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乐平酷吏令人发指,逍遥法外天理难容
分类:时事评论  权限:公开  发表:2017年01月12日 09时20分  阅读:857 次  评论:1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秀才江湖

    乐平5·24杀人案被无罪释放的程立和、黄志强、方春平、程发根接受京华时报采访:邵某、陈某军、黄某生、王某刚、付某伟,是程立和、黄志强、方春平、程发根四人说出的刑讯逼供者名单。程发根回忆,2002年6月4日下午,他被带到了乐平发电厂某审讯室。“你让我们抓得好辛苦,把你杀人的事情交代清楚”。程发根否认杀人,邵某破口大骂,称程发根面相不好,家里盖的房子风水不好,“你就是个短命鬼”。“我没有抢劫,也没有杀人,没有自首机会也无所谓”,程发根拒绝在一份投案自首资料上签字。在邵某的命令下,另外四人开始拿皮鞋抽打程发根,用鞋跟踩他的脚。程发根不停求饶,“别打了,你们抓错人了,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程发根说,他被要求跪在地上,左手从左后下方往上、右手从右上方往下,将两只手在后背铐在一起,“他们说这是飞机铐”。他称,自己还经历了“悬空吊”:被悬空吊在人字梯上,来回荡秋千,审讯人员在他所戴的脚镣上放砖头,站在上面踩。审讯人员还用打火机烧程发根的腋毛,烫他的身体,不时对其殴打。“你要是死了,我们就说你畏罪自杀”,承受不住的程发根想咬舌自尽,但被审讯人员发现,将程发根的袜子及矿泉水瓶塞到他嘴里。

    提起酷吏,很多人都会想起武则天统治时期的周兴、来俊臣的“请君入瓮”,明朝阴森可怕的东厂西厂监狱,日本侵华的种种暴行,看了乐平5·24杀人案冤案受害者的采访,我发现当今中国的酷吏有过之无不及。邵某、陈某军、黄某生、王某刚、付某伟(很可惜现在还不知道这四个杂种的全名,记者何必遮遮掩掩、用“某”代替!),这四个天怒人怨的酷吏,他们的残忍丝毫不比周兴来俊臣、东厂西厂、日本鬼子逊色,他们屈打成招、刑讯逼供的手段丝毫不比古今中外的酷吏花样少。想到他们踏着冤屈者的血泪飞黄腾达、富贵荣华,恨得我牙根痒痒、咬牙切齿、夜不能寐!如此酷吏,竟然逍遥法外,很可能还在升官发财,呜呼哀哉!天理何在!我真希望现在是武侠小说中的时代,有行侠仗义的侠客,手起刀落,手刃此贼。

    “追责到底,没有商谈的余地,让相关人员受到应有的处罚”,这是当事人和律师共同的诉求。可是在当今的时代背景下,这个正义的诉求,实现的机会是多么的渺茫,望眼欲穿也看不到希望。海南陈满冤案、云南钱仁凤冤案、河北聂树斌冤案等等,被平安的冤案很多,受害人都遭到了酷吏的残酷的刑讯逼供,可是酷吏却没有一个人因此受到法律应有的惩罚,全都逍遥法外、继续升官发财,呼格吉勒图的办案衙役冯志明被抓也是因为贪腐,起诉书只字不提他陷害忠良、徇私枉法、刑讯逼供。这到底是为什么?官府的动机,倒不是为了要保护这些酷吏,而是为了保护官家的光辉形象。官府平时都在极力宣扬“人民警察爱人民”,极力营造和平盛世的氛围,一旦要让他们承认很多警察都是酷吏、刑讯逼供在盛行、冤案都是酷吏暴行所致、酷吏的手段令人发指,这和他们的宣传对比起来,是多么不和谐啊!会多么丢人现眼、丧失民心啊!会多么让官府下不来台、颜面扫地啊!不承认、不处理、掩耳盗铃,他们就以为可以永远伟大光荣正确了,政府的形象就永远立于不败之地了。冤案能平安、能获国家赔偿,可是冤案制造者被绳之以法却希望渺茫!

