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跑道下的冤魂为何沉寂16年?
分类:原创  权限:公开  发表:2019年06月23日 15时27分  阅读:171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跑道下的冤魂为何沉寂16年?

文|沉雁

湖南怀化新晃一中沉寂16年的杀人案已经刷屏自媒体,这起杀人案之所以惊悚,主要原因在三:一是埋尸16年风平浪静,二是公然埋在学校跑道下面,三是发生在学校且与校长直接关联,并且杀的是与校长朝夕相处的同事。每一个因素都击碎人心。

先呈现该案的三个关键人物。

邓世平,被害人,1950年生,被害前系新晃一中主管后勤的资深教师。

杜少平,年龄不详,杀害邓世平的犯罪嫌疑人,作案时是新晃一中操场改造项目承包人,系当时新晃一中校长黄炳松的外甥。

黄炳松,当年新晃一中的校长,是犯罪嫌疑人杜少平的舅舅。

不得不说,邓世平被害案能在16年后大白于天下,很大程度受益于这一场打黑运动。但是,关于井方知会公众是“杜少平主动供认出邓世平案”的说法,我表示不认可。

我认为杜少平不可能主动供认能隐瞒16年且能震惊天下的残忍谋杀案。作为一名在黑道浸染数十年的涉黑首领,会主动供认自己必死无疑的命案?这不符合黑道首领的性格,这还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此案涉及直接关联人是他的亲舅舅黄炳松和背后牵连众多的关系网,杜少平应该知道他主动供认邓案会导致什么样的塌方式后果。因此,作为杜少平来说,只要能有一线隐瞒的侥幸,他就会百倍努力地回避。

邓世平案能在这场打黑运动中昭示天下,只有一种可能。杜少平作为涉黑首领被抓,不可能只有他一人被抓,肯定还有他的同伙兄弟被抓。虽然黑社会组织听起来都是歃血盟誓的拜把子兄弟,但事实上每一个黑社会组织内部都是明争暗斗矛盾交杂。大哥得势时,谁都不敢心生造次,但一起深陷囹圄时,根据囚徒困境,每个人都想如何脱罪抽身。邓世平案一旦坐实在杜少平身上,杜必死无疑,他也就没有报复威胁的机会了。因此,一定,一定,一定是当年知情甚至参与邓世平案的同伙为了被从轻发落而主动揭露。

此案让我最震撼的还不是邓世平的被害,也不是能隐瞒16年,而是什么呢,而是邓案的核心涉案人,当年案发时新晃一中校长黄炳松的表现。2003年作案,2004年退休,当年的黄校长现在应该75岁了。昨天我看了一个视频,黄校长在2018年的10月金秋精神矍铄地参加了他的中学同学会,他在同学会中激情四射的即兴朗诵,他兴致盎然地来了一曲京剧,他仍然不减校长风采地侃侃而谈,他志得意满地邀请同学“我在深圳等你们”。真把我看得目瞪口呆。

法国著名思想家帕斯卡尔说:“当人们心安理得作恶时,会做得淋漓尽致,会做得兴高采烈”。

整整16年啊,被害人邓世平的儿子在记起16年前父亲失踪时说:“黄校长在1月23日早上还冒雨亲自指挥推土机推土半小时”。可想而知,黄校长和他的外甥杜少平在16年前杀害邓世平时一定是淋漓尽致。从同学会无限风光的心情看,黄校长这16年来一定是过得兴高采烈。谁也不能从黄校长的脸上和眼里找出一丝忐忑,谁都只能看见一个功成身退的地方名流的晚霞光辉。

在地方小县城如何才能当校长?一个县城公立中学校长究竟有多大能量?黄炳松就是活教材。

我有一个在县城中学做副校长的表兄,他在春节聚会时给我说的一番话,至今我记忆犹新。“县城都是熟人社会,如果一个教师没有背景没有足够的关系网支撑,无论你有多强的业务能力,也无论你是多么热爱教育事业,别说当校长,你不被穿小鞋都得给祖上烧高香”。

