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谁斩断了翠翠的人生?
分类:原创  权限:公开  发表:2017年04月14日 16时51分  阅读:910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昨天晚上我在朋友圈看见一则特别心碎的报道,一位四肢残断而流浪街头卖唱的山东姑娘的故事,她叫牟翠翠。

   因为家贫,为了能给弟弟挣继续上学的资费,15年前16岁的牟翠翠初中辍学,只身离家去了深圳打工,却因年幼体力不济而被班长嫌弃,牟翠翠就负气出走。15年后,那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就变成了今天的牟翠翠。

   暂不说今天残断的翠翠,只说15年前的翠翠。家贫,这是国家耻辱;因家贫而辍学,这是国家的奇耻大辱;未成年就迫于生计而从事其体力难支的工作,这是国家对人权的摧残。对于15年前的翠翠来说,她已经没有了自己的祖国,她生来就是一亡国奴。亡国奴能有什么好下场?

   国家亡焉谁之过?这你就不能去责问翠翠这样的亡国奴,弱势群体只有受国家保护的当然权利,但绝没有扛鼎力所不及的亡国责任。国家都亡了,一定出了亡国贼,亡国贼当然就是卖国贼。谁是亡国贼谁是卖国贼?这个问题必须搞搞清楚。

   国家是什么?我曾经读到哈耶克《论自由》,他是这样论述国家:“国家就是你和我,国家就是我们每一个具体人的道德”。但道德又是什么?我曾经读到杜威的《自由与文化》,他是这样描述:“道德就是强者对弱者的态度”。两位哲学大师对国家和道德的定义出乎我的意料,但又不得不击节而歌。

   强者是相对的,弱者是绝对的,以一己相对之强力扶他人绝对之弱,这就是强者对弱者的态度,这就是个人道德的国家展现。换句话说,当你有护弱之能时,行之则爱国,弃之则卖国。因此,爱国者和卖国者的差别就在一个人的一闪念之间,爱国和卖国就这么简单。试想想,我们这一生是不是做了一辈子的卖国贼?

   就说翠翠的悲剧吧。翠翠的四肢如此整齐划一地从肘踝处被截断,这不可能是非人力之为。翠翠究竟是被什么样的凶残恶魔所害?是谁让凶手逍遥法外15年?我们当然可以轻飘飘一句推给“国家”,就这样撇清了所有相对强者之干系,难道这不负责的“国家”就没有我们贡献的卖国之耻?

   当翠翠在街头流浪卖唱时,官人看见,熟视无睹地走了;教师看见,熟视无睹地走了;医生看见,熟视无睹地走了;警察看见,熟视无睹地走了;军人看见,熟视无睹地走了;所有人看见,都熟视无睹地走了。十五年里,翠翠遇见的全是卖国者。当然,不少伪善慈悲者会扔几个钢镚儿代表自己购买了一支道德标签,弱者的苦难居然成为自己耍弄伪善道德的仪式工具。在这个悲催的翠翠面前,没有一个人表现出爱国的勇气去问个明白探个究竟,没有一个人有真心护弱的道德。沉雁看见了,依然会熟视无睹地走了。因此,相对于翠翠的遭遇,我们都应该忏悔,当然也包括我自己,我们都是一群卖国者和亡国贼,这翠翠又咋不继续当亡国奴呢?

   万事都怕认真二字,其实,国民与国家的关系也是如此。还是说翠翠吧!在所有见到翠翠的强者当中,一个强者认真,就可能会阻止下一个翠翠的悲剧,两个强者认真,就可能鼓励所有看客停下熟视无睹的脚步,翠翠的“国家”就成了,也许所有翠翠都有了自己的“国家”。

   但中国人不会停下熟视无睹的脚步,因为国人最经典与人相处的信条是:“无事不惹事,来事不怕事”,所以,人人都抱守“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处事道德。遇到这群精致利己主义者的国家看客,把国家都卖光了,翠翠还想有“国家”去救她?

   国人都在热粉绝代风华林徽因,不约而同钦羡为什么有那么多民国大儒大家大腕都围着她转?但都把目光集中到美丽、才华和家世。梁从诫写了一篇《回忆我的母亲》,其中有这样一句:“别人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我母亲却相反,少一事不如多一事”。这就是林徽因,请问,你粉得了吗?你愿意粉吗?

   因为不惹事,所以,没人会对他人的遭遇愿意多一事;因为不怕事,所以,人人都在为自己少拿了三瓜两枣而不愿少一事。翠翠是绝对没救了。

   谁斩断了翠翠的人生?凶手不止一个。护弱的道德没了,翠翠的国家也就没了,只剩下斩断翠翠四肢的屠刀在盛世中引吭高歌。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