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自由之浅见,但问公知之解读
分类:观点  权限:公开  发表:2020年05月13日 02时17分  阅读:197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自由是什么,是想干嘛就干嘛,想说嘛就说嘛么。在政治制度层面,自由的实质绝对不是这样的,但是自由这个大旗却用绝大多数人对自由这个幌子的思维惯性,自以为是想象的美好,去欺骗了这些人。

    自由,都是有定义的,都是有定义域的,都是有行为规则的。而且在这些前提下,色香味就完全不一样了。

    自由其实是一种权力,在不同的定义下,自由这个权力的倾斜方向是不同的。现世舆论高地的自由明灯,据说只在西方极乐世界有。欧美列强言必称自由民主。那么西方的自由具体体现在那些地方,与普通老百姓来说就是,选举与被选举权、舆论自由权、游行示威自由权,这三个词汇就字义来讲,好像是服务于民众的。请去读欧美宪法对此的定义,我不在这里普及,公知们要是读过,请不要闷着良心在中国胡说八道。

    还是回到这三权来,选举与被选举,好像选上去的治国理政的人是层层海选的感觉,其实大相径庭,结果的实质跟中国的选举有何区别。程序民主而已,与权益民主不是一回事。
    
    据说,民众到哪里都是载舟的水,没有极端恶劣天气,水算个鸟,想喝你就喝你,想尿你就尿你,想拉你就拉你,即便哪一天恶劣天气来了,最终的利益跟水有毛关系啊。

    再说舆论自由,古之舆论风口控制在一帮子文人口中和笔下,文人生活在民间,他们多数来自于百姓,能言百姓之苦,最起码懂得百姓之难。今之舆论风口在哪里,在科技壁垒建立的媒体大厦里,绝对的控制权在资本家手里,百姓的所有意见,都是资本家想截取那些片段编辑出来的样子罢了。那么老百姓的舆论之自由何在,老百姓的自由权益之何在。请看香港台湾,正襟危坐、言之凿凿的胡说八道,再看美西之媒体,新意何在。这个情形,哪个国家不是这样。

    再看香港鼓动废青上街打砸抢的那些公知精英们,他们的子女有几个上街的,他们的国籍和财产在哪里。

    最后说,游行示威。美西之游行示威是真真正正的自由吗。在这里,不再先论证,再举例证明了,公知们都懂,直接上真实事例吧。占领华尔街,其实是真正的正义,但是被奥巴马强制镇压了,舆论自由TMD死哪里去了,怎么没有公知和媒体为民众撑腰打气,送燃烧弹了呢。法兰西持续的游行示威,好似政府真的守规矩,其实是他们有点管不了了,因为法兰西的游行示威是有英美暗中支持的因素。目的就是要削马卡龙,打压欧盟,分散法德合力。换句话讲,法兰西的黄背心,如果仅仅是国内问题,人民问题,早就灭了。所以,美西的游行示威之自由也是假的。

    那么,公知们。请告诉国人,你想要的自由具体是什么,理论定义是什么,实际运作又如何,现有成功有哪些,现有失败有哪些,这些自由对普通老百姓有哪些好处,肯定也有很大不利的地方,请对比言明,让老百姓看明白,让老百姓自己选择。

    公知,在一个国家最大的旗号和幌子就是以民本,以民为土壤,以民为营养,为民保民的标榜。所以,请务必说清自由的来龙去脉。务必不要把老百姓当粪,你就是那一枝花,现有你痛斥的东西成了你的绿叶。那样,你有何脸面称得一个公知头衔呢。

    再次确认申明一点,就自由而言,老百姓不只是要受教于公知阐述的正面的样子,也要学习负面的样子,还要看成功的、失败的典型。

    请不要把自由民主这个传说中的济世之灵丹妙药,说的云山雾罩。有本事扒光了说。最好就是不要说它有多好,有本事就说它有多坏,有哪些弊端,目前西方极乐世界之自由民主又有哪些具体病症。就如骂中国之人性不好,就如美欧日去中国之史说的那样,崖山之后无什么一样。

