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翻翻历史的旧账
分类:时评  权限:公开  发表:2019年09月24日 21时44分  阅读:402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我们都知道,中国古代经历了多次朝代更替。一直以来,历史教科书总是告诉我们,朝代的更替是因为贪污腐败冗官冗员激化了社会矛盾,农民活不下去才xx而起的。可教材并没有告诉我们贪污腐败冗官冗员到底是如何激化社会矛盾的,那我们今天试着梳理下。

中国古代史长达两千多年,长期处于效率极其低下的农耕社会,因为生产率低下,富余资源也非常有限,能够养活的x员和军队也是非常有限的。古代几乎每个朝代都是因为贪污腐败冗官冗员而灭亡,所以下一个朝代在x度的设计上,都会总结上个朝代失败的经验,一开始都奔着精兵简政去的。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诸侯地主们都会通过自己上手的优势资源去攫取更多财富,然后冗官冗员贪污腐败的现象就会越来越盛行,土地兼并、地方割据都是贪污腐败势力膨胀的结果。


教科书告诉我们的是贪污腐败冗官冗员导致朝代更迭,其实贪污腐败冗官冗员本身并不会导致朝代xx,导致朝代x x的是冗官冗员们贪污腐败后占据了绝大多数的生产生活资料,致使越来越多的穷人活不下去,激起了非常严重且普遍的社会矛盾,致使社会经济全面崩-溃才引起朝代更替,整个社会重新洗牌。

也就是说从古至今导致朝代更迭的根本力量是经济的全面x溃,而非贪污腐败和冗官冗员这些表面因素。事实上不管在任何朝代,贪污腐败和冗观冗员都几乎贯穿了整个王朝始终,从一开始的极速膨胀到朝代中后期的臃肿不堪难以裁撤,到最后随着社会经济的恶化,拖着整个王朝分崩离析。有些皇帝不甘退去,还会想办法续命,比如每个朝代到了中后期都会通过改革续命。

历史上著名的王莽改制、王安石变法、张居正一条鞭法的睡改就是如此。但他们所谓的改革其实根本称不上改革,都不过是把勒在农民脖子上的绳子稍微松一松,让垂死挣扎的农民能够喘口气的同时,让地主老爷们贪污兼并的速度慢下来,这样就可以让封建王朝再苟延残喘几十年。然后那些主导变法者,例如王安石、张居正,便可以载入史册青史留名。

事实上,他们所谓的变-法既没有改变极其不公的等级x度,也没有改变农民被代代收割的命运,只是让活不下去的农民喘了口气,就成了世人心中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救x主了,这简直太荒唐!

如果你翻翻史料,去看看王莽的奢靡生活,看看王安石是如何勾结地主门阀,看看张居正是如何通过手上资源让子孙轻奢极欲的,再看看两千多年来饿殍遍地的农民,你还会觉得他们是救x主吗?

古代农耕社会,因为生产力低下,能够养活的观员也是有限的。现代社会,随着科学技术的突飞猛进,生产效率的极大提高,能够养活的观员人数也是史无前例的。但我们的社会矛盾并没有随着科技的迅猛发展而发生质变,依然是极少数占据绝大多数社会资源,致使绝大多数人的需求被挤压,希望被挤压,机会被挤压,话语被挤压,生命质量被挤压。

这些反映在经济上,就是极端分化的贫富差距;就是全贵免费住高级病房而普通老百姓却连病都看不起;就是全跪们住别墅住豪宅吃特供,而普通老百姓却连房子都买不起、猪肉都买不起、放心奶粉都买不到;就是全贵的孩子还是全贵,老百姓的孩子怎么拼搏努力还是底层普通百姓;就是他们的孩子可以在海外开豪车住豪宅,我们的孩子却只能吸雾霾挤地铁,连使用公共电动车的资格都没有…

从古至今,系统性不公依然贯穿在整个中国历史的时间轴上。不管社会如何演变,唯一不变的是经济是一切改变的内在动力。王朝更迭的根源在经济能否持续,而经济可持续的关键在于生产和消费的良性循环,生产和消费能否良性循环则在于贫富差距的水平是否合理。

如果一个地方的绝大部分财富都集中在极少数人手里,即使这些人再怎么穷奢极欲纸醉金迷,能刺激的经济规模也是非常有限的。只有调动全民的消费热情才能促进经济良性循环,而调动全民消费热情就得让人们有能力消费,就要解决他们消费的后顾之忧。

如果不能解决普通老百姓基本的福利和保障,他们就是手里有积蓄也会留着看病上学养老用而非消费。后果就是需求的降低致使生产的降低,从而导失业人数j增。如果消费持续低迷,生产和就业就会越来越低,这又会导致社会矛盾的不断升级。所以恢复经济活力的根本不在于布局5g,不在于吓尿列国,而在于普及全社会的保障和福利,让人们消费的时候没有后顾之忧。

最近安倍亲自做广告,扩大日本免费教育的范围,目的就在于在中美、日韩茂艺战的大背景下,由国库出资近一步解决日本居民消费的后顾之忧,以促进日本经济的良性发展,使日本在这波全球经济危机中处于有利地位,这就是民选x府的担当。至于我们未来的路会怎么走,还要看解决民众消费后顾之忧的基本保障能不能落地。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