    还有一个原因,当年的酷吏靠刑讯逼供、制造冤案,已经踏入仕途、头顶乌纱。中国的官场往往盘根错节、拉帮结派、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些酷吏眼见冤案平安,随时有可能东窗事发、乌纱不保,肯定会誓死抵抗、狗急跳墙,千方百计加以阻挠。且不说公检法是一家,有一个共同的老大,不会胳膊肘朝外拐,就算真有人想查他们,凭他们的后台、他们后台的后台,想动他们也谈何容易!制造一个冤案,看似是一两个小酷吏干的,可是他们受谁指使、背后的老大是谁,追溯起来,几乎可以一直到中央!老大会罩着他们的!想动我的小弟,休想!

    但是,希望尽管渺茫,我还是相信他们一定会受到应有的惩罚的。我不管神马强大与弱小,我只相信天不佑奸、恶有恶报。酷吏们恶贯满盈、天怒人怨、犯下令人发指的恶行,我相信也咒诅他们一定会下地狱,死无葬身之地。酷吏,在新春佳节即将到来之际,我祝你们一路顺风、半路失踪!笑口常开、笑死活该!你若安好,便是晴天霹雳!

    最后,让我们再看看乐平酷吏的罪行、受害人的回忆,历史已经记录下这些罪恶:经历过折磨之后,程发根心想,自己不能死,要坚持活着见到家人,告诉他们自己是被冤枉的。在这种情况下,程发根根据审讯人员的提示“讲述”杀人经过。程发根清楚得记得,警方问及杀死郝强所使用的工具时,审讯人员指着地上,程发根看到了砖头,便回答说用砖头将人砸死的,结果遭到殴打、被拳打脚踢。程发根又往地上看了一眼,看到还有一根绳子,便说是用绳子勒死的,这次审讯人员没有动手,“这是他们想听到的答案”。就这样,反反复复,直到6月6日上午,程发根完成了第一份审问笔录,并进行了录像。审讯完后,程发根的手腕淌着血水,手指肿胀,无法握笔,审讯人员将其手攥紧,在笔录上签了字,按手印时,又将其手指掰直,程发根称。在被带去指认分尸现场时,程发根不自觉地往登高山的方向走,结果遭到恐吓,“找死啊”。之后,程发根被拖着往另一个方向走。“往下指,不要动”,程发根称,当走到有一堆沙子的地方时,办案人员将他的胳膊抬起,并进行拍照。指认抛尸地点的时候,程发根被直接带到了新平路,告诉他这里就是抛尸地点。

    指认完现场,程发根被送往乐平市看守所。在门口,他看到了来找他的弟弟程发龙,“发龙,他们冤枉我杀死了绿宝超市老板”,但随即被拖走。进入看守所后,程发根被要求在一张空白纸上签字,“以上我看过,属实”。在看守所,程发根发高烧,脸也肿了,嘴里吐血泡。被批捕几天后,案子有了新情况,程发根被提外审,办案人员让其承认抢劫蒋泽才和郝强身上现金5000余元、一部手机、IC卡,并于6月25日晚和28日晚,和黄志强、方春平三人用从郝强处抢来的IC卡在公用电话亭打电话给蒋泽才生前经营的绿宝超市,欲敲诈10万元。程发根称,办案人员为了让他承认这些,还对他拳打脚踢,故意踩他身上的伤口,让他跪着,历时两天两夜。后审讯人员威胁程发根要抓他老婆,程发根心想老婆一旦被抓,家中年幼的孩子无人照顾,便承认了。如今,方春平的手上也残留着曾遭刑讯的痕迹,他曾被悬空吊了一晚,其间晕了几次。“15年过去了,手还经常麻木,提不起重物”,程立和感觉很无力。黄志强已不愿再回忆起当初审讯的经过,只求尽量简述,“不想细想,太痛苦了。”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