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恭喜北大的倒掉
分类:原创  权限:公开  发表:2017年05月16日 15时44分  阅读:2406 次  评论:3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当“恭喜上北大”刷屏之后,幻灭了北大在国人心中仅存的那一丝圣洁,北大彻底倒了。但是,北大不是因为有了恭喜才倒掉,恰恰相反的是,北大是因为先倒掉才有恭喜。因为,至少在半个多世纪以来,北大都一直在恭喜的路上,只不过这一次的恭喜被大洋彼岸的声音打包群发了而已。

为了文章的安全,本文仅以“恭喜”一词替代特别事件的特别含义,请读友自觉代入读文意境,我不再做特别说明。

大学之大,不在大楼之大,更不在大人之大,而在大师之大。中国人无论评价什么都很功利,评定大学就看大学名气大不大、建筑老不老、论文多不多,尤其看重大学出的大人物牛不牛。即便是介绍海外名校,也是看其是否出了多少总统多少议员多少诺奖,如此等等,但几乎都漠视了大学之大的本质:大学是因为大师而存在。大师在则大学在,大师亡则大学亡,大学有多大关键看大师有多大。

大师之大,大在何处?学不高难为人师,德不高妄为人表,大师之大就在于学高和德高。为什么要强调学高在前?因为只有建立在学高之上的德高,才是引领文明的灯塔。对,大师就是灯塔,不但是大学的灯塔,也是国家的灯塔。但是,大师之德高不在洁身自好,而在于骨硬节高,也就是要永葆坚持真理的信念永不倒。这才能叫大师,这样的大师才是照亮国家文明的灯塔。

如果不敢坚持真理,学问再高也是白糕。当然,不敢坚持真理的人也不可能问鼎学高,因为他对真知真理没有着迷的偏好,也就永远难以踏上通向真理的坦道。这一下子你就明白为什么中国很难出诺奖的原因了吧,也明白为什么大家都在假冒伪劣的原因了吧。连真理都不敢坚持,大师从何谈起?大师都没了,灯塔就倒了,大学自然就倒了。大学都倒了,大国岂有不倒之理?

大师是如何倒下的?我想,很多读友,乃至所有自认为醒来的人,都会不约而同说出一个标准答案:体制。其实,这是一个天大的误会。

民国为何能出大师?人们都把原因归咎于蒋公的宅心仁厚。也许我们应该深究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究竟是蒋公成就了大师之芳名,还是大师成全了蒋公之美誉?我们不妨细究一个有趣的现象,凡是那些敢于骂蒋公的大师们,要么提前死了,譬如鲁迅,要么去了台湾,譬如胡适。也就是说,凡是有个性魅力的大师们,基本上没有留下来,而留下来的,基本都没脾气了,遇到一个大脾气主,就更没脾气了。好不容易留下来一个刘文典,他还没来得及发脾气,就一命呜呼了。真正的原因也许就在这里:大师都走了,大学才没了,大国也就只能这样了。

有人说:“文革打断了文化脊梁”。我认为这话是知识分子在为自己的苟且屈从找借口,也许真相应该是:本就没有脊梁,何来打断之说?如果说极左时期不敢坚持真理是因为有掉脑袋的风险,那在不会掉脑袋的时期呢?但为什么也没有坚持真理的大师级人物出现呢?吃瓜的又会找“人人都要养家糊口”来搪塞。好吧,如果不存在养家糊口的问题呢?为何还是没有敢于抬起头来的大师呢?吃瓜的又会说:“你不能要求别人做圣人”。好吧,吃瓜的总是能找到一款帮人辩解的“善意”情怀,将所有本最应承担使命的潜在大师级人物送上“恭喜”的康庄大道。

如果校长不愿意恭喜,会有生命危险吗?会有生活之忧吗?也许有前途不妙,但这对于一个知识分子来说是不能承受之痛吗?如果女生不愿意被恭喜,会有生命危险吗?会有生活之忧吗?也许有前途不妙,但这对于一个北大学生来说是不能承受之痛吗?即便校长和学生都是天生有恭喜的基因,好吧,那满园的教授呢?他们又是什么样的态度呢?

迄今为止,也没有一个教授为恭喜事件拍案而起,难道拍案而起真的会有生命之忧?如果司马南孔向东不愿拍案而起,谁也不怪他们,但那些天天星光四射的良心教授呢?为什么一点声音也没有?什么文革打断脊梁之说,全是幌子,真相是一群本就没有风骨的儒蛆而已。因此,无论北大再大再老,也无论北大出的皇帝贝勒再多再牛,北大已经倒下很久了,这是不争的事实,那就别怪今天会有“恭喜上北大”的惊天大新闻了。

其实,撑起一所大学并非靠很多大师,往往几个大师就足够了。我们能说得出的民国大师也就那么几十个,但只要任何一所大学有其中一两个大师,这大学就够大了。只要遇到大学出现倒行逆施的现象时,总有那么一个或几个大师挺身而出,大学就会巍然不倒;只要大师风骨有传承,大学就很难藏污纳垢,大学自然就是风清月朗的常青藤。

大学不但是国家政治文明的发源地,大学更是国家政治转型的发动机,但这都得仰仗于有敢于坚持真理的大师凝聚勇气。大学有了大师作为灯塔,不但照亮的是象牙塔,更是照亮整个国家。大学一旦没了大师,就必然盛产李师师,这就是今天的北大。恭喜,恭喜,恭喜北大。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