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ven的博客
[http://www.niubowang.org/blog.asp?Uid=heaven] 少年中华-魏则西、雷洋的丧钟为谁而鸣?
日志浏览
处理水晶棺腐败是这个时代不可回避的历史任务 (一)
分类:华夏共和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7月20日 20时32分  阅读:1844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处理水晶棺腐败是这个时代不可回避的历史任务 (一)

 

       习近平的七一讲话多次强调不忘初心,发出了很明显的告诫,要求各级领导干部要牢固树立正确权力观,保持高尚精神追求,敬畏人民、敬畏组织、敬畏法纪。

 

       不久前,一些要人强调不可让文革重来,这也意味着党国在1956年后的某段历史发生过背离初心的运作。那些背离初心的运作,到底是如何进行的,尘封的档案不会全面公开,时光也不会倒流,因此当代的人们无法去研究全面的细节。

 

       一些政客倾向于和尚打伞、无法无天的无法纪自由。无天政客的个人极权专政能够得逞的客观前提是,一大批群众很容易被误导去高呼某人“万岁”,而后在特权崇拜的心理驱使下,自以为是“万岁”的代表,以至于模仿“万岁”用特权专政的高压去彼此践踏公民本身不应该受侵犯的正当权利。

 

       对照一些自相矛盾的现象,可以看到隐藏在表面问题背后的本质问题。比如,49年前的解放区曾经实行过选举,有过比较开明的运作。当时对类似朱德、彭德怀等刚烈而耿直、比较有血性的军人也是比较尊重的,比如延安时代朱德的肖像也是摆在高处,供人们敬仰学习刚烈威武的英雄榜样。

 

       历史的缺憾是,朱彭红军时期的先辈,在公民权利意识层面的觉悟比较低。民主与专政(Democracy and Dictatorship),两个互相矛盾的概念,被无天政客利用汉语注重整体概念而细节层面容易模糊是非黑白的缺点,居然被炮制出了一个很容易颠倒是非、走向自我毁灭的某某阶级民主专政术语(Proletariat Democracy and Dictatorship,如有人用英语炮制出这么一个术语,是很容易被看出是贪恋权力而走火入魔了)

 

       于是,随着权力制约的丧失,朱大帅的肖像被悄悄撤掉,几年后彭大将军抵制浮夸风受挫,尽管一些人像旁观者观看受迫害的犹太人那样默不作声,朱大帅仍然挺身而出,声援正义。可惜的是,被边缘化的朱大帅,刚烈个性虽不减当年,但在无天政客刻意炮制的、权力倾轧的漩涡中,已无法发挥出类似当年抗击匪寇时的威力了。但朱彭红军的刚烈抗争仍然在一定程度上挫败了无天政客全面复辟帝王专政的图谋。

 

       华夏文明在地球上绵延数千年而历久弥新,因为在华夏族的灵魂深处,为公平正义而抗争的意识从未消失,对天道公理的追求如日月般永恒。邪恶泛滥到极端时,总会有一些民族脊梁骨挺身而出。 两千年前的大秦帝国任由胡亥为非作歹,民间不读书的刘项因应时局揭竿而起,类似的例子从不缺少。百年前,蔡锷将军挺身而出,挫败了袁世凯的帝王复辟。几十年前,在黑白不分、是非混淆的时代,朱彭红军先辈虽然对公民权利的意识比较薄弱,但朱大元帅仅凭刚烈的个性和天良不会泯灭的直觉,在危乱时局适当地声援了彭大将军的冤屈,尽管帅将们已年迈,但仍然有效地挫败了帝王专政全面复辟的图谋。

       据专业机构权威调查,当代的青少年有近八成态度鲜明地认为民主体系很重要。这种觉悟水平,是中山先生追求共和文明时极度稀缺的意识力量,也是朱彭红军等无数先辈当年不怕牺牲奋斗也要去努力唤醒的民族意识。

 

       有这等水平的民族觉悟,即使水晶棺里的伪帝王复活,也无法再让世人高呼某人“万岁”了。从对待功利和生死考验的层面看,朱德、刘伯承、彭德怀等刚烈威武的将帅们看透生死的大彻大悟不但没有让世人嘲笑、反而赢得人民的尊敬。因此,假如十大元帅和各路红军将领也一起复活,并公开讨论滥用水晶棺的腐败是否违背了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优秀传统,其结果应该是多数人反对滥用水晶棺。

