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人贱何来四月天?
分类:原创  权限:公开  发表:2017年05月01日 17时30分  阅读:1147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今天是五月的第一天,但我心依然走不出刚刚溜走的四月天,不是对人面桃花的流连忘返,而是对人贱没辙的满腹心酸。

    四月的第一天,西南,发生了震惊中外的坠亡案。该哭的哭,该叫的叫,该删的删,该关的关,该盖的盖,该掩的掩。满以为可以看它起高楼、看它宴宾客、看它楼塌了,结果是一如既往,席散了,但高楼依旧。我们作为贱人也只能两手一摊,望楼兴叹。


    半岛四月起烽烟,中东战斧震敌胆。美国人说要揍最高司令官,我们这群贱人手舞足蹈望眼欲穿,似乎是朝鲜人奸了我们的幼、拆了我们的房、封了我们的号似的,看看我们有多贱?美国战斧轰的是叙利亚,一群贱人更是彻夜狂欢,好像是巴沙尔让你上不起学看不起病买不起房似的,那你高兴个啥?你就知道这国贱人有多贱。


    四月上旬艳阳天,海湖山庄谈得欢。一听说中美要搞好关系,中国人感动笑了,好像过去就没搞好关系似的,连王局长都知道紧要关头去美领馆,这说明中美关系一直都是么么哒,只不过这关系属于上面而不是民间。一听说山庄会谈还要改善民生,中国人感动哭了,一群贱人满以为有救了,其实都是自己逗着自己玩,哭完赶快去搬砖,不然连继续犯贱的机会都没了。


    四月真是不简单,西边的爆料刚刚开始,东边的贼情就乱作一团。贱人当然不会闲着,偷窥机震模特,打听民生内鬼,觊觎安邦女婿,热议财新情人,贱人们累得一身臭汗。结果呢,料没了,贼也跟没了,但却把江西老农跟成了故意杀人犯。贱不贱?


    四月下旬某一天,长沙突然雨绵绵,八国联军重聚首,举世瞩目好儿男。结果呢,别人择日再判,既没看见包青天,也没看见好儿男。我们还是只有两手一摊,不得不认贱。


    眼看四月快收关,以为没人再犯贱,突然传出大新闻,散打秒了太极拳。国是无人再问津,武夫亮贱吸人眼,狂人一战二不休,接了一单又一单。武当崆峒齐上阵,贱人又有好戏看。


    归去来兮,来归终须来,去归终须去。此时,我想起了念大学时室友们的一次恶作剧。

   
    某位室友,就叫她S吧。她与我们三人都合不来,她就决定搬出去住,等她带着包裹临别时,另一位室友H突然一改往日的冷淡,热情洋溢地对离开的室友S说:“你走了,我也没什么礼物送你,那就送你两句诗吧”。


    室友S一听如此友善的道别,突然也眼睛一亮,于是就驻足而听,看H会说什么诗。


    室友H清了清嗓子,说:“你知道我读书少,就记得太祖两句很合适送你”,但她又顿了顿。把我们都等急了,就直嚷嚷:快说快说。


    室友H中气十足并声情并茂地唱道:“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


    结果猜猜发生了什么?结果S抡起拳头就要狂殴H,幸好我们三人联手,不然H会被擂成太极宗师雷雷。


    读友猜猜,室友S为何要揍室友H?


    既然五月已经来了,贱性也不是一时就能革除,我们不妨就带着谜底告别伤心的四月,也许心情会好一些。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