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海参崴属于谁?
分类:原创  权限:公开  发表:2017年05月07日 00时50分  阅读:1636 次  评论:1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海参崴,俄罗斯名为符拉迪沃斯托克,最近因为中国在其开通总领馆引起了广大爱国瓜农的非议,当然不是爱国小粉红的非议,而是以爱国之名磕碜卖国行为的异见派非议。非议的理由是:“怎么在本属于自己的领土上设立领事馆?”,关键词是“本属于自己”。可想而知,国人内心的国家领土心结是多么浓情厚意。

国家,究竟是因为国民而存在,还是因为国土而存在?这是区分现代国家与传统国家的唯一分界线。也许有人会提出系列问题:如果没有国土,政府在哪办公?国民住哪里?大家又吃什么?嗯,能提出这些问题的人,都是传统国家情结的人,哪一天不被政府管一管就觉得丢了三魂七魄,脑子依然停留在农耕经济时代,心中毫无现代国家的概念。

现代国家是因人而存在,但并非因为所有人而产生,而是因为秉守自由信念的人而产生,自由信念就是现代国家的立国精神。说到底,现代国家是一种精神是一种信念,这精神信念就叫自由。少数秉守自由信念的人建立起了自己心中的理想国(现代国家),其他人可以带着土地嫁妆加盟(共和),也可以两手空空加盟(移民),只要认可自由立国信念就行,这就叫民主共和国,这就是现代国家产生和存在的逻辑。自由是现代国家存在的唯一标志,有多少自由含量就有多少现代含量,丧失自由就是亡国的标志,自由没了,无论再多的土地,国民都是亡国奴。

土地的价值是因为人的价值而存在,并非因为它是什么桥头堡、兵家必争或地下有什么宝贝资源而存在。人的价值不在于人拥有资源的多少,而在于人拥有自由的多少。传统国家的“土地是财富之母”早就被现代国家“自由是财富之本”所替代,遍地是黄金远不如遍地是自由更宝贵。以色列和日本都是属于鸟不拉屎的地方,毫无资源可言,为什么成为举世瞩目的富庶国家?皆因自由使然。

自由这个东西特别神秘,它就像吸星大法一样,能将所有相对不自由土地所富含的宝贝资源吸收到自由价值链条中来,结果发现,所有贫乏资源的自由国家都富起来了,但所有贫乏自由的资源国家都穷下去了,这就是中国经济学家经常提到的“资源逆向发展陷阱”,意思是,资源越富有反而发展越缓慢的现象,就此将中国东西部落差归咎为“西部资源太多”。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不要脸的经济学家,从不说贫穷落后是因为自由太少,而是怪罪资源太多。但是,中国经济学家们一说到美国,又说别人脚踏两洋物产丰饶什么的,但就是不说别人自由来得太早来得充足的原因。

当我们了解自由与土地资源的关系之后,再来看海参崴中俄归属的正义属性。海参崴的天空是否有雾霾?海参崴的百姓是否很幸福?海参崴的土地是否被毒化?海参崴是否有强拆?海参崴是否有校园霸凌?读友们还可以继续加。如果这些都没有,那“自古以来”又有何意义?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感叹一句:幸好海参崴没有沦陷为“自古以来”手上,尽管普京大帝也不是什么好鸟,但至少海参崴人民不会因为说几句话就被删帖、被喝茶和被刑拘吧,那我们还有啥好抱怨海参崴改名为符拉迪沃斯托克?因此,那种念念不忘“自古以来”和“历史固有”情结的爱国者们,内心毫无领地归属的人权自由信念,满脑子都停留在天朝上国的幅员辽阔。

在欧洲这个仅仅相当于中国四川省大小的土地面积,但拥挤着四十多个国家,你听说它们之间有领地纠纷吗?没有,因为土地属于人权范畴,因为他们都是自由国家,一切都可以坐下来谈,只要老百姓愿意跟谁,土地就跟谁,这就叫公投。相反,哪里有非自由国家的存在,必然就有剪不断理还乱的领土纠纷。最典型的就是马岛之争,英国本对马岛没有管辖欲望,但马岛人民就是不愿意被阿根廷统治,逼得撒切尓夫人舟车劳顿去帮马岛人民血战阿根廷,这就是撒切尓夫人的成名作——马岛之战。马岛之战形象告诉世人一个道理:土地的自有归属远比历史归属重要,因为任何土地上的人民渴望的是自由,而不是心甘情愿被谁管一管。

海参崴属于俄罗斯远比属于中国更有其现实正义属性,至少目前是这样。如果要问这一个世纪以来我们这个国家所行所为最有意义的事,毫无疑问,就是让渡了部分“自古以来”给别人,只要出去地方的人民生活得很美好,就没必要再去纠缠毫无厘头的“自古以来”。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