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村干部制止上访不力被处分,中国特色荒诞剧
分类:时事评论  权限:公开  发表:2017年02月27日 09时25分  阅读:1228 次  评论:5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作者:秀才江湖

楚天金报:来自鄂州市纪委的消息称,梁子湖区有少数党员组织村民非法上访,妨碍省重点项目——鄂咸高速公路项目顺利实施,多名村干部因制止不力被处分。

看完这个新闻,电影《我不是潘金莲》中的情节看来不是假的,电影中,每到北京开两会,访民李雪莲所在的市县官员就紧张异常、生怕她去上访,以免影响政绩,被上级怪罪,丢了乌纱帽。于是地方官员草木皆兵,软硬兼施,派人在她家门口24小时守着,法院院长、县长、市长亲自上门说好话,演出了一幕幕中国特色的荒诞不经的闹剧。太和镇花贺村村民上访,村干部被处分,反映了一个中国特色的荒唐现状:地方官员对上访畏之如虎,打压上访不遗余力,无所不用其极,包括截访、关黑监狱、行政拘留、处分打压上访不利的官员。

“此景只有天朝有,天下能有几回闻!”每年春天一到,北京要开两会,上访的旺季就到了,大批全国各地的访民争先恐后涌向北京喊冤,地方官员就处心积虑、软硬兼施、围追堵截,千方百计不让他们去上访,截访的闹剧与悲剧便周而复始、丑态百出地在中国大地上上演,访民要想从家乡顺利到达北京、上访之后安然无恙地返回,其危机四伏、困难程度,不亚于动物世界中一大群角马穿越一条鳄鱼密布的河流。有的被半路抓回来拘留,有的被哄骗回家软禁,有的被关在北京安元鼎之类的专门的黑监狱,有的被门口24小时“上岗”无法前往北京,甚至有人在被截访中遭遇暴力死于非命。这一切令人发指、不可思议的场景,完全是中国特色,在外国看不到,法治社会靠法律不会有访民,上访是人治社会的产物,必将在中国历史上留下可笑可耻的一笔。

“2016年年底,在鄂咸高速项目实施中,太和镇花贺村少数党员组织村民,于2016年12月22日非法上访,无理要求修改经专家论证的鄂咸高速“路线图”。”所谓“非法上访”、“无理要求”也只是当地政府的一面之词,姑妄听之没必要毫不犹豫深信不疑。众所周知,上访有危险,上访会被打压、拘留,村民不怕危险宁可拘留也要去上访,想必也是被逼急了、忍无可忍了,村民的切身利益受到了损害,不像是无理取闹。各地官府为了阻止访民上访,近年来也是挺拼的。他们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明目张胆公开说“严禁上访”,因为这与中央有关部门的宣传精神相违背,于是他们就在字面上瞎琢磨、下功夫,整出了新的龟腚:禁止缠访、禁止闹访、禁止越级访、禁止重复访、严厉打击各种非法上访。至于神马属于缠访、闹访、越级访、重复访、各种非法上访,最终解释权在地方官府,他们可以根据需要任意拿捏、套用。

“漫漫上访路,何处是归途!”上访充满心酸、危险与血泪交织,真的像电影《我不是潘金莲》中主人公一样钻牛角尖、无理取闹的少之又少。如果不是走投无路、被逼无奈,谁会背井离乡,风尘仆仆,千里迢迢去北京上访!我妻子黄美娟就是一个访民,她就是被逼成访民的,几年前她在江西修水县的祖宅被政府非法强拆,由于官官相护、利益攸关,她在走完所有法律途径之后,面对官府的横行霸道,无可奈何地走上了上访之路,我能证明她的无奈,绝对不是无理取闹,所以我不会轻易相信官方通报中描述访民的“非法上访”“无理要求”。穷鹿抵虎,弱而不可轻者民也,今天官府对他们的委屈无动于衷、一味打压,他们不会永远只是哀求,永远只是委曲求全的小鹿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