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关于社会良心
分类:观点  权限:公开  发表:2020年05月05日 13时07分  阅读:396 次  评论:1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我在高中时有一对夫妻教师,分别教授语文和英语,山东师范大学毕业,口才极佳,尤以女教师为甚。他们的课程都有一个特殊,那就是政论。对国家政治制度之失望,对政府官僚腐败之痛心疾首,嬉笑怒骂皆为文章。
       他们言语之间,对于西方政治制度之认可,对西方言论自由之向往,皆为溢美之言,丝毫不加掩饰。处于中学时代的我们,当时也为西方之美好,羡慕不已,为中国之失败而百爪挠心。很多风言,从教室里传出,不管对错,影响都要用时间来消化的。譬如,曾经有很多的身在共党阵营,却处处黑共党的小公知到处宣传说,上世纪的六四学潮,最后的平息是军队在天安门广场上的屠杀镇压为手段的,当时血流成河,军队是流水作业,杀的杀,装的装,拉的拉,擦的擦,冲的冲,刷的刷,洗的洗,最后金鸡报晓,天安门广场上连一滴血都不留。说当时是用装载机往车上装尸体,说有一个重伤未死的大学生在被装载机举起的时候大声咒骂开装载机的军人,你们不得好死。对此,中学时代的我们都曾经深信不疑,觉得我们的国家被无耻的政客给家天下了,给贪污光了。每每想到这些,都无法控制自己的愤怒,对政府充满了仇恨,觉得读书就要留学,归来就是为灭共产党。
       然,时过境迁,当我大学毕业,走人社会,出国工作后,发生彻底转变了。在国外我如饥似渴的去搜索曾经的那段历史视频资料,看VOA卫视,看香港公知的书。慢慢发现,这些被西媒冠以中国良心公知的教授、学者就是完完全全的撒谎,你如果要是象买东西那样讲价打折去评价他们说的话的真实性,那他们就大赚特赢,因为完全是假的。
       我花好几的通宵看了西媒记者和学潮学生拍摄的视频,天安门广场上没有看到杀戮,人群从黑压一片到最后几个学生领袖聚到人民英雄纪念碑,没有看到杀戮,而这些视频完全不是共产党的媒体拍摄的,恰恰是西媒记者拍摄的。
       柴玲声泪俱下说的那些话,我都做了考证和分析,是以偏袒学生,甚至渴望找到共产党罪证以印证当年传言不虚的心态来求证的,事实很打脸,柴玲说的话,就是那个西媒传播的香港女孩、乌克兰女孩说的完全一致的话,几乎异曲同工。
       当我看到唱龙的传人这首歌的侯德健公开说,不赞成西方媒体让柴玲说假话,因为他们掌握了太多共产党腐败,共产党制度不好的证据,那些足够了,为什么要说谎呢。
       当我断断续续用了半年时间完全理清,而且是真心公正的理清那段历史之后,我对西媒的所谓自由,对公知的所谓拳拳爱国之心,变的恶心至极。他们做的无非就是要毁了我们这个国家而已。看看苏联的倒掉,看看中东的混乱,看看当今时代覆巢之下的国民权力。我开始痛恨公知。我开始痛恨那些整天在共产党治下的规则里吸血和享受特权,又与西方政经两界眉来眼去充当社会良心的所谓精英。
       贪污和腐败,不是社会主义的专有名词。以美国为代表的政治制度,情况克林顿家族,请看其女儿。请看懂西方社会贪腐黑暗的方式。也就是他们的贪腐一点不比中国差,而是他们的贪腐被资本家控制的媒体所有选择的修饰掩盖了。在不懈的宣传之下,西方民众已经完全接受了银行资本家所设计的那一套制度和贪腐评判标准。就如美国制定的经贸金融规则一样。就如欧美评判中国是否市场国家一样,你是不是,不是看实际情况,而是想不想承认你是不是,想与不想的评判规则是不一样的,没有真正标准,只是政治需要和利益需要。换句话说就是,美西政客的贪腐与否,在于西媒用什么标准去度量政客。而西媒根本就不是公德公知公平公正的代名词,而是彻彻底底的银行资本家的家奴,而政客是银行资本家的雇佣家臣,好好干活,就能让你富有和体面,你想为民请愿损坏我的利益,你抠鼻子手淫的照片都能给你翻个底朝天。
       好吧,就说我们的国有贪腐。这一点毋容置疑,每年那么多的老虎苍蝇被拍死,在公知嘴里不正好验证他们说的对吗。任何制度下,都无法避免贪腐和黑暗。经过几十年的认识,我们已经看清西方制度的贪腐和黑暗一点不比中国少,只是更换的方式和品评规则。那么怎么才是好的社会制度和清廉的官僚体系呢。答案是没有绝对,谁把一个东西往死里描绘好或是坏,都说明这个人不成熟,不是蠢就是坏。对于官吏,在老百姓心里应该承受的底线这个官吏是不是一个能吏,虽然他妈的贪,但是也他妈的能干,是一种良态的平衡状态,就是好的状态。