 

       新时代的领袖个性在某些方面有点类似朱彭红军将帅的刚烈耿直,领袖之前讲话指出,“不管怎么改,都能把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改垮了,能把耕地改少了,能把粮食生产能力改弱了,能把农民利益损害了。” 这里所强调的“四不”原则与美利坚建国时期提倡的不侵犯别人的生存权和发展权的传统理念是一致的。与古中华的孔子所强调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传统自由理念也是一致的;更重要的是,这种精神与朱彭红军将帅在近代中华文明中所展现出来的最朴实无华、最刚烈简洁的纪律精神也是吻合的。

 

       习仲勋生前以不整人、不刁钻使诈对付同僚而闻名于世。带有刚烈耿直的天良觉悟本身也是习氏的最大亮点。但在诡诈术横行霸道、弄虚作假无孔不入、贪官污吏层出不穷的伪劣支那官场,刚烈耿直的领导个性很容易被奸佞屑小钻漏洞,甚至有被拉入污浊浑水的风险。在一个把民主与专政混在一起、容易颠倒是非的伪劣支那体系里,这种风险是很大的。

 

       可能也是因为对这个混乱的民主专政体系不放心,领袖为了直接负责担当,很费力地把很多事情抓在手里。看看这一长串足以打破吉尼斯记录的职务列表吧,总书记除了统揽党政军事务之外,还不得不身兼7个领导小组负责人,分别是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组长、中央军委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领导小组组长、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小组组长、中央外事国家安全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中央对台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以及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

 

       这个时代的创业教主马云以善于高效地管理企业而闻名。马云说,他觉得总书记太辛苦了,太不容易了。其实,以马云的智慧,如果能够协助治理这个伪劣乱象层出不穷的伪劣支那体系,对于恢复华夏文明的优良传统是会有很大帮助的。但精明的马云不会轻易介入这个镰刀斧头帮的繁琐瓜葛,因为对于马云而言,在这个空前未有的特色时代,如何落实让阿里巴巴保持八十年发展的宏伟目标本身就是一项波澜壮阔的世纪伟业。

 

       说得简单一点,类似马云、任正非这样的企业领袖不方便直接规劝领袖阶层摒弃这个被无天政客扭曲了的伪劣专政体系,以便继承朱彭红军遗风,光复华夏文明。

 

       然而,这个伪劣专政体系,在专政了几十年后,居然专政出八成青少年重视民主公平,这本身说明华夏文明的数千年智慧沉淀,不是由少数无天政客能够完全压倒,即使他们借口稳定压倒一切,也确实压倒过一些公平正义的声音,其结果还是如同螳臂挡车、蚍蜉撼树,终究挡不住亿万大众觉醒。充满辩证的现实本身说明,无法无天的政客,即使有瞒天过海之术,在漫长的宇宙进化史中,还是极其渺小的。

 

       在亿万大众已觉醒的时代,如何有序地进一步推动文明进化?有华人同胞建议,网民们当共同倡议,对曾经高调提过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伪帝王滥用水晶棺的腐败进行公开决议,是否应该让伪帝王撤出水晶棺,还原朱彭红军共同缔造的朴实风范?

 

       其结果可能有各种情况,简单地分析,大体可能会有以下几种:

1) 超出60%以上的人支持让伪帝王撤出水晶棺,即大多数人很鲜明地要求恢复朱彭红军的朴实传统。这种情况说明华夏文明将会光复

2)超出60%以上的人要求让让伪帝王继续呆在水晶棺,以维持红尘世俗中崇拜专政特权、崇拜强权专政的唯物主义压倒一切的丛林秩序。如果是这种情况,说明伪劣支那体系已驯化了大多数支那人,光复华夏文明在中长期内都将如同一场黄粱梦,人们不必再议。这也意味着无天政客的专政手法已经被内外狐狸复制成功,南海争端的惊天骇浪很快将升级,并最终淹没远东部分地区的金融主权,但这种趋势与朱彭红军的民族魂魄从未熄灭的华夏精神明显不符合。

