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左派和右派
分类:杂谈  权限:公开  发表:2017年01月09日 09时34分  阅读:1167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王冲

  京城知识界,时不时会说左或右。今天,我们就来聊下左右。

  这很简单。一个人,要么左,要么右,没有绝对的中点。就像一条线段,除了中点之外,其他不是左,就是右。即便中点,从最精确的角度看,总会偏左或偏右那么一微米。

  是的,没有绝对的中点。

  其实,与极左和极右相对的概念,就是中左和中右。极端的思想或极端的行为,也许会产生一些副作用,但中左和中右的存在,却是正常社会的标志。

  因此,社会大致可以分为四类人:中左、中右、极左、极右。自由社会,允许异端乃至极端思想的存在,只要它不产生即刻的危险,因此极左、极右都容许存在;威权社会,会打压极端,而允许中左、中右的存在。

  中国目前这四类人都存在,比起反右和文革,有了莫大的进步。有左右的社会才是正常的社会,这说明今日之中国是个正常的社会。

  左右当然有争辩,当然有撕裂,通过不同观点的碰撞达成共识,推动社会进步,这恰恰符合马克思主义的辩证唯物主义思想。有道是屁股决定脑袋,不同阶层、不同身份、不同地区的人有左有右,实属正常;即便一个单位内部,也会有左右之分。

  比如说我的老东家中青报,以前有偏右的人和部门,也有偏左的人和部门。唯此,中青报才常露峥嵘;唯此,中青报才给人价值观犹疑的感觉;唯此,才是比较正常的一个机构。

  有人在左右之间寻求共识,周志兴老师打造的共识网,是个容纳左右、包容不同思想的平台,还曾邀请我和王文进行过一次辩论。当然,现在这个平台消失了。

  左右其实不难区分。在国外,左派注重结果平等,右派注重起点平等;左派要求加税,要求社会福利,右派要求自由竞争的市场经济。他们的左和右之间,也会互相借鉴,寻求平衡。

  极右在欧洲这几年大有抬头之势。芬兰的做法是,吸收一些人进入政府,结果证明他们执政能力比较差,其极右政党的支持率也开始走低。

  在中国,左和右的概念和国外不同,有些模糊。国内有的左派简单地呼吁回到毛时代,因此称为“毛左”,而右派则被扣上了“美分党”或“汉奸”的帽子。其实,中国的左派追求平等和右派追求自由,都是人类共享的价值观的一部分,也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追求,并无本质的矛盾。

  这听起来有点和稀泥。但无论左右,都希望这个国家更好,这一点,就是最大的共识。即便那些批判爱国主义的人,也希望中国更好,只不过,它的好的定义和其他人不同而已,它的好区分了国家、治理机构和组织形式。

  这,就是最大公约数。

  把人分为中左、中右、极左、极右,不是我的创意,是和石述思兄在死海边上聊天时他说的,他是否原创我也不知。我想加上两类人,假左、假右。其实,真的左派和右派,都挺可爱的,反倒是那些假的,一边高呼毛主席万岁一边移民美国,看到不同观点就要动手,为人所不齿。读到这篇文章的您,大约知道我说的是谁!

  无论极左、极右,还是假左、假右,还都在文明的范畴内。但打人,围攻,就是非文明的行为了。当文明遭遇非文明,如无法治的呵护,很吃亏。(这篇是前几年写的,略有改动)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