    如果自由民主之缺点都摆的明明白白,结果依然是那样的伟岸和光明。效果绝对比贬低国家制度、羞辱祖宗家庙等这些制造负落差来的更加有说服力。

    我写作文,曾经很喜欢旁征博引,锦上添花。慢慢发现,感觉那样是一种幼稚和不成熟的表现。因为自己真正有了独立的思想体系之后,有了自己的评判依据和方法之后,别人的学说已经不是自己的基石,而仅仅是自己学说路上的一块石子而已。

    不是咱读的书少,而是讨论这个大问题,一个本来需要实践和事实(当下和历史)来慢慢给出答案的命题,非要用一些活了没有一百岁,真正正常的认识这个世界的时间没有五十年,却得出一个让人引用的真理理论。那有扯虎皮之嫌,不自信,有顾虑,设后门,而已。就说白话,就说妇孺皆知的那种。

    中国人之秉性,美西人之秉性。好坏优劣,个人觉得不应因生活习惯、随地吐痰就能管中窥豹的可见一斑,这样的结论,肯定就是可见一斑了,这是一叶障目,断章取义,所以不能这样情绪化的来定义和区别。尤其是上升到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之高度,必须是综合评价,要从各种维度考量。

    要是你一族人,有远古到当下,一路走来,都是肮脏的,那请自便点名骂自己。但是骂国家,辱人民,言必华夏吐痰,言必美西谈吐。去你丫的。你根本不是在谈论一个民族危亡的治世之道。中国之忧如此不堪,请以DNA还是黄种人的名义,去找一下美西主子有民族肮脏吗。美国的黑鬼、中国的鸦片、美西博物馆里的藏品、印巴的仇杀、艾滋病的国际化、颜色革命的后遗症、印第安人的小毛毯等等。这些请向世人解释。

    这些问题本应是相关真正的专家,在深入研究了历史、地理、人文、科技等方面的资料之后,再去实际考察、认识、了解、理解,然后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才能得出一己之见。不是靠成见支撑,心魔为纲,巧言令色,砖头开道。

    公知爱说,中国如何不好,美西如何极乐。这种极端说法本身就是问他。却不看美国之音里那些华人公知没唱衰中国言论,就看现今之此消彼长,到底谁在崩溃呢,说明了什么。这不一定是多么有力的对错之证明。就如当年之八国联军与清政府,那只是一时之实力盈亏。现在也可能也是这样。但是,有些公知就是睁眼说瞎话,还说八国联军多么制度优越,NND。面对现实好不好。你不要脸可以,但是不要对着国人这样好不好,乱交,公开乱交,不是国人观念支持的自由爱好。

    具体来说,公知们,天天说中国如何如何盛行贪污腐败,制度如何成为了细菌的温床。潜台词就是,要是实行了自由民主制度,我们这些有公知良知的就会是各个阶层的良心代表,就能用吐沫星子把腐败分子淹死。或是制度就让他贪不了。多么的违心、伪善,不是愚蠢就是坏,在这里不再展开揭露。请说明白当下你的一切,如,社会关系,收入来源,在你诋毁的这个腐败的制度里,你是什么动物呢,你又真正干了什么,能扒吗。

    西方之自由民主制度,是不贪腐吗。他们怎么定义贪腐呢。有哪些法律严惩贪腐呢。一个没有死刑的社会,就是给了贪腐没有底线的约束,都是后门,好吗。

    再看西方大佬之不领工资。据说特朗普不要总统薪水,只象征性领一美元。那么请公知们斗胆去查一查主子从掌权之初的财富到交权之时的财富对比。这种例子是不是在西方极乐世界非常普遍,往往都是经过这个掌权阶段之后,其整个家族财富增长十几倍乃至几十倍。NTM敢去查吗。

    西方公开说的旋转门,游说组织,游说就是空开的贿赂和拉扯政策方向。在中国如此公开行贿官员改变或加塞,不知道这个官员要死多少回了吧。这些东西都是什么,请公知解读。这些东西会滋生什么,请公知研究并通报成果。

    个人浅见,西方的腐败形式赋予了太多的商业色彩,给与了太多的法律保护,预设了太多的后门。也就是在中国贪腐,在社会认知上是人人喊打的,而不管是行贿受贿,或是利益输送,都是腐败,都是违法。而在西方社会,由于法律定义不一样,社会认知不一样,舆论宣传不一样,这种局面没有了,所以他们没有贪腐。这种没有贪腐,是他妈的没有贪腐吗。