       公知们,整天捶胸顿足的指责如何如何黑暗,如何如何不公,整天就是这种宣扬,而不是实实在在的做职责所系的事情,不是做理性和真实的公推。整天好像就是制度和黑暗带来的世界末日,仿佛除了西方世界那一抹光辉之外,其他都是龌龊和黑暗,说的再好,都是胡说八道。
        公知,你有本事告诉大家社会怎么黑暗,不要大概也许差不多就急忙结论。你要是做公知,请把你的祖宗八代及现状的关系体系列出来,让公众去挖,去审,以证明你是光明磊落的,然后你才有真正的资格做公知,你就是那个布衣无冕之王。请不要动辄你是人格楷模,社会良心,人间智慧的基础上来言之凿凿。任何人都应该对发表的绝对言论,尤其是有重大社会影响的言论负责。而在这里西媒所支持的社会良心的公知们,其实都在很无耻的公开要一个权力,就是我可以胡说八道,信口开河,那都是为了社会好,哪怕这样带来的社会后果是非常恶劣的,都不应承担社会责任,因为我是公知,因为我是喉舌。
       这是一种非常文质彬彬的无耻和温柔贤淑的恶霸行径。
       方方,是我中学时代很喜欢的一个作者,我现在不喜欢称她为作家。他的小哥哥把中国现代史读成中国现代虫的趣事,我至近记忆犹新。但是她此时此刻的作为,以所谓真实反映社会黑暗为底色语境,以践踏国家层面利益为实际落脚点,怎么说,我都不认可。就如一个孩子,在家里的孩子堆里没赚便宜,家长没有主持让他满意的正义,他愤怒了,他认为社会黑暗了。多么幼稚和自私。
       方方是收益于共产党的红色为台阶的学者,请她解释一下之前走过的每一步,说过的每一句,做过的每一件,是否都是在装,在往上爬。她是否因此收益。她敢先自证清白吗。
       武汉疫情,武汉政府处理有问题。这个过程很多武汉百姓因为政府反应缓慢而遭罪,肯定有很多的痛苦和愤怒。但这病不代表整个局面是错的。请那些一直谋取恶劣言论不负责权力的大学教授公知们,不知道你是真幼稚还是真卑鄙,你的言论对你的学生的影响和导向可能会让学生用几十年来纠正,甚至要用生命来祭你的大旗。
       所以,公知的言论,绝对要负责任的。传道受业解惑,大学教授公知不是告诉学生一个结论,而是教会学生任何冷静的取证、分析的能力,牵扯到社会教化及影响时,要慎言、要明辨。
       但是,公知们恰恰想要取得的权力就是可以信口开河,社会和政府还必须有所配合回应,但是不要承担责任的权力。这TM必须要上帝的儿子,皇帝的公举才能有的宠幸吧。
       所以,为师者,传道受业解惑,不止要在学术上端正,在道德上更要端正。在政治上要慎言,在国家利益上必须要有国界感。为了所谓不一样的政治理念,就必须要毁掉现在的制度,就要引外辱以成全自己的私利,那就是卖国。一个连国家都能出卖的公知,有什么资格脸面去传道受业解惑呢。而所爱的国家,不是政党属性,而是一个共同赖以生存的地理概念和历史认同。对于政治制度,适合就是好的,或者说能够带领人民富起来,强起来,就是好制度,就是好政党。而只是把社会黑暗面放大到淹没所有一切,这种宣传的公知,往往是自己在所处的社会阶层上混的很失败的,没有抢过同行,嫉妒身边一切的沉舟侧畔千帆过,那么就痛骂社会不公。公知,请告诉我,若以你的财富、地位、子子孙孙性命为质押,让你引西方体制来实现所谓的自由民主平等富裕,你敢赌吗。
       西方的推介到那么多国家的优秀政治制度,为何都塌陷了呢,为何都民不聊生了你。你凭什么告诉国人,我们引入美西之制度就能一定会好呢。
       政治是一门理论科学,更是一门实践科学。没有一个政治家敢说他的学说一定是对的,他们设计的政治制度一定能够使吏治清明,国富民强。而公知们,你们凭什么就敢言之凿凿的说现在已经取得成绩是黑色的呢,为什么仅仅强调现在的黑暗是多么的黑暗。相较中华之两千年吏治,当今之人民是否幸福安康,你们口中的人民生活在哪里,你们知道吗,你们在广大农村体验过吗。
       你们的家庭成员身份如何,你们的消费和收入是否匹配,你们的子女亲属是否还是中国国际,你们的家庭利益是否与国家锚定在一起了呢。没有回答这些问题,你们的言论请先TM收起来。
       公知,应该是真正的社会良心,对于社会的不公和黑暗应该是和善的改良,而不是阴鸷的更换。
       公知,需要持证上岗,公知需要社会良心考核。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