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老虎咬死人,规则谁不明白,只要蠢货和懦夫才光讲规则
分类:杂谈  权限:公开  发表:2017年02月05日 23时45分  阅读:1057 次  评论:3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我的一篇 《老虎咬死人,孔子说,小子你给我听好了》发出后,引起了激烈的文后留言评论,赞同与批评的都很多。有位网友义愤填膺地说:

    “作者混淆是非,胡说八道,你到底啥居心立场。规则就是规则,不能拿别人不遵守来为自己不遵守开脱,票价和死没有必然因果关系。你这是典型的网络犯罪,公安机关怎么不把你封了。”
 

    我觉得他很有道理,也开始反省自己错在哪了。但是看到他的最后一句要找大哥,说我这是犯罪,让公安来处理,觉得已不是讲理讨论了,还说啥呢?
 
    留言后台还有很多,系统只能放出100条,我觉得无论是点赞还是差评,都有道理。

    特别是那些义愤填膺地训斥我的、训斥被宁波老虎咬死的、训斥被北京老虎咬伤的、训斥偷税漏税移民跑路的、训斥外地人不守规矩的、训斥美国搞种族歧视的、训斥日本占着钓鱼岛的、训斥离他们远、比他们弱、不会收他们税、封他们口的,他们的义愤填膺总是让我感动
 
    很多人说文章逻辑混乱,前面讲了莫名奇妙的故事,中间罔顾规则,把责任推给动物园,最后又居心险恶地说到体质。这让我想起毛主席的教导,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如果人人体质都像武松,还怕什么老虎



    我前面讲了很长的看枪毙人的故事,就是想反思,从鲁迅时代到现在,从小以看杀人为乐的我们,面对任何不幸,都已麻木、娱乐,反正不是我,我会明哲保身,我比别人聪明,我逆来顺受,我遵守规则,我是良民顺民,别人活该。



    好在有读者看明白了这段: 



    至于后面为什么不讲规则,不数落受害者,而是问责动物园和体质,我可以从三个层次解释。
 
    第一个当然是不讲规则了。可是这个像公理一样明白的问题,还用说吗?说给受害者,无异于鞭尸;说给痛不欲生的家属,只能让她们痛上加痛;说给其他活人听,一个个鸡贼似的,不出意外谁会去喂老虎?
 
    所以规则说了半天,只能说给其他老虎听。不守规则吃了人,就会被打死。不守政治规矩,就会被苍蝇老虎一起打
 
    第二个层次当然是动物园的责任了。一个提供公共服务的机构,每天面对着无数的游客,应该想到各色人等、各种可能。首先围墙外面有漏洞,可以顺着树枝、藤条爬上来,为什么没有巡查清理。事发后的应急处置,也有问题。八达岭那个是鸣汽车喇叭吓老虎,宁波这回是放鞭炮,以为老虎是小兵张嘎里的日本鬼子铁皮桶里放鞭炮,就能吓跑他们?
 
    动物园平时就没有紧急预案,事发后更是手忙脚乱,在几分钟的时间里,没有麻醉枪、高压水龙或其他办法,任由受害者痛苦地踢出十三脚,围观者拍摄直播,最后无能地打死老虎。
 
    有人说,要是碰到智障或要自杀的,动物园再怎么做也没办法。你做了所有你该做的,再出意外,公众自有评判。就像旧金山金门大桥,每年都有人跳海自杀。当局做了护栏护网,确保正常人不借助器具不能坠下。至于有人想方设法要自杀,那也没办法。但是假如护栏护网断了、露了,有人由此而坠落死亡,不管是自杀还是失足,管理方就有责任。
 
    而且机构和人比起,总是强势和主动防范的一方,不管来者有没有买票、是否有保险,机构总得买各种意外保险。万一你的老虎发情、受惊、内讧,攻击驯兽员的例子也有啊。毕竟是你的老虎咬死了人,就像汽车撞死了闯入高速路的人,虽然没过错,但有责任,交强险就是弥补这个责任给予强制赔偿的。所以动物园的赔偿免不了。
 
    第三个层次就是孔子说的“苛政猛于虎”了。此处的政,就限定在公共税收、公共服务、公共福利的政策上。很多人说动物园不是生活必需品,可以不去、不看呀。照这么说,除了吃饭穿衣都不是生活必需品,人就像动物一样,什么学校、剧场、网络、乔木的文章,都不需要。
 
    人除了生存权,还有发展权,要教育、娱乐、旅游,对于孩子们来说,动物园就像幼儿园、博物馆、游乐园一样是必需品;对于节假日休闲的成年人和家庭来说,动物园、电影院、旅游景点,就是公共必需品。
 
    既然是公共必需品,收了那么多的税,门票定的那么贵,让人望而却步,是不“苛政”?网上有人列举很多景点高价票,和国外的比较,一把辛酸泪,就不说了。
 
    有人说,这个野生动物园是商业性运营的,不是公共福利性、门票便宜的普通动物园。

    实际上宁波2004年后,就没有普通动物园,而是迁移合并到现在的野生动物园,由雅戈尔集团商业化经营。但既然是合并,就应该保留一部分原来动物园的性质,门票不能卖的那么贵。何况占据的是大片的公共绿地、公共水域,更应该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又有人说,门票卖的贵了,最终会作为税收返还给纳税人,这大概像全民所有的土地卖贵了,收上来的巨额土地出让金,返还给全民一样的道理。问题是返还了吗?用这个钱盖了多少经济适用房、老百姓买得起的康居房?反正是土地卖的越来越贵,不断爆出天价地王,导致房价越来越高。
 
    不仅住房,医疗也是。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在医院、患者、公共财政三者中,用于医疗投入的公共财政支出,占有相当高的比例。而中国的财政支出大头,用于机关,对公共医疗的投入严重不足,只能转嫁到医院和患者身上,导致医院高收费、乱收费;患者多缴费、高缴费。
 
    普通人除了交所得税,主要是各种隐含的消费税,不知道到底交了多少税。最近网上热传的亿万富翁曹德旺,抱怨中国税费比美国高45%,他只好到美国办厂。娃哈哈老总宗庆后,抱怨企业要交500多种税费。有关部门说没那么多,也就300多种。
 
    其他如教育、养老也是。税收、各种收费取之于全民,又有多少用于全民?中国人民一起创造了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世界上最多的税收、财政,却是不相称的民生和福利水平。
 
    他由于买不起票又打不过老虎,不是体质问题,难道是智力问题?
 
    那些在谁都明白的规则问题上纠缠的,才是智力问题,蠢货最爱证明不言自明的公理,显得自己多么高明。那些不敢说体质问题而言他的,则是懦夫了。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