3) 支持与反对的人各接近50%。这种情况将意味着光复华夏文明在短期内无解。如果在此基础上贸然推进民主选举,善于颠倒是非的人很容易搅乱局势,重大议题的民主表决将如同英国退出欧盟那样,属于民意态度不鲜明的山水朦胧的状态。这种情况与朱彭红军爱憎分明的华夏传统也不符合,与专政出八成青少年支持民主体系的历史趋势也不太符合。

 

       上述哪种情况的出现概率最大,同胞们应该心里是有数的。

 

       随着魏则西、雷洋事件的长时间发酵,亿万公民猛然觉醒,呼吁公民应该享有最基本的自由 免于“恐惧”的自由。其实就是看似这么简单的、合情合理的公民诉求,朱彭红军等无数革命先辈当年抛头颅、洒热血,就是为了这个目标。 朱彭将帅那一代的先辈们只是因为对公民权利的意识稍微有点朦胧,打了个盹,就被无天政客钻了个大漏洞,结果将帅们虽然被无天政客各个击破,但朱大元帅当年在彭大将军首度遭到冤屈时,及时声援了正义,还是挡住了无天政客全面复辟帝王专政的图谋。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英国诗人约翰·多恩在充满人性光辉的布道词中说道,每个人的死亡都是我的损失,因为我是人类的一员,所以,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它就为你而鸣!

 

       在中华文明史上,比较有人性的帝王李世民经历过玄武门之变的手足相残之惨烈,假如李世民也以残酷的人生经历为理由,进而施行类似无天政客那样的专政,就无法开创贞观之治、激扬大唐雄风。魏征当年《谏太宗十思疏》,劝谏李世民居安思危,克制贪婪。假如李世民对逆耳忠言很反感,可以像斯大林那样,动根小指头,就可以要了看不顺眼的官员性命。古代君王是名符其实的、几乎代表上帝的“天子”,无须炮制出修正主义、教条主义之类的罪名,直接以君王名义就可以要人命。

 

       李世民的个性有点类似习仲勋,不喜欢以残忍诡诈的权术对付同僚或下属。在李世民比较开明的大唐时代,假如有人提议在皇族里通过公开选举的民主表决方式确定大唐国君,以避免同室操戈的悲剧,很有可能被接纳,那也意味着大唐风范有机会像威廉一世皇族那样,传承千年而不衰。

      

       历史总有一些缺憾让人叹息,但华夏族追求公平正义的步伐从不停息。魏则西、雷洋事件触发了公民权利意识的进一步觉醒。而公民人权和领土主权是紧密关联的,在对外有核武威慑的时代背景下,公民人权和领土主权却屡遭侵犯,其背后的根本原因是伪劣专政统治术比时代文明落后了一大截。有伟人说过,公平正义只在炮火的射程范围之内,因此枪杆子里出政权,这话只对了一半;另外一半是枪杆子里出人权,当人权伴有持枪权的捍卫时,任何专政的诡诈术都难以屏蔽朱彭将帅的正义声音。美利坚除了以公开辩论、选举的方式论道讲理之外,有一个很底层的、克制人性贪婪的制度设计,人权伴有持枪权持枪权的门槛缺陷有时导致政客们讨论如何与时俱进地提高持枪门槛,以限制枪支泛滥,但从未有人敢提出取消持枪权。在杰弗逊看来,持枪权是正义声音不被淹没的终极保障。 在一个人口众多的大国,全面推行持枪权固然不可取,但恢复朱彭红军曾施行过的延安选举则是真正地捍卫共和文明。

 

       世俗的眼光通常以唯物主义的物质层面来判断成败。如果美国只有类似指南针、火药之类的领先文明潮流的几个器物,以言论自由促进思想进步和科技创新的说法就无人信服。但过去两百多年来,来自美国的文明创新滔滔不绝,这背后就必定有其必然的因素。中国在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科学巨匠钱学森和文化巨星李小龙,都是华人皮肤、华人智慧,但都是在思想自由的环境中成长,而不是伪劣专政体系能够培养出来的。学者何新高度同情的草根天才徐荣祥,如果没有摆脱伪劣专政体系,根本没机会向世人展示治理皮肤烧伤的药物创新。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