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再分解社会良心
分类:观点  权限:公开  发表:2020年05月08日 22时35分  阅读:194 次  评论:1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什么是人们心目中一提就自然想到的社会良心呢?好像需要具备几个要件:

  其一是需要有一定的社会影响力;

  其二是有学识,有境界,有专业素养;

  其三是有高尚的品德修养,表里如一,为人正直;

  其四是有冷静且睿智的思维,机智而平和;

  其五是有广泛的的信息渠道,对于信息有足够的审慎和明辨力度;

  其六是对国家的爱戴是发自内心的信仰,对民众的体恤是真挚的情感;

  其七是严禁的治学态度和务实的处事风格;

  其八是有对民生、经济、政治、战乱有交深刻的理解。

  其九是对于言行极其负责,严格律己。

    其十是这些人的个人和家庭利益是否与国家利益是锚定,他们的家庭成员国籍都是否还在,工作和生活都长期在这个国家。


  集这些修养于一身的专家学者就是真正的社会良知,他们的发声都是负责任的。这就是人民心目中的社会良知这个概念在心里综合的印象。这种印象是民族文化、历史积淀、社会风气、人文教化、风俗习惯等影响所产生的是非好坏的大众认知。


  社会良知、公知,是具有广泛的社会影响力的,这种影响力就是一种社会民心集中赋权的一种公信力,是一种权力。就如之前族群的族长,村里的德高望重老者。这个角色的赋权,应是一个国家或区域内老百姓的信任所赋权的。


  那么,现在社会上的那些社会良心和公知是怎么赋权的呢。实际上这些人往往是海归,或是在谋学术殿堂有所建树但是在在政治上是当下政权或制度的反对者。这种社会良心和社会公知,能算社会良心和公知吗。他们是社会民众赋权的吗。公知和良心代表的民意是有某种程度上个人与民众之间的利益锚定的关系的,而这些外国人所认同的公知利益恰恰与老百姓的利益几乎不重合。而且根本不具备上面十条所列的条件,多数仅仅在一两个方面有所影响,其他方面几乎没有涉足。


  其实,他们是现实生活中高高在上的特权阶层,他们仅仅喜欢庙堂之高的演讲和鼓动,他们只向稚嫩的心灵灌输价值标准和某些结论,而不是教会受众通过分析、理解、判断、辩证等手段去获取结论的能力。


  所以,这些公知和良心,是伪善的破坏者。不管什么社会形态、国家制度,广大的普通民众最最需要的是一个国家的强盛、社会的稳定,经济的繁荣,科技的进步,绝非公知们拼命去去谋求的所谓民主自由。


  民主自由,本是一种理想状态的没好制度体现形式,但是经过晒洗炮制之后,其性质发生了某种偏移,成了一种政治权利。分散在民众手中的有形表现形式,就仅仅是几年一生效的待投的选票而已。这张票的作用要想真正有用,一是媒体喉舌的实际控制人必须是民众控制的,宣传的信息必须是真实反映事实信息的,让民众知道和明白;二是当选总统或是议员能够随时被选上去,也能随时被选下去。这才是真正把权力上锁了,不会出现权力玩弄的游戏。但是现实是,这两条保障民众选票权力有用的前提根本没有。那么选票就是废纸,民众只是在选举期内发泄情绪和得到一定选举献金。


  没有以上两条的约束,民主自由这个权力的实际表现形式就翻转了。大选之后,权力就完全落在政府、司法、立法、金融、法律、科技、教育等等领域的精英手里了。


  由于资本主义社会的价值观和社会运作体系是有利于银行资本家及超级企业家的,他们通过控制的媒体喉舌、黑暗交易控制的议会、金钱捐赠或创建的顶级学府、投资推动的科技实力、社会民生基础设施(如机场、超市)等等,几乎把国家的血脉全部控制了,而政府是无权动这些私人权益的,且这些银行资本家为社会精英提供了所有体面和利益,致使国家民众赖以生存的而这些精英又是被银行资本家所实际影响控制的,这样就形成了社会金字塔的中上部全部为资本家用利益所锚定了。这时政府不能真正代表一个国家的整体利益,不能代表全国民众的利益主张,社会精英阶层与民众无关,他们只是维护资本家及自己的利益了。


  而以上精英阶层往往是被媒体所塑造公知和良心的人才库。换句话说,被美西媒体、政府、金融、科技等各界所认可的本土公知良心,就是在本土这个特权阶层的不满意者,或是有宏大的政治抱负而不得志者,他们想借助外力实现。就如当年的汪精卫为政府、委内瑞拉的瓜伊多、格鲁吉亚的萨卡什维利、乌克兰的波罗申科。他们不爱国,他们是不折不扣的卖国贼。但是经过外部势力的包装,他们放大社会污点,制造社会热点,煽动民众情绪,带领控制的不明真相者或是受雇民众把矛盾推向高潮,然后他们民众短时心绪的代表,就成了公知。


  他们落脚于大学、科研机构、金融投资领域等等,这些领域具备民众仰视和信奉的华丽外衣,具有非常强的迷惑性,非常强的社会影响力,非常规的资源运作力,所以造成的社会影响往往深远且真假难辨。


  公知成名万骨枯啊。


  所以,非本土民心赋予的公知、良心头衔的这些伪君子。是不折不扣的带路党,奸细。


  当今之中国。国富民强,社会稳定进步,人民生活整体向好,而且国家的国际地位在节节攀升。作为一个国家整体的大好局面下,这些公知、良心公开在事关国家大局层面的问题面前,把社会局部的社会问题放大,以政府内人的背景、以体制内的知情者外衣、以抨击社会黑暗为幌子、以呼吁社会公平为噱头,向国外借助疫情围剿中国的敌人提供地图情报和子弹。还毫无廉耻的说不相信她一个正义的发声会毁掉中国的声誉,确实毁不了,但是真的恶心国人,抹黑国家了。


  这就是所谓西方社会为我们所扶持的公知和良心,他们把我们的公知和良心这个头衔变成贬义的称号了。

  君不见,世界各地在颜色革命之后,在被直接或间接颠覆政权,实行自由民主之政治制度之后,这些国家都无一例外的在金融上被阉割,在政治上被植入控制,在法律上让前两者合法化,在媒体上完全虚假宣传。最后,这些国家的民众连最最基本的生命权都不能保障了。


  君不见,美国的黑人及亚裔或拉丁裔是什么地位,黑人数量是社会主体,但是他们的社会权益有保障吗。被警察射手的赤手空拳者,满大街的真正赤贫的流浪汉等等,那些公知和良心怎么不去拯救呢。美国之贫困潦倒白人清教徒在踏上美洲大陆之后,对原著民族的印第安人的杀戮,殷鉴不远啊。


  所以,对于社会那些以诋毁国家、放大社会矛盾、特写社会问题、断章取义社会焦点的公知良心们,国家层面不能再顾及美西政府的干预压力,要坚决揭发、坚决完整曝光、坚决对症下药、坚决系统反击,坚决高调反制。让他们穿着皇帝新装奔跑,让民众看懂、看透、看足公知戏精们的伪善面目和丰硕胴体,彻底解析他们的学说。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对于这些入侵的病毒,我们既要内服也要外治。让这些睁眼说瞎话的美西公知良心们要付出代价,不能让他们伤害完国家,还不用付出代价,还可以体体面面的全身而退。


  别了,死兔儡瞪大使们。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