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关于四行仓库保卫战,我有话想说
分类:原创  权限:公开  发表:2019年06月23日 15时30分  阅读:302 次  评论:1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关于四行仓库保卫战,我有话想说

文|沉雁


由著名导演管虎执导的史诗级巨片《八佰》的停映,引发了不同声音的激烈争议。停映原因究竟是技术问题还是非技术问题,我无心探究,但因为《八佰》停映的讨论热潮激发了我对四行仓库保卫战的热情兴致。当我根据现有资料了解完四行仓库保卫战梗概之后,突然本能地就对这场保卫战的具体环节所涉及的战争伦理问题产生了自己的想法。

发生在82年前淞沪大会战收尾阶段的四行仓库保卫战,在中国所有可寻资料中都被刻画为抵御外侮誓死不屈的经典民族坚韧精神,迄今为止也没有发现有关这场保卫战中有诸多细节事关战争伦理问题的沉重思考。一边倒地渲染其中的英雄情节,毫无道德取向地夸大其中的不屈精神,我认为,这并不利于培养正确的民族气节价值观。因此,我想就我的五点思考分享与大家一道探讨。

 

(一)四行仓库保卫战有没有发生的战情需要?

1937年10月下旬,随着蒋介石一纸撤令,淞沪大会战所余三十万大军向西北往南京和苏州方向撤退,单单留下谢晋元的一个加强营(四百多人)在四行仓库坚守,这明显不是为了大军撤退的战情掩护需要,四百多人无论如何掩护不了三十万大军。根据多方资料记载,四行仓库保卫战是一种战略姿态战,是为了向国际社会表明中国抵抗侵略的坚决态度,是为了能赢得同年11月6日九国公约签字国的国际支持。但事后结果表明,四行仓库保卫战并没有达到争取国际支持的战略目的。

我们不得不拷问一个战争伦理问题。就为了表达一种赢得国际支持的战略姿态战,面对武装到牙齿的日本25万铁血大军的地毯式进攻,这意味着谢晋元率领的四百多人的四行仓库保卫战是一场必死无疑的炮灰战。活生生用四百多人的年轻生命换取国际同情,我作为一个国际战事观察员,我会同情什么?我肯定只同情四百多条无辜生命,绝不会同情蒋介石一厢情愿的“坚决抵抗”姿态。

因此,我个人认为:从战略意义上讲,四行仓库保卫战是一场毫无意义的保卫战;从战争伦理上讲,四行仓库保卫战是一场违背战争道义的保卫战;从战情需要看,四行仓库保卫战是一场画蛇添足的保卫战。

 

(二)我们该怎么看待童子军杨惠敏的火线送旗?

童子军,英文名是scouting,又称童子军运动,这是一个国际性组织,类似于SOS国际儿童村。其层级建制是:世界童子军总会、各国童子军总会、地方童子军会、童子军团。它是一项将未成年人培养成合格社会人才的健康计划。中国是在1915年正是组建了中华全国童子军协会。

但是,1926年3月5日,国民党第二届中央常委第12次会议通过了“中国国民党童子军”的提案,3月5日成为中国童子军节。从此之后,中国童子军的性质发生了变化,已经有类似儿童团王二小的功能,为战争服务的目的非常明确。1929年,中国国民党童子军司令部改为中国童子军司令部,司令是中央训练部部长何应钦。

上海女童子军杨惠敏冒着日军炮火向驻守四行仓库的谢晋元营火线送旗的事迹,在中国几乎家喻户晓。但我这几天反复在想,当时只有15岁的杨惠敏,她究竟该不该送?究竟该不该她送?将童子军推向战争前线,这是否符合战争伦理?如果是因为杨惠敏个人爱国觉悟太高而送,那这种未成年人的冒险行动是否应该歌颂?

如果就因为是未成年人送旗导致了日军的子弹像长了眼睛一样放过了杨惠敏,那我们更应该思考的问题是,是杨惠敏太勇敢还是日军太温情?也不知《八佰》是否有关于这些战争伦理的思考?如果仅仅是为了单方面歌颂国军和国民的抗战意志而拍摄,那我认为这部影片本身也不是很健康。

 

(三)究竟是一场民族气节战还是一场表演战?

