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泸县学生坠亡事件:给真相一点追上来的时间!
分类:我的博文  权限:公开  发表:2017年04月07日 00时06分  阅读:1259 次  评论:1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导语:真相还在穿鞋,谣言已行千里

  泸县太伏中学生坠亡事件,一时间议论纷纷,有不少读者发来视频,发来文章,就想想我的看法。我觉得,有的时候,真相还在穿鞋,谣言已行千里了,甚至已经跑遍了半个地球,毕竟谣言更符合大众口味么!最好的办法就是静观其变,让新闻再飞一会儿,再飞一会儿!

  一、谣言的“基本盘” 

  一个孩子在学校里坠亡,是社会和家庭的悲剧,是不是校园凌霸事件还是意外事件,尚待有关部门调查公布。唯有真相才是给逝者和家属最大的安慰,才是对社会的焦虑的纾解,让我们翘首以待真相的到来。

  但真相还在穿鞋,谣言已行千里了,谣言早就是满天飞了。从事发当日起,就有不少热心读者来问我对此事件的看法。

  我依然是那个老态度:不妨让新闻再飞一会!再飞一会!说不定过几天又会变的。现在是自媒体时代,谣言已经跑出了千里,而真相还没有穿上鞋,但是真相一定会跟上来的,这就需要我们耐心等待了!

  我们当前所处的信息爆炸时代,信息传播呈现出碎片化、原子化的特征。信息爆炸也带来了谣言的爆炸,因为人类的大脑一定程度上仍保留着传统的处理信息方式,因此部分受众更容易被耸人听闻的“标题党”所吸引。在这样的情况下,学会甄别信息的真伪,在当今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显然更重要了。这就需要我们出门带脑了,其实,简单逻辑和生活常识往往就能洞穿人间一切虚妄。

  笔者看了网友发给我的坠亡者生前被打的视频。视频制作得相当粗糙,但义愤填膺很有节奏感,以正义之名,言之凿凿地声称是5个官二代校霸作的恶。我当即就呵呵了,犯罪还会把证据传网上?这样驴蛋犊子纯属自作死,即使他爹是天王老子都救不得了啊!

  5个官二代校霸,说得有眉有眼,有市委书记的儿子,有校长的儿子……我在想,能调来两千警力,川南几地市所有特警加起来恐怕也不到两千这个数吧。官二代的父母背景如此绵厚,何止要去抢钱,随便要要就不愁花了,即使抢钱,还要抢一个初中生,而且还是父母离异、看起来也不是很有钱的学生?这5个官二代是不是脑残?

  再说了,官二代可以脑残,难道5个这么“牛逼”的官员也是清一色的傻逼?都一致赞同搞这么大的动作?更何况,牛逼到屌炸天的程度,还会把让自己的公子哥屈尊到乡镇初中来上学?这岂不是对他们为官清廉的最大肯定吗?

  退一万步讲,即使是官官相护,一手遮天,难道太伏镇初中的全校师生都愿意帮这5个人渣背书?好吧,全校老师、学生都是坏人,就这一个好孩子被打死了!

  至于看到给每人50块钱封口费,这气氛突然变有些尴尬了,我真的不厚道地笑了,虽然我也是吃瓜群众一员,但这50块钱能买几个瓜吃啊?50块钱封口费,还真以为咱们中国人吃不起茶叶蛋咋滴,房地产商开盘售房叫人去排排队都不止这个价啊!这样造谣不是“赤果果”地污辱我们智商,蔑视社会常识吗?

  这广为流传的视频明显是在带节奏,玩起移花接木的游戏来,想利用一部分人仇官、仇富、仇警的心态,抓住政府权威消息滞后或缺失的软肋,唯恐天下不乱!

  制作这段视频的人,虽然别有用心,但也挺LOW逼的,急需补补脑子!对于这些煽动舆论玩弄大众的坏分子,我想说一句:因为你们,我们离真相越来越远了!

  但这个明显带节奏的视频已经疯传,并且开启了一大波“无脑喷”的高潮,说明一些问题,那就是:很多人,思考器官是常年闲置的。

  诚然,政府公信力丧失确实是一个大问题,但从这个事件中,我深深地感觉到一些吃瓜群众确实素质不高,很容易不明真相地被煽动的。不得不说,有些时候我们围观群众,热情可佳但智商捉急,缺乏理性的思考能力,只懂得渲泄自己的感情,甚至不乏有人在日常生活中受到了挫折,便强制地在心理上将这挫折的根源转嫁到社会上,而这类事件的出现,对于他们来说,正好是“印证”了他们心里的“推断”,并且凭空捏造出一些自以为合理的情节,然后一传十十传百,事情的真相就被淹没在了谣言和“愤怒”之中,最终,我们追求真相的拷问,也变异为一场节操碎一地的“无脑喷”。

  最后,真相到底如何,他们其实并不关心的,而是只要得到一次情绪渲泄就可以了。我们如同在这个孩子尸体上盘旋的秃鹫抑或是逡巡徘徊的鬣狗,鲁迅先生写得好:“我们都是吃过人的人”,嘴边都沾着血的!

