勺失神的时候,所以,完全可以原谅。

 
  但这个低级失误至少看出来国足的这条后防线何其不搭,协调协防能力以及配合算是低级到极点。

 
  我一直觉得一个国将不国的球队,它的球员甚至都不能在国内合练,这样的球队一定是我们的盘中餐,口中肴,当然,我觉得高洪波和他的弟子大概也是这么人认定的。所以,赛前所有的一切都在告诉我们,这三分基本是探囊取物,手拿把掐。

 
  当然,叙利亚球员用他们的行动告诉了我们,什么叫尊严和凛然。

 
  当最后时光,央视还在期期艾艾谴责抱怨叙利亚人如何地躺的消磨时间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发生在中国足球的一切的一切,都写满了宿命和轮回。

 
  是主教练高洪波无能吗,当然是,毫无疑问的是。三战两负一平,手里只有区区一分,基本垫底,这要不是主教练的事情,你说是谁的责任?

 
  但是,把锅都扣在高洪波的头上果然公平吗?

 
  在我看来,无非是一次赌博,选了一个很臭低能的赌徒,这就是足协之过。

 
  据说蔡振华在看台上依然笑容满面,其实我很理解,难道不成,他要面对西安球迷嚎啕大哭?说到底,无非是他政绩工程里又一次马失前蹄,当然为什么总是马失前蹄,这是要问问的,问题是问谁?问蔡振华还是问足协?问足协还是问体制?

 
  当高洪波把杨旭派上场之后,我突然想起了《甲午风云》里的一句台词,鬼子舰船吉野号报告说:北洋水师排出了一个奇怪的队型。事实上整场比赛你就不知道国足场上的球员们都在干什么?

 
  技战术糊涂,打法混乱,全场几脚射门?有射正的吗?

 
  如果说这就是高洪波的那支赛前神秘兮兮的球队,果然是一支让人瞠目的球队。

 
  早已经习惯输球,习惯丢人,习惯被虐,于是习惯成自然。

 
  任何迷信兮兮的什么福地之说,基本与巫婆神汉的神神叨叨如出一辙,足球不是跳神,足球需要的是实力,一个据说世界排名比叙利亚人高了若干的国足,在自家主场,在数万球迷的呐喊声中,被一群无主场,来自着火纷飞国家的人,凌厉的扯下了行头,十月的秋风苦雨,又一次讲述了中国足球不举的故事。

 
  你想骂还是想哭?

 
  其实一切都不必,原本就是这样。

 
  当高洪波说出:还有七场比赛的时候,我从他散漫及迷惘的眼神里不忍卒读下面的故事。

 
  臣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万死不辞……

 
  秋风夜里,凌乱飞去的泪水,球迷绝望的眼神,愤怒的呼声:

   
  长安城中今无月,夜雨秋风闻悲声;


    可怜绿茵无数梦,皆作荒凉何时醒?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