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ven的博客
[http://www.niubowang.org/blog.asp?Uid=heaven] 少年中华-魏则西、雷洋的丧钟为谁而鸣?
日志浏览
崖山之后,重铸中华!— 救香港就是救中国!
分类:华夏共和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12月15日 13时18分  阅读:1559 次  评论:3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转发:救香港就是救中国!

http://vision886.blogspot.com/2016/11/blog-post_17.html

 

起来, 香港!起来, 中国!— 崖山之后,重铸中华!

  摒弃支那专政,重铸中华文明

 

 

          历经生死考验,始终追求光明!

 

          高智晟先生的著作 2017年,起来中国!》,展示了一位良心律师的执着追求 在历经伪共黑帮的各种酷刑摧残后,仍顽强执着地追求中华文明的光明未来!

 

          从高先生的亲身经历可以看出,雾霾专政国的伪共匪帮自从背叛了朱彭红军的民主文化后,一直把雾霾专政的大陆当成“无法无天”的人间地狱来统治。在这个人间地狱里,已经发生了很多人间惨祸,并且还在不断地制造各种人间悲剧。

 

          这个匪帮在丧失了神圣的信仰后,一方面高举“无神论”专政的旗帜,一方面又搞愚民洗脑,在黑帮内讧的动乱中,“摸石”帮主清算了“文革”妖孽后,又以更隐蔽的方式,一方面用土匪的手段对付“妖孽”帮主的家人;一方面又把“妖孽”帮主的人皮放入水晶棺,让这个“无神论”的“妖孽”帮主躲在水晶棺里装神弄鬼、吓唬百姓,企图让匪帮的“妖孽”专政比秦始皇更顽固地“和谐维稳”到千秋万世。

 

          伪共匪帮制造的人间罪恶罄竹难书!已列入历史书籍的冤案有众所周知的冤屈 彭德怀惨死狱中,刘少奇被人间蒸发。近年新发现的冤案则有冒充毛岸英、毛岸青的杨永福、杨永寿两兄弟,一个被“妖孽”帮主借刀杀人,冤死在朝鲜战场;另一个被迫装疯卖傻,到“妖孽”帮主被清算后恢复神智。朱德追悼会上,不让人瞻仰元帅遗容,则说明元帅被下毒谋杀。

 

          除了具体的个人冤案外,大规模的群体惨祸更是让人神共愤!反右、大跃进让数十万知识分子蒙受灾难;粮食浮夸风让数千万人活活饿死;坦克上街、碾压手无寸铁的学生,是接近南京大屠杀的匪寇暴政;与“摸石”帮主狼狈为奸的“蛤蟆”帮主丧失信仰,炮制出法轮功的邪教罪名,冲击千万户家庭;“蛤蟆”帮主还得寸进尺,企图在网络四维空间里打造类似秦始皇“万里长城”的“网络鬼城”,一方面要求众多知识分子为他的“网络鬼城”效力,一方面又封锁谷歌的学术资源,打压知识分子的学术自由梦。如此无法无天的妖孽专政,处处与人民大众为敌,竟然还冠冕堂皇地自称是代表“中华的”、“人民”的、“共和”文明的国度。

 

          事实证明,背叛红军民主精神的伪劣支那专政国既不是“人民”的,更不是“中华的”。而“共和”和“专政”则水火不容!虽然汉语存在着注重整体概念而细节层面容易模糊是非黑白的缺点,竟而导致无法无天的政客炮制出了一个很容易颠倒是非、走向自我毁灭的某某阶级民主专政术语(Proletariat Democracy and Dictatorship),但任何胆大包天的政客也不敢炮制出“专政共和国”或者“共和专政国”之类的术语,因为把“共和”和“专政”扯在一起,不但明显地破坏了逻辑,也明显地背叛了语言艺术的音律和谐,即使是文盲,也无法接受“专政共和国”或者“共和专政国”之类的论调!

 

          汉语的灵魂里本身存在着天然的音律和谐,天然的音律和谐也代表着天理— 是天然的逻辑。。虽然斗转星移,历史匆匆,无数政客互相倾轧,在人世间制造了一些带有“民主”、“人民”口号的专政国,但再贪婪的政客也无法把国家名号明目张胆地称为“共和专政国”。这个事实本身也说明,借“民主专政”的矛盾术语推行“无神论”暴政是违背天理的,而违背天理的事物,即使有高超的权谋,最终也必遭天谴

 

          因此,在红军的民主精神被刻意背叛后,镰刀斧头帮的历代帮主即使权术高超,其最终的下场也必然是多行不义必自毙,必遭上天惩罚!

 

          一些为雾霾专政体制辩护的文人政客吹捧“共产主义”是最崇高、最理想的信仰,这种逻辑是不可靠的。因为在信仰层面,不存在哪一个派系的信仰最崇高、最理想、最高尚的逻辑。因为“信仰”不属于“科学”的范畴,“信仰”属于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的范畴,属于法治正义的范畴。 当然,无论当代最先进的民主共和体系,还是中华文明在上古时代曾出现过的尧舜禹“君主共和”的文明雏形,都能够与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互相兼容,唯独董仲舒炮制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犬儒专政体系无法兼容。

 

          信仰和科学是相辅相成的。爱因斯坦虽然表示反对主宰一切的“绝对意志”,但同时强调,这个世界充满了“灵性“,如果没有“神圣”的信仰为依托,科学工作者很难取得重大突破。当然,在美国,与比尔·盖茨的例子相似,即使爱因斯坦明确主张无神论,也仍然不会破坏已经长期运作、天然地维持着尊重公民“个体精神主权”的神圣信仰“文化体系”。一些出版社不重视爱因斯坦的早期论文,但不妨碍其他出版社予以接纳,这种能够激发各种偶然性和必然性创新的神圣信仰“文化体系” ,是文明创新的持久源动力。而中国的学者何新高度同情的草根天才徐荣祥,在脱离伪劣专政国的束缚后,在异国他乡绽放异彩。无名之辈的青年爱因斯坦能够克服障碍、并脱颖而出,与徐荣祥的遭遇相对照,就是民主共和文明和伪劣支那匪帮专政的区别。要长期地维持民主共和文明,除了尊重逻辑辩论的民主程序之外,以持枪权捍卫人权的尚武文化则是制度灵魂

 

          在香港,已觉醒起来的青年强调 如果不民主,就要独立其实这是一种讲理的态度,与那些明知国家主权神圣而不可侵犯,却要故意制造分裂的骷髅军人比起来,简直是太文明了,因为香港青年毕竟还没有目空一切地、狂妄地公然宣称“台湾、南海、钓鱼岛等都不是中国的核心利益,甚至包括新疆西藏等领土都不是中国的核心利益……

 

          香港青年目前的抗争 如果不民主,就要独立,并不是故意制造分裂,而是一种很理性的抗争。在香港可以公开组织政党,而大陆还是“无神论”黑帮暴政压倒一切的时代格局下,相信很多同胞可以比较容易地理解这个逻辑:

香港实现民主,是大陆实现法治的客观条件。民主香港将是促进大陆文明转型的客观因素,因此救香港就是救大陆香港越早实现民主,大陆越早实现法治

 

       2017年,起来,香港!起来,中国!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