无论百度搜索还是《八佰》预告,都描绘了四行仓库保卫战很多不可思议的情节。我分别总结为喜剧情节、疑惑情节和悲哀情节。

喜剧情节

百度是这样描述的。在双方战斗正酣时,苏州河南岸的上海市民可以走出房门围观战斗当起了国军的啦啦队,看见国军打死了日军就叫好,看见日军偷袭就用纸牌给国军暗示。

这哪里像出生入死的战争,更像一场拔河表演赛,只是日军没有粉丝叫好而已。这说明了什么?说明发生在82年前的这场战争并不可怕,子弹都长了眼睛,交战双方并不伤及无辜。

疑惑情节

百度“四行仓库保卫战”词条有关于谢晋元英勇事迹是这样描述的。“一队日军试图通过梯子爬入仓库二楼,谢晋元当时恰好在二楼窗户前,他一手夺过第一个爬上来的日本兵的枪,另一只手将其推下,之后向第二名日兵射击,最后推倒了梯子”。

堂堂战地现场最高指挥官,难道自己没枪还需要夺取日兵的枪?用自己的枪快还是夺枪还击快?我看到这段描述,突然觉得四行仓库保卫战不是发生在82年前的上海,更像是发生在今天的横店影视城。

悲哀情节

同样是百度“四行仓库保卫战”词条,这段描述让我很是不解。“一名在战斗中负伤的士兵,将自己绑上了手榴弹从六楼窗口跳下,炸死了自己和约二十名日军”。

既然自己跳下去能炸死20多名日军,难道不能将手榴弹捆成团直接扔下去炸死20多名日军?自己还有必要跳下去吗?我觉得直接扔手榴弹的准心更好,效率更高。

如果这个自杀式情节是真,那我就有问题要问了。这名战士是因为接受命令跳下去的,还是因为自己热血澎湃跳下去的?如果是前者,我认为这是不道义的。如果是后者,谢晋元及其他长官有没有阻止?如果没有阻止,我认为还是有损道义。

 

(四)参加保卫战的人数为什么不能落到实处?

参加这场保卫战的人数一直是一本糊涂账。据三处资料记载就出现三个不同的数据,不过,基本统一在实际人数为420人左右。但为什么谢晋元交给杨惠敏的名单就扩大到800多人呢?按照现在百度统一的说法是“谢晋元为了迷惑日军”。

这我就很纳闷了,古代战争都喜欢各自夸大参战人数,一两万说成十万大军,确实可以吓唬一下对方。但400多人谎报到800多人怎么就能迷惑敌人呢?何况还是迷惑武装到牙齿的20多万日军。因此,我认为“迷惑敌人”这一说法是站不出脚的。应该还有其他更有说服力的原因。

四行仓库保卫战究竟阵亡了多少国军?也是一本糊涂账。百度“谢晋元”词条说的是只牺牲了9人。但百度“四行仓库保卫战”词条,参战人数是423人,谢晋元撤离人数是376人,已经提前运走的伤病10人。牺牲人数虽然没有明说,但可以计算出423-376-10=37人。9和37差别那么大,究竟孰真孰假?

既然将四行仓库保卫战是“誓死抵抗”的民族不屈精神,为什么连阵亡人数都稀里糊涂?可想而知,我们的专家学者们是多么不敬畏生命,我认为这才是我们的民族精神。

 

(五)谢晋元的死因是否经得起历史的证伪?

在租界英俄斡旋下,日方同意谢晋元部撤离到租界,谢晋元部也认可了英租界的调停结果:“放下武装进入租界孤军营”。但是,接下来在孤军营发生的两件伤亡事件就太匪夷所思。

一是升国旗事件。租界工部局不准谢晋元升国旗,但谢晋元为了“不屈意志”就是要升国旗,于是,已经缴械的国军士兵与阻止升旗的白俄士兵发生了肉搏冲突,导致4人死亡100多人受伤。

我就想问一句,谢晋元升国旗究竟有多大的民族精神,这明显是违反租界调停的契约精神。究竟哪一种才是民族精神?这太值得我们深思。

二是谢晋元被国军士兵打死事件。根据百度资料,“四名士兵被汪精卫汉奸政府收买做了叛徒”,但四名士兵用锤子匕首砸死谢晋元后,很快就被外面冲进来的士兵生擒,再后来四个被租界法庭都判了死刑(也有说没有判死刑,而是后来被日军放了)。

孤军营连一只鸟儿都飞不进去,这四名士兵是怎么被汪伪政府收买的?既然是被收买,那也要作案之后能逃出去才有意义啊。因此,我认为被收买之说纯属后来毫无根据的打胡乱说。我更倾向于,四名士兵是因为对谢晋元在孤军营的管理不满而产生的愤怒报复行为。

 

国军整体奋勇抵抗外侮的豪情气概当然值得歌颂,但对于四行仓库保卫战来说,我更认为是一场非常值得深思的悲情演绎。其中不乏有违背战争伦理的情节,在过度宣扬的民族不屈精神中被忽略了,这未必是一件好事。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