  也正因为如此,这些人往往会被一些“野心家”当枪来使的!

  说实话,这孩子已经够不幸的了,且不说没有一个幸福的家庭,现在连年轻的生命也永远逝去了。当我们在欣赏明月繁星、万家灯火的时候请不要忘记,我们的身边是无尽的黑暗。然而很可惜,那些死去的孩子,连这受享星夜的资格也没有了。

  我们绝对是要弄清楚到底是自杀还是他杀的,但无论如何,我都诅咒那些造谣传谣的人,希望你们同样不得好死,并愿你们永堕痛苦的无间阿鼻地狱!

  二、真相的“肠梗阻”

  一个本可以处理好的县级案件,活生生地升级为全国人民关注的大案要案,甚至演变成一起公共事件,泸县官方的水平,实在惨不忍睹,泸县的领导班子,泸县的公安机关,我真是服了你们了!

  我想,民众和媒体关心究竟是坠亡少年究竟自杀还是他杀是一方面,但更关心的还是政府的所作所为。

  事实上,泸县官方做出来的事情,纯粹在找抽,现在被打脸也属再正常不过的事了。泸县官方的反应速度和处理效率尚处于20年前互联网未普及年代的水平。试问泸县官方马上开个新闻发布会难道会很难吗?当地主事的人(无论是县长或分管副县长,甚至可以是公安局长)勇敢地站出来,不论这个事儿是恶性事件还是意外事件,先把事件调查的进展通报一下,再立下一个军令状,声明一定要调查清楚,还大家一个真相,我想人们只会拍手称赞好官难得的。

  不过,在现在的官场生态中,这么做确实有风险巨大,表态者可以力挽狂澜,也可能兵败山倒的,此外,毕竟尸检结果还是需要等上几天的,一下子站出来表态,没人有这个胆子的,毕竟很多官员都是保官帽为第一位的。

  官方没这个表态担当的胆子,但是民间却有妄加揣测的胆子。权威信息缺位,必然导致谣言四起!

  更令人气愤的是,泸县官先是消极怠惰,弄出一副沉默是金的姿态,后来事态扩大了,又矫枉过正,大动干戈起来,从消极应对立即走到应对过当的对面。看来,泸县官方习惯手段依然是“管制大于引导、被动多于主动、对立多于对话、回避多于回应”,徒徒用“维字诀”的“旧思维”来面对这个舆情危机的。

  须知,“维字诀”能用强力维护得了一时秩序,但根本维护不了社会正义的。泸县官方对该事件百般掩盖,对记者的调查千般阻挠,对吃瓜群众的围观采取强硬手段……一切的所作所为,让我这个向来比较理性、客观的人都根本无法相信这是一次普通的自杀事件了。

  这种做法看似“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实则是将事态几何级扩大化处理了,最终事件不断发酵升温,引发了舆论风波,最后就演变了一个公共事件,实在是咎由自取。也难怪新华社和人民日报也发声质问了,点明官方在扯什么犊子呢?不过,这两个媒体也太娇傲,难道没有做一个深度新闻调查的能力了?只会七问八问,徒徒放大社会的愤怒!

  也不知道当地官员有没有收看热播的《人民的名义》,里面就的舆情危急应对案例。泸县官方和一些地方政府是该改头换面了,过去是老百姓不相信政府干坏事,现在是老百姓不相信政府做好事。在自媒体时代,分分钟就能传播到全球,别再隐瞒什么了,是什么就是什么,一隐瞒就提供了谣言疯长的空间,那要花多少力气让真相追上谣言啊!

  我对泸县当地政府舆情危机应对,那是毫不手软地要打负分的,甚至直接骂起娘来,你们还是早早地回家种红薯去吧,省得丢人现眼了,让国家公信力来陪绑!

  如此看来,我国内地不少地方,不仅是物质文明落后了20年,而且政治文明更是落后得100年以上。用堵、压这些拙劣手段来把一件本可依法正常处理的事件变成一起损害政府公信力的炸弹!正因为如此,出现公信力“塔西佗陷阱”一点都不意外!

  也正因为是政府这种令人哭笑不得的舆情应对能力,才使真相迟迟穿不鞋,让谣言跑在了前面,跑到了各个角落。要让真相追上谣言,并且击破谣言,就必须解决这个真相的“肠梗阻”。

  类似事件,层出不穷,我们的政府也该好好反思下为何频频深陷“塔西坨陷阱”了,真心建议一些大专校院组成个课题组,泸县太伏事件绝对是舆情研究的一次经典案例!


  结语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对当事人的遭遇深表同情,对逞凶者严惩不贷,不冤枉一个好人,也别放过一个坏人。
  最后,愿大家一起给真相一点追上来的时间!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