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别害怕,我甚至连中学同学也影响不了
分类:社会  权限:公开  发表:2019年05月25日 22时00分  阅读:1034 次  评论:2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蔡慎坤


我有许多微信群,在这些微信群里,我可以随手转发自己的每一篇文章,乃至我认可的每一篇文章。唯独有一个微信群,我从未转发过任何一篇文章,也没有表达过我的任何观点,我曾经想退出这个微信群,犹豫了很久依然没有退出。

这个微信群里,都是我30多年前的中学同学,他们绝大多数依旧居住工作生活在家乡,出外谋生的只有几个,分开30多年,和中学同学见面相聚的时候很少,虽然还记得他们的名字和他们30多年前的模样,但对他们并不了解,如今他们几乎都当上了爷爷和奶奶,从他们的聊天中,我感受到他们的欢乐,也理解他们的幸福生活。


他们的聊天内容很凌乱,除了谈论如何带孙子,就是聊吃喝玩乐和黄段子荤段子,转发的文章都是可以上新闻联播乃至环球时报的,对于美国、日本依然有着深仇大恨,对于在上的依然有着无限的崇拜、包容和期待,他们不屑谈论任何负面话题,更不聊那些突发性事件群体性事件,即使象雷-洋这个家乡人的遭遇也毫无兴趣,每天乐此不疲在群里发红包,发数不清的红包。

他们每天陶醉在这样的幸福和欢乐之中,正如林语堂先生所言,他们的幸福,无非四件事:一是睡在自家床上;二是吃父母做的饭菜;三是听爱人讲情话;四是跟孩子做游戏。这一代人,虽然过了林语堂所言的青春时代,现在只能吃自己做的饭菜,跟孙子们一起玩游戏,依然还有着无穷的幸福和欢乐。


他们知道我常写文章爱发牢骚,在群里并没有公开指责过我,极个别会以私聊的方式提醒我劝导我,要我看到光明,要多写正能量文章,要歌颂美好的时代,要相信8000万是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中国要强大,不能没有伟人和强人……他们给我不断转发周小平同志以及环球网的一些煽情文章,希望我好好学习,这样才能生活在幸福和欢乐之中。


他们当年读完高中,或务工或务农或参军,一路走来,目睹了这个时代的变迁,也经历了人世间的风风雨雨乃至许多屈辱和不公,他们的收入微薄家境清贫,所拥有的幸福和欢乐远胜过我们这些人。按说我的生活已经够安逸了,完全不必牵挂着这个牵挂着那个,也不该有那么多的不满和抱怨。


实际上,他们也有愁苦和抱怨,只是他们不愿说不想说罢了。这次春节回家,我在村里遇到一个中学同学的母亲,老人今年86岁了,身体还好,说话声音宏亮,听力眼力记忆力都不减当年。问起老同学过年是否回来,老人说小儿子大年三十吃完团年饭就回县城了,因为在一家连锁药店上班,老人依然健谈,说现在干不动农活了,每月靠几十元低保生活。


老人一生抚养了七个孩子,老同学是家中最小的一个,老人为了这个最小的孩子走出农村,吃了许多苦,那个年代,大中专院校录取比例只有百分之几,我的老同学年复一年参加高考,年复一年落榜,历经八年,几乎是打了一场抗战的时间,最终才考上商校,两年后毕业分配到肉食公司,没想到,只工作两年,肉食公司就关门了,老同学从此走上了艰难的谋生之路,踩过三轮车、当过保安、摆过蔬菜水果摊,几十年来一直自己交社保,对母亲的膳养也没有尽到责任。


他们对于自己所走的路,是不是无怨无悔,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的那些发不出来或者被秒删的文章,对他们并没有什么影响,更不可能改变他们。我常常纳闷沮丧,我的文章连熟悉的人连身边的人都影响不了也改变不了,有那么多个自信的主政者,还害怕什么?

当今这个社会有许多人对现状不满对社会不满,真正愿意站出来说话的却寥寥无几,这才是这个社会最大的悲哀。事实上,每一个公民都有责任和义务对任何涉及自身的公共政策发声抑或表达自己的立场,因为没有任何人有能力独自承担,也没有任何人有理由选择沉默,更没有任何人有资格坐享其成。


谨以此文,致敬那些曾为我们挺身而出的人,无论你们现在在哪里。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