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改革究竟“梗阻”在哪里
分类:时评  权限:公开  发表:2017年01月09日 14时35分  阅读:888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老泉

  这一篇本来要在上午写,可是朋友的命题作文要紧,上午写“60岁死光”去了。这一篇原名做“小格局与大境界”,可是又有朋友跟我说“叶剑英家族”,于是我想到了现在的题目——“改革‘梗阻’在哪里”。

  什么是“小格局”呢?请你读读“Chun lan”给我上一篇的留言吧:

  “怀念毛时代的人,都是那个年代有优越感的人,比如我姥姥,虽说现在是底层,但那时我姥爷是生产队队长,天天不用干活,只用监督一下别人干活,日子比一般人过得都要强,生了七个孩子也不愁养。那时的姥姥,应该是有优越感的。哪像现在,身边的人一个个富了,我舅舅们一个个都没有读书,都在做苦工。还有,城里的年轻人怀念毛时代,是因为那时他们不上学也能接班,能成为人上人,而且那时工人和干部差别不大。所以,城市里的老工人,老工人的后代,都怀念毛时代,想想看这得有多少人吧?想反那些有一定职位的干部,反倒不明显,因为刚才我说过了,那时干部和工人工资差别不大。他们没有感到如今这样的优越感。所有怀念毛的人,都是从自身的利益出发,都是没有良知的喜欢骑在别人头上寻找优越感的自私鬼。还有文章中说的那些拿着退休金的混蛋,他们在想,不是因为毛的不公平,凭他们那一无是处,没有一技之长的懒样子,是过不上如今这样充满优越感的生活的,(相比许多没有退休金的农民,他们的优越感太足了)。中国人的劣根性,就是,一定要有超越别人物质条件的优越感,才能找到自己的幸福感。平均每人八千,不如给他三千,给别人一千,这种骑在别人头上的优越感,会更让他找到幸福感。”

  还有一位叫“黄海之滨” ,他说从自身利益说话的人,永远不是学者,不管他身上有多少头衔;能跳出自身利益,以客观标准说话,才是学者。

  就在刚动笔前,又有人跟我讨论领导人的品质,我跟他说,作为大领导,个人操守当然很重要,越纯洁越正派越好。但这不是最重要的,大领导要有大境界,他哪怕不和工人农民拉一次家常,哪怕一次矿井也不下,但只要出台一个好政策,改变一个错误的决定,比啥都好。

  好了,读了以上留言和对话,基本对什么是“小格局”什么是“大境界”已经有了清晰的认识。我再列举一些我经历的小事:

  还记得文革后期“社来社去”的“工农兵大学生”吗?文革结束以后人才奇缺,那拨人都用在了各条战线,当教师的最多。由于他们大多数没有真才实学,闹过许多笑话,这个暂且不提。我要说的是,他们和我们真正考取大学的,或者考取师范的不一样,他们参加工作以后主要精力在抓现钱,业余时间做生意,他们不买书也不读书,也不要求孩子读书。我们这些经过层层选拔的,靠知识走上岗位的,一般爱买书爱读书。我们的孩子受我们的影响一般也爱读书。 20年后你看吧,我们的孩子个个走进了大学,他们的孩子考取大学的不多。就是说,我们看起来不追求财富,但我们的生活也不错,他们很追求财富,结果他们的生活反而不如我们。这是为什么呢?这就是我们的境界不同。

  我常说我是一个吃小亏占大便宜的典型,我所谓“好人”、“善人”用了多少钱出了多少力?微不足道,太微不足道了!可知道我因为好名声占了多大的便宜?别的不说,今年卖了不少葡萄酒是真的吧?一方面缓解了我内弟的困难,一方面我也赚了一点点。

  可是我的“微不足道”在有些人那儿就是做不来。

  比如我一个亲戚,在与他兄弟姊妹的处事中,在与邻居的处事中,从来不吃亏。结果呢?结果不吃亏的人是注定要吃亏的,因为臭名远播,没有人愿意帮他。

  善良的人,厚道的人,一生遇到一两个成功人士的帮助就够了;刻薄、尖酸、恶劣的人是不会有机会的,谁见了都会躲远点。我这几十年帮那位亲戚不是一回两回,别说让他还钱,一句人话都不会说,现在再找我借钱连他自己都张不开嘴了。我这又是吃小亏占大便宜的买卖,他不再找我借钱我不是省很多吗?其实他再找我我还会给个千儿八百的,三千两千也说不定(别看我穷,我曾经找别人借钱借给找我借钱的人),只是他自己都没脸了。

  说了“鸡毛蒜皮”再说大的,说国家的。那个“出口退税”什么意思?就是我们的企业没有竞争力,国家说你只管便宜卖,折了我兜着。请问这是对企业好呢还是坑企业?它后面有你撑腰,怎么会技术进步?怎么会找管理要效益?这样的企业早晚得死。还有“国有企业”,你永远让它趴在老百姓身上喝血,它的动力在哪里?比如国家电力,电价都是外国的二倍多可它还是亏损!

  要说我们的领导境界有多低,他们居然只把国企当成自己的,民企和个体都是“野孩子”,死活不管。你连地下挖一根木头(乌木)都说是你的,地面上的,你的老百姓自己搞起来的企业,怎么就不是“你们”的?为啥要让国企那样盘剥它们?!

  知道现在改革的阻力在哪里吗?看了“叶剑英家族”就明白了,他们是加强版的“贾史王薛”四大家族,盘根错节一损俱损一荣俱荣,有管煤炭的有管石油的有买飞机的有贩军火的有管特务的有管军队的,谁敢把他们扯过去?谁有力量把他们扯过去?这些粗粗的野藤你攀我我连你,不放火烧都不行。

  可是他们的格局还是太小,且不说整个民族因为垄断而遭殃,他们自己的后代早晚也要沦为屁民。唯一的区别就是我们这些“原生态”屁民永远不用担心被清算,只是等待清算别人而已。早晚!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