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有人厚颜无耻,谁该羞愧难当?
分类:原创  权限:公开  发表:2017年07月06日 01时44分  阅读:665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有人厚颜无耻,谁该羞愧难当?这取决于两个维度:一是两者的关联程度,二是两者道德信念是否相容。譬如孩子做了丢人现眼的事,父母理当感到羞愧,但如果父母不觉得孩子所行所为有什么不妥,两者就是道德相容,父母不但不会羞愧,也许会表扬孩子干得漂亮。因此,这还是一个比较复杂的判别问题。

如果政府官员厚颜无耻,谁该羞愧难当?官员不再是一个自然人,而是一种公共身份,尤其代表政府而言行时,无论你愿意不愿意,也无论你承认不承认,此时官员的言行就在事实上代表着国民的意志。国家官员代表着国民意志,省级官员代表着省民意志,村级官员代表着村民意志。因此,官员一旦厚颜无耻,他都是在无声地代表着一定范围的国民形象,理论上,国民就应该羞愧难当。

然而,中国人马上会跳起来吼:“他又不是我孩子,他自己都不羞愧难当,怎么让我们羞愧难当?岂有此理”。这一吼就暗示着两个问题:官员是不是国民的孩子?官员为何自己不羞愧难当?

先说第一个问题,官员是不是国民的孩子?只要你是纳税人,官员就是你养的,你可以饿死你亲生的孩子,你可以全家服毒死,但从没听说一个中国官员饿死。无论你高兴不高兴,也无论你委屈不委屈,在事实上,官员远比国民的孩子还更要孩子,因为他们是国民的养子。国民一年到头辛苦搬砖,养着本不是孩子的孩子,养得他们白白胖胖,他们还要给国民丢脸。请问,官员厚颜无耻,国民该不该羞愧难当?答案不言自明,因为国民没管教好自己的养子。

再说第二个问题,厚颜无耻的官员为何自己不羞愧难当?这我似乎找不到什么理由来解释,但我可以毫不犹豫提供一个参考答案:他们不厚颜无耻,还叫中国官员吗?你又怎么奢望他们自己会羞愧难当呢?因此,提出这样的反问本身就是幼稚可笑的事,好像自己不活在中国似的。

非常不幸的是,中国官员厚颜无耻但鲜有中国国民羞愧难当,国民越是匮乏羞愧感,官员越是厚颜无耻。这就是当今中国的现实:国民管教不好官员。所谓制度问题或体制问题,本质都是因为国民管不住官员从而管不住政府的结果,而不是原因。

理论上,官员厚颜无耻,国民应该羞愧难当,但总不能叫牙牙学语的三岁小孩和正在鏖战城管的小摊贩也羞愧难当吧?总不能叫司马南和周小平这样寡廉鲜耻的国民也羞愧难当吧?因此,理当羞愧的国民应该剔除两部分:一部分是没有羞愧能力的,一部分是没有羞愧道德的。

羞愧能力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一是要有鉴别官员厚颜无耻的能力,二是要有衣食无忧的能力。羞愧道德,就是指不能与厚颜无耻相容的廉耻感。满足羞愧能力和羞愧道德的国民应该是哪些人呢?这个,读友们理当扪心自问自己的同时,更应该甄别出理当承担羞愧份量的群体。一个国家的文明进程有且只有依赖这样群体的羞愧感才有希望,其他都是扯淡。

我们之所以要强调羞愧能力和羞愧道德,因为官员的厚颜无耻也是有复杂级别的,像嫖娼贪腐等低俗的无耻级别都能鉴别,但像“历史文件不符合现实需要”这样的无耻难度,大多数中级以下知识分子都是一片茫然,他们又何来羞愧难当?这就需要较高的知识积累和普世道德才能一目了然并在第一时间羞愧难当。但非常遗憾的事,这次被弱羞愧能力一族刷屏的厚颜无耻,却自始至终都没有见一个有份量的知识精英站出来表达羞愧感。他们去哪儿了?他们的龟缩远比官员的厚颜无耻更加无耻至极,因为只有他们才能撑起一个国家最起码的文明品级。

面对政府官员的厚颜无耻,本应该最羞愧难当的一族却没有声音,我们还有什么脸面去揶揄屈原?在上文中我谈到了美国开国先驱中最才华横溢的汉密尔顿,即便在美国历史上,他也算得上是一个空前绝后的天才。但就是这样一个财经巨星,却在49岁时倒在了政治角斗的对手枪口下。汉密尔顿有足够理由和实力岁月静好,但他没有浪费他每一个年龄段的精彩闪光。虽英年早逝,但他留下的政治杰作却绵泽后世,政党制度的起源就是从他开始。但就是他,不愿屈服对手伯尔的政治流氓做派,不惜挺枪迎战,这就是为羞愧气节的荣誉而战。

美国之所以有今天,就全靠开国知识精英热血气节的一气呵成。他们饱读经学不是为了著述华章,而是为有限生命垒筑质量。上帝赋予他们超越常人的智慧,不是为了倾倒众人,而是为拯救众生不辱使命。他们激流涌进不是为了青史留名,而是为给足下的土地留下太平。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