    个人浅见,自由民主之社会形式。与国家普通百姓而言,意义不大。实际上,自由民主的真正受益者,是社会的政经两界(西方的政不包括法律和军界,这里都涵盖了)精英们,是他们的真正乐园。自由民主就是水,这些精英不是水上的船及船里的人,而是水里的鱼鳖虾蟹,银行资本家就是龙宫里的主人,船和船上的人,都是稻草人。不是自己人登船的,就会让他变成稻草人,是自己人登船的,就是轮流坐庄。
    所以,公知,就是利用自己的职业为碉堡(公知往往隐藏于教育、科学、文艺、实业及金融等领域),以为民发声为幌子,以揭发黑暗为由头,以美西势力为支撑,妄图颠覆国家政权。然后他们成了这个国家的真正主人,建立实质上的奴隶主社会。

    多党轮流执政就能民主自由了吗。事实证明是多么的胡说八道。政党就是各种以财力为基础的势力之代表而已。民众只是帮这些势力选择而已,如此游戏,民众只是道具,而非主人。这叫什么自由。老百姓凭什么要替公知做嫁衣裳,然后自己做真正的奴隶。

    目前,公知嘴里的一党专政的中国,民众生活不富裕安宁祥和吗,不体面丰盈吗。中国之治,肯定有黑恶势力,可黑恶势力是见不得光的,曝光死,但是美西黑帮是可以名正言顺啊,最起码美西治不了啊,真治不了吗,治了就没的玩了。在墨西哥,政客想活着治国,都要拜码头吧。那就是自由吗。

    疫情来了,中国政府不让老百姓逛街,那叫限制自由吗,是你嘴里的不自由吗。美西鼓吹让老百姓自由上街嗨皮,那叫自由吗。比尔.盖茨事实上是美国的死忠者,为什么力鼎中国抗疫方案,而又遭遇美国官民狙击呢,这时仅仅是民众无知和政府卑鄙吗,媒体都干了什么勾当。自由民主不光被他们一次次的强奸,还各种变态的性虐待了。

    公知,请你告诉天下人,你敢告诉天下人吗。奉劝你,这时你要必须有为主子保密的操守了吧,因为你们这些公知,敢瞎鸡巴咧咧,就有你们的同党让失控的汽车满世界追你丫的。但是你们敢在中国瞎咧咧,还活的挺滋润,难道不自由吗。非得有自由的失控汽车神奇的追你才叫自由吗。美国的市长飞机咋回事,那个名字跟爱因斯坦长得好像的老鸨子怎么死的。那都是你们害死的。你们后怕吗。那就是你们的自由民主。

    公知,想自由民主,赶紧移民去美西极乐世界。不要打算用嘴颠覆政权,这种可能性只有在梦里。因为你们的嘴,比国父孙逸仙差远了,军阀听他的了吗,实质就是,国父那时是军阀争权夺利的借口而已,谁在用谁,一目了然,但那还是家务事。同样,你们这些公知的真理是在美西主子的大炮射程之内的,你们推翻中国政权之后,你们连儿皇帝石敬瑭都不如。

    公知最后的实质就是引贼入室的效果,最后可能连自己都搭进去,想保命,只能拼命的迫害DNA一样的同类以麻痹美西对自己的戒心。这就是美籍华人跳出来骂中国的原因,这就是他们的命运。国人不要生气,他们不易,保命而已。我们能理解和同情极个别美籍华人的鼓噪,但是不能一忍再忍中籍西人这些公知们对华夏的颠覆和出卖。要么滚犊子,好走不送,要么老老实实闭嘴,把自己的祖坟扒了挫骨扬灰,免得先人的肮脏恶心了你,从你开始成为纯种的美西好人。

    公知,请把你读到狗肚子里去的圣贤书拉出来扔了,别拉出来当泥巴玩过家家。在屈膝卖国的路上,不用辱没先人的斯文,更不要羞辱西人智商,旁征博引太累,直接干就是了,不就是一口饭的事吗。中餐太熟,营养没了,不科学,西餐好美,牛排血色,多高贵。赶紧赚钱换皮囊去吧。

    最近忙,跌不滴细思量,忙过这一段,再借牛博网宝地,自由的在自由民主的这片海里扑腾学习。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