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我就没见过这样的蠢货
分类:原创  权限:公开  发表:2020年06月16日 11时27分  阅读:338 次  评论:1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沉雁

 

缪可馨坠楼事件已经刷屏十天了,面对满屏怒讨声,迄今为止,也没有任何像样的部门站出来直面如潮质疑,一纸冷冰冰的“排除他杀”就想草草了结,还真把民愤当抹布了。

现在早已不是烽火传书的时代,不像古时候,地方发生天大的事,即便十万加急,皇帝也要十天半月才接到奏报。当下任何人都是手不离屏,无论天边地缘发生芝麻大的破事,都能在分分钟直达地球上的每一个死角。我在思忖,当今社会管事儿的人,难道真不知道缪可馨坠楼事件?我还真的不信。所以,我更纳闷的是,管事儿的人究竟持什么态度?

如若缪可馨事件都不愿给一个合理的说法,那我就只能长叹一声:我见的蠢货很多,但我真不敢相信还有这样的蠢货。

一方面渲染老龄化危机,极力督促生二胎,但另一方面,却又不愿保卫每一个孩子健康成长。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只有蠢货中的蠢货才有如此拎不清。

我们暂不说什么大道理,仅凭从最自私的角度出发。如果我是当今社会管事儿的人,即便把所有孩子看作绿油油的酒菜苗子,我也要保护好我的酒菜苗子健康成长,这样才更有利于我可持续地吃香喝辣。你们说是不是?

然而,触目惊心的数字却让人目瞪口呆。我在上周看见一个豆瓣图片,网名“一卡尔”披露说:“广西今年1月到5月,自杀身亡的中学生有46起,同比去年增加60%”。

多好的酒菜苗子啊,如果是我的园子,我怎么舍得尚未收割就趴了窩。我作为庄园主,看见杨盖兰带着四个孩子一起服毒,我一定会心痛的,倒不是心痛她们是谁家的孩子,单凭心痛酒菜园子青黄不接,我就得下硬功夫去保卫这些孩子。

美国南北战争初期,北方军伤亡惨重,因为南方联盟军主要是南方庄园主家的黑奴们组成。这些黑奴可讨厌北方要解放他们了,黑奴们在庄园里吃得好喝得好,有病了看病,不能动了庄园主还负责养老送终。我曾经看过南方蓄奴们的生活条件图,即便是在150多年前,除了不能上网,那些黑奴们的宿舍条件都不亚于我们今天很多野鸡大学的宿舍。怪不得黑奴们打仗这么勇敢,因为庄园主们对他们太好了。

这说明,即便是奴隶社会,只要奴隶主们不是太蠢太坏,自家酒菜园子自己懂得珍惜,奴隶们的日子还是可以过。奴隶们日子好过了,他们宁愿战死疆场也不会自杀。真还没资料显示,南北战争期间有南方黑奴为北方军扶梯子送水的卖国举动。如果不是林肯一心想解放南方,说不定南方主奴们可以世世代代情绪稳定地相处下去。

缪可馨,一个12岁的花季少女,父母的掌上明珠,活波可爱天赋才情,就这样给居心险恶的老师给逼死了,居然还不给一个真相和公道。试问,缪可馨的父母和亲人如何情绪稳定?根本还等不得战争去扶梯子,你叫他们不反社会,就是无稽之谈。如此这般漠置人命,又要付出十倍百倍千倍的代价去维护社会安定,一般的蠢货是干不出这等龊事的。

我在曾经文章中就说,真正维护社会平安的不是武装到牙齿的庞大机器,恰好就是我们这些看不惯总爱哔哔啵啵说两句的时评人。我们经年累月写文章针砭时弊,就是为了给黑夜里的幽灵传递一丝希望之光,让他们提着汽油走向公交的脚步放慢,让他们提着屠刀走向校园的脚步放缓,让他们闭门自焚前能听到一种替他们说话的声音,让他们抱子同溺前感受到一丝温暖。

幸好这一周来所有公义时评人都开足了马力为缪可馨之死大声疾呼,她的父母和亲人看见这么多人为他们说话,这无疑是一针安稳剂。如果这个社会管事儿的蠢货们还要继续愚蠢下去,哪天缪可馨父母制造了校园血案,这叫我们说什么好呢?想起那些为语文老师点赞没错的家长们,我们又能说谁家的孩子是无辜呢?

那个说给我一个支点我能撬动地球的阿基米德,他有句肺腑之言值得所有蠢货们深思:“这个世界最珍贵的不是得不到,也不是已失去,而是已拥有”。

权力是个好东西,但又是把双刃剑。拥有它,既可以造福万民,也可以遗祸苍生,既可以为拥有者立功立德,也可以为拥有者准备万丈深渊,关键就看怎么用了。无论多蠢的蠢货,如果连缪可馨事件都处理得拉稀摆带,那就是在为自己挖掘坟墓。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