我表兄这番话让人不寒而栗,从此可以窥知,为什么邓世平被杀得如此干净利落和心安理得。

一方面,黄炳松一方的背景关系太强势。妻子是政协办主任,堂兄是政法委副书记,妻弟是政法委科长,胞弟是地级市经委干部,这在小县城来说简直是天罗地网。其实,黄炳松的这种原生关系网的力量还不足以让他肆无忌惮。在原生关系网基础上再增加他本人的校长关系网,那就在小县城所向无敌了。黄做了15年校长,桃李满天下,也是铁甲满天下,他的得意门生遍布从小县城到开封府都是应该的。我可以毫不犹豫地说,就是县委书记和县长也不敢如此杀人如杀鸡,但黄炳松有足够心安理得的资本。

另一方面,邓世平一方背景关系太弱势。按照被害人邓世平的儿子所言,明明知道父亲就是被杜少平和黄炳松所害,明明知道父亲尸体就埋在操场跑道下面,但在16年里,姐弟俩就只能欲哭无泪,最后还逼得在当地呆不下去只能远逃避灾。在黄炳松一方看来,邓世平一方连一只鸡都不如。

也有文章指责说,为什么新晃一中的教师没有一个站出来?我同意这种指责,作为人类灵魂工程师不敢坚持真理,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但我又觉得这种指责毫无意义,因为大多数人并不了解县城中学的残酷生态。

新晃一中是一所由原先的初中升级的普通中学,并非重点中学。成长起来的优秀骨干教师很快就被好一点中学挖走了,有背景有关系的老师也会考调进政府机关,剩下的老师都是校长的菜,何况遇到像黄炳松这样的校长。像邓世平这样的资深老教师都不如一只鸡,其他老师更是一只只蟑螂。他们既不敢怒更不敢言,现在想进中学当老师的大学生如过江之鲫,踢掉一个老师饭碗远比杀一个人更轻松。

就连朱自清先生在70多年前的清华被进步力量逼着选边站队时,他都只能喟然长叹:“我不曾见过正义的面,只见过它弯曲的影儿:在自我的唇边,在威权的面前,在他人的背后”。

别说新晃一中的老师,邓家儿子邓蓝冰将材料寄送到省市,最后又回到了黄炳松手里。当年的教委和井方也分别下到新晃一中过问此事,但被黄炳松校长气定神闲的几句谎言就打发走了。诸如“邓世平过去曾经失踪过两个月,邓世平携巨款潜逃,邓世平有抑郁症,等等”。

正应了契诃夫所言:“只要你说话有权威,即便撒谎,人家也信你”。这句名言,在熟人社会的县城更是可以奉为圭臬。所以,16年前主办邓案的井官也只能长叹一声雷地对邓蓝冰说:“现在没有一点证据,只有等到7、8年之后由其他案件附带出来”。其实,大家都清楚证据在哪里,只是当时新晃一级的机构根本查不下去而已。

邓世平在16年前可不可以不死?譬如,他明知斗不过杜少平一方,干脆就睁只眼闭只眼不就行了。但事情不是想象的那么轻松,当工程合同由80万被校长私下变更为140万时,基本就锁定了邓世平的命运。他作为工程质监负责人,耗费如此巨大但最后却是水龙头都能冲垮的豆腐渣工程,学校老师不敢拿校长怎么样,但都会对邓世平这个质监签字人指指点点,一世清白毁于一旦。这就是为什么黄校长造谣说“邓世平携款潜逃”大家都信了的原因。邓世平几乎无路可逃,只能硬着头皮肩负工程质量的监督责任,他别无选择。杀了他,还要让他背上豆腐渣工程“携款潜逃”的黑锅。

天理昭昭,疏而不漏。今天我们在为能将杀害邓世平老师的凶手绳之以法而拍手称快的同时,我们更应该为16年前有这样一位刚直不阿的邓老师肃然起敬。只有他,为新晃一中守住了“教师”这份荣誉。如果他不被害,现在也才68岁正该颐养天年。长歌当哭,我们就用帕斯卡尔的名言为在天的邓老师送行吧:“生命的长短不以时间来衡量,心中有爱时,刹那便是永恒”。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