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论阉人
分类:观点  权限:公开  发表:2020年06月09日 10时27分  阅读:215 次  评论:1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外腰就是睾丸,撸友很喜欢的。但是没想到的是,我们撸洋外腰,撸到阉人的痛处了。
       在有强力统治者统治疆域放大之后,后宫也需要充实,脱产成为纯后宫。而统治者,为了保证血统的纯正,开始制造阉人以在后宫劳作而不用担心。普通老百姓,之吃过猪羊之被阉外腰,但是皇朝统治者的阉割的外腰,其实只有阉人吃过吧。阉人最最狠毒的一句话就是,早晚阉了你个狗奴才。今天因撸洋外腰,惹祸上身了,阉人恼了。
       据了解,洋人后宫也有阉人。但是系统阉人之理论,整理成册者,寥寥无几。据说只有元朝征伐甚远,带过去的阉人,把洋人的外科手术学的更加玄妙。阉割水平更加高深莫测。人家是用的是柳叶刀,形若柳叶,寒光直射啊。从此,阉人有了更加威武的溺器,虎子。阉人就是尿性啊,连个溺器都能如此霸道。但是,你毕竟隔靴搔痒啊,你撑死眼睛,恼死撸串啊。你技不如人,没有做成黄上,却做了黄上的内人奴。当然,人家是皇上,但是沾你就是黄。就是提醒你,你除了头发需要染,皮肤就是黄,白不了。
       所以,阉人回来技艺渐高。目空一切。元人在打到伶仃洋之后,划分等级,而承蒙天恩,阉人位列第三,比南人搞出一等,他们膨胀了,他们还是技术工作者。
       他们是第一遭没被位列最下等。身心早已融入,并誓死效忠。
       他们开始偷梁换柱的说崖山之后无华夏,想去其史。他们开始炮制,华夏奴性论。华夏从未成奴,但是华夏有奴性阉人。
       英美仅仅是在疆域版图上给中国做了很多雷子,但是内腐确实这些阉人在干。他们从不从宏观、微观,以当下时局为真正背景,客观论述。而是断章取义。咋闻,衣冠楚楚之正面印象,细细品味,是道貌岸然之貌似人,但仅是阉人。洋人未动刀,自戕以投名状。
       阉人,往往性格是偏激、压抑和变态的。一个去势的生理人,心理在各种压力下也将变态。在二战之后美西经济高速发展的外因诱使下,在郁郁不得志的内因驱使下,阉人似乎找到了能接回那段遗憾的办法。
       但如今,希望越来越迷茫,越来越缥缈。阉人急了,骂出了他们表达心里表达愤恨的最恶毒方式---我要阉了你们。
       阉人,这个实际引申义好几层呢,主要指的是心理层面。表达的是那种龌龊、卑劣、极端、下作、阴损等等那种揉搓在一起的小感觉。但是用这些词,你不能词不达意,更不能牵强附会。你一个阉人,又不是皇上,你多写一笔是心中有缺,你少些一笔是字义错别。人家皇上咋写都对,就如你们的洋主子干什么都对一样,到处输出主义,晚上到处死人,艾滋病和黑死病都是你们洋主子传播的。但是别人有理有据的论述,阉人就说人家是舔奴。你这个洋奴才太霸凌了吧,那也要有人宠才行,没人宠你个阉人,你就只有挨踹的份。你发娇卖浪的要求洋主人逼我们忍你,那我们只能是哈哈哈嘿嘿嘿的插你啊。你坏和蠢,再被阉了,那不是大写的倒霉再平方吗。难怪你那么愤世嫉俗。
       阉人称号,谁才配啊,看看你的心理和当下大背景,谁阉谁爷就自明了。你都急成那样了,能不是阉人吗。俗话说的好,特朗普都不急,你急什么呢。你这个阉人炮灰。
       其实你急救对了。因为你没有气定神闲的资本了。自己赖以吸血的温床被镇压了,苍蝇亲戚被拍光了,打老虎靠山也被关了,叫谁都难受。但是你不能把黑说成白啊,你想那么多说也要有资本啊。
       忘了,你们家有东厂西厂锦衣卫,到处都是血滴子。你有底气。
       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学文化。流氓学习了文化去犯罪,往往因为德不驭才,而误入歧途。因为阉人气质,所以死不悔改。
       你凭什么骂我华夏,损我文明,你想证明是对是错,孰优孰劣,请把各自的优劣,现有的事例,全面客观的去分析啊,然后结论啊。但是你不,你自是到处收罗和摘取,断章取义。其实就是一个意思,诋毁。还是那话,制度无忧列,一切制度都是人用的,结果胜于雄辩。爱因斯坦的理论都不一定恒对,爱泼斯坦都被自杀了。你一个吃中国的,穿中国的,用中国的,住中国的阉人,你不死回坟墓去,在外面阴魂不散的干什么。
       你就是现实的失败者,且是一个不能反省和自我改正的臭阉人,端着个虎子出来显高贵的破玩意。
       其实你反省一下就明白一个道理。下棋时,走错了,步步错,走对了,步步顺。你该积德时不积德,后来局势已成,你就大势已去了。在这里的大势,一是局面,二是你的那一窝小鸟。你是双输啊,就如你的洋人爹滴翻译双赢一词一样。双赢就是我们输两次。既蠢又坏啊
       这不是阉人是什么。
       想显得自己有文采,读书多是不是。好,爷忙完这一阵,用你的规矩削你如泥。不就是旁征博引,但是你怎么避世呢,当下每天发生的你咋不说说呢。你的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中华五千年之你口中的不堪都长你们家了。其实骂人,尤其是骂阉人,真的不喜欢文采,就是把器官做上彩绘,直接上就行。阉成了个B样,还非要装出个D样来。阉人也有高人,比如蔡伦,比如郑和,那不是你先人,你先人姓赵名高,侍胡亥。
       各为其主,不错。但是,羊群里生出个鸵鸟,头上用屌装了俩角,跟着羊群吃草,时不时偷偷喝羊奶,暴风雪来了,到羊窝里去取暖抗感冒,谁知你们又整出个肺炎,还非主流,还不张扬,这不是阉人的压抑心理是什么。你混在羊群赚钱养家,口口声声为洋人发声,你就成洋人了吗,你成不了洋人,也成不了洋阉人,你仅仅是个让我们提起来就恶心的被氧化生锈了的土阉人。
       所以,我们就讨厌洋人用你恶心我们,洋人动辄问我们,那个头上长屌的阉人是你们中国的吧。我们都是很恶心的说,妈的,被狼崽子叼狼窝养大的,早非我族类了。洋人总是得意洋洋的坏笑着,跟我们说,他们菊花好。我们吐了,我们说,你滚。
       阉人,回你妹的赵家庄吧。中国危险,共产党腐败还玩反腐,只有你的洋爹特朗普大帝才是你心中的向往。
       看我别急,且听下回分解。下回很长,先到茶馆去要杯子小酒子,边磕瓜子,边撇伦敦郊区的京腔,飞沫传道论